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095.【韋顓】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大中歲,韋顓舉進士,詞學贍而貧窶滋甚。歲暮饑寒,無以自給。有韋光者,待以宗黨,輟所居外捨館之。放榜之夕,風雪凝沍,報光成事者,絡繹而至,顓略無登第之耗。光延之於堂際小閣,備設酒饌慰安。見女僕料數衣裝,僕者排比車馬。顓夜分歸所止,擁爐愁歎而坐。候光成名,將修賀禮,顓坐逼於壞牖,以橫竹掛席蔽之。簷際忽有鳴梟,頃之集於竹上。顓神魂驚駭,持策出戶逐之,飛起復還,久而方去。謂(「謂」原作「諸」,據明抄本改。)候者曰:「我失意,亦無所恨,妖禽作怪如此,兼恐橫罹禍患。」俄而禁鼓忽鳴,榜放,顓已登第,光服用車馬,悉將遺焉。(出《劇談錄》)
【譯文】
唐宣宗大中年間,韋顓去考進士,他學問很深但很貧窮。年底到了,他又冷又餓,沒有東西吃。有個叫韋光的人,把他當做一個宗族的人來看待,收拾出自己外院屋子讓他住。放榜的那天晚上,風雪都凝結了,報告韋光能考中的人,一個接一個地來到,韋顓沒有一點能考中的消息。韋光請他到堂屋邊上的小屋去,設了一桌酒席安慰他。只見女僕們在料理衣服和行裝,僕人們在準備安排車馬。韋顓半夜回到住的地方,圍著爐子坐在那裡愁得直歎氣。思索韋光成名,打算準備一份賀禮。韋顓坐著的地方靠近一個破窗戶,上面橫著根竹子掛了個蓆子遮擋風雨。屋簷上忽然有梟鳴叫,不一會來到竹竿上。韋顓心裡十分驚駭,拿著鞭子出門去趕走梟鳥。梟飛起來一會又回來,很久才離去。韋顓對等候的人說:「我不如意,也沒什麼可恨的,這些妖怪似的鳥如此作怪,恐怕還要遭受橫禍。」不久皇宮中的鼓忽然敲響,開始發榜了,韋顓已經考中了。韋光穿的用的以及車馬,全都送給了韋顓。

卷第四百六十三 禽鳥四
飛涎鳥 精衛 仁鳥 鸐 韓朋 帶箭 細鳥 王母使者 鴛鴦 五色鳥
新喻男子 張氏 漱金鳥 鶖 營道令 紙鳶化鳥 鶉 戴文謀 瑞鳥
報春鳥 冠鳧 秦吉了 韋氏子 鳥賊 鳥省 劉景陽 食蝗鳥 盧融
張氏 王緒 武功大鳥 鸛鹴 吐綬鳥 杜鵑 蚊母鳥 桐花鳥 真臘國大鳥
百舌 鸛甘 蟲 戴勝 北海大鳥 鴉 仙居山異鳥 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