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62.【盧嬰】原文及翻譯

淮南有居客盧嬰者,氣質文學,俱為郡中絕。人悉以盧三郎呼之。但甚奇蹇,若在群聚中,主人必有橫禍,或小兒墮井,幼女入火。既久有驗,人皆捐之。時元伯和為郡守,始至,愛其材氣,特開中堂設宴。眾客咸集,食畢。伯和戲問左右曰:「小兒墮井乎?」曰:「否。」「小女入火乎?」曰:「否。」伯和謂坐客曰:「眾君不勝故也。」頃之合飲,群客相目惴惴然。是日,軍吏圍宅,擒伯和棄市。時節度使陳少游,甚異之,復見其才貌。謂曰:「此人一舉,非摩天不盡其才。」即厚以金帛寵薦之。行至潼關,西望煙塵,有東馳者曰:「朱泚作亂,上幸奉天縣矣。」(出《獨異志》)
【譯文】
淮南郡住著一個叫盧嬰的人,他的氣質和文學才能,都是郡中絕無僅有的,人們都叫他盧三郎。但他的命運極不順利,總與災難連在一起。如果與眾人相聚時,主人必有飛來之禍,不是小兒掉在井裡,就是幼女困在火中。既然長時期應驗,人們就都捐棄他。當時元伯和為該郡的太守,他剛來到這裡時,因為喜愛盧嬰的才氣,特地打開正廳的中間設宴招待客人。各位客人都來了,吃完點心之後,伯元跟自己手下人開玩笑道:「我的小兒子掉到井裡去了嗎?」「沒有。」「我的小女兒走進火坑裡去了嗎?」「沒有。」伯和對在座的客人說:「你們怕這怕那,不敢與他接近,那是你們的命運敵不過的緣故呵!」過了一會兒,大家一起飲酒,客人們互相看了看,一個個心裡惴惴不安。這一天,軍隊包圍了郡守的住宅,抓住伯和後將他暴屍街頭。陳少游聽說後對盧嬰這個人十分驚異,後又親眼看到他的才貌,對別人說:「此人一旦被推舉,非直到最高位置不能充分發揮他的才能。」便給他許多錢財並極力推寵舉薦他。節度使陳少遊走到潼關時,遙望西方煙塵滾滾,有騎馬往東跑的人說:「朱泚起兵叛亂了,皇上出奔奉天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