《聊齋誌異177 第五卷 酒蟲》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長山劉氏,體肥嗜飲。每獨酌,輒盡一甕。負郭田三百畝,輒半種黍;而家豪富,不以飲為累也。一番僧見之,謂其身有異疾。劉答言:「無。」僧曰:「君飲嘗不醉否?」曰:「有之。」曰:「此酒蟲也。」劉愕然,便求醫療。曰:「易耳。」問:「需何藥?」俱言不須。但令於日中俯臥,縶手足;去首半尺許,置良醞一器。移時,燥渴,思飲為極。酒香入鼻,饞火上熾,而苦不得飲。忽覺咽中暴癢,哇有物出,直墮酒中。解縛視之,赤肉長三寸許,蠕動如游魚,口眼悉備。劉驚謝。酬以金,不受,但乞其蟲。問:「將何用?」曰:「此酒之精,甕中貯水,入蟲攪之,即成佳釀。」劉使試之,果然。劉自是惡酒如仇。體漸瘦,家亦日貧,後飲食至不能給。

異史氏曰:「日盡一石,無損其富;不飲一鬥,適以益貧:豈飲啄固有數乎?或言:『蟲是劉之福,非劉之病,僧愚之以成其術。』然歟否歟?」

聊齋之酒蟲白話翻譯:
山東長山的劉某,身體肥胖愛好飲酒,每當獨飲,總要喝盡一甕。他有靠近城郭的三百畝好地,常常只種一半莊稼;而家裡非常富足,並沒因為愛喝酒使家境受影響。

一個西域來的僧人見到劉某,說他身患奇異的病症。劉回答:「沒有。」僧人問他:「您飲酒是不是不曾醉過?」劉某說:「是的。」僧人說:「這是肚裡有酒蟲。」劉某非常驚訝,便求他醫治。僧人說:「很容易。」劉某問:「需用什麼藥?」僧人說什麼藥都不需要,只是讓他在太陽底下俯臥,綁住手足;離頭半尺多的地方,放置一盆好酒。過了一會兒,劉某感到又熱又渴,非常想飲酒。鼻子聞到酒的香味,饞火往上燒,而苦於喝不到酒。忽然覺得咽喉中猛然發癢,哇的一下吐出一個東西,直落到酒盆裡。解開手足一看,一條紅肉三寸多長,像游魚一樣蠕動著,嘴、眼俱全。劉某很驚駭地向僧人致謝,拿銀子報答他,僧人不收,只是請求要這個酒蟲。劉某問他:「作什麼用?」僧人回答:「它是酒之精,甕中盛上水,把蟲子放進去攪拌,就成了好酒。」劉某讓僧人試驗,果然是這樣。

劉某從此厭惡酒如同仇人,身體漸漸地瘦下去,家境也日漸貧困,最後竟連飯都吃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