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20 第三卷 番僧》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原文

釋體空言:「在青州,見二番僧,像貌奇古;耳綴雙環,被黃布,鬚髮鬈如。自言從西域來。聞太守重佛,謁之。太守遣二隸,送詣叢林。和尚靈轡,不甚禮之。執事者見其人異,私款之,止宿焉。或問:『西域多異人,羅漢得無有奇術否?』其一囅然笑,出手於袖,掌中托小塔,高裁盈尺,玲瓏可愛。壁上最高處,有小龕,僧擲塔其中,矗然端立,無少偏倚。視塔上有舍利放光,照耀一室。少間,以手招之,仍落掌中。其一僧乃袒臂,伸左肱,長可六七尺,而右肱縮無有矣;轉伸右肱,亦如左狀。」

聊齋之番僧白話翻譯:
體空和尚說:「在青州,曾見兩個外國和尚,相貌長得很古怪;耳朵上戴著雙環,披著黃布,長著捲曲的頭髮和鬍鬚。自己說是從西域來的,聽說青州府的太守很敬佛,特來拜見。太守派了兩個差役送他們到和尚住處。有個叫靈轡的和尚,對他們不怎麼禮貌;但管事的見他倆不同尋常,就自己設宴款待他們,並留他們住下。

有人問他倆:『西方有很多能人,師傅您是否也有奇妙的法術?』其中一個西域和尚笑了笑,從袖中伸出手來,掌中托著一個小塔,高不過一尺,玲瓏可愛。這房子牆壁上最高處,有個小龕,這和尚順手一扔,小塔就穩穩當當地落在小龕的正中間。小塔上還有舍利子放著光芒,照耀滿屋。稍過一會,和尚又抬手招塔,塔仍落在他的掌中。另一個西域和尚露著臂膀,一伸左臂,延長達六七尺,而右臂就縮得不見了;再伸右臂,也與剛才伸左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