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89 第三卷 戲術》文言文翻譯解釋

原文

有桶戲者,桶可容升;無底,中空,亦如俗戲。戲人以二席置街上,持一升入桶中;旋出,即有白米滿升,傾注席上;又取又傾,頃刻兩席皆滿。然後一一量入,畢而舉之,猶空桶。奇在多也。

利津李見田,在顏鎮閒遊陶場,欲市巨甕,與陶人爭直,不成而去。至夜,窯中未出者六十餘甕,啟視一空。陶人大驚,疑李,踵門求之。李謝不知。固哀之,乃曰:「我代汝出窯,一甕不損,在魁星樓下非與?」如言往視,果一一俱在。樓在鎮之南山,去場三里餘。傭工運之,三日乃盡。

聊齋之戲術白話翻譯:
有一種用桶耍的把戲,桶的大小可放進一個升,沒有底,中間是空的,跟通常耍把戲用的桶一樣。耍把戲的人把兩張蓆子鋪在街上,把一個空的升放進桶裡。一會兒取出來,就有滿滿一升米,再把米倒在蓆子上。如此不斷地用升取米、倒下,頃刻間,兩張席上都滿了。然後再用升把席上的米一一量進桶裡,完了後一舉桶,仍然是空的。這個把戲奇就奇在米取得多。

利津縣人李見田,在顏鎮一處陶瓷場裡閒逛,想買一個大甕。跟賣陶人講了會價錢,買賣沒成便走了。到了夜晚,賣陶人窯中本來還有沒出窯的六十多個甕,可等打開窯一看,甕全都不見了。賣陶人大驚,懷疑是李見田幹的事,便到他門上哀懇,李見田推辭說不知。主人再三哀求,李見田才說:「是我替你出了窯,一個甕也沒損壞。魁星樓下的那些不是嗎?」主人依言去看了看,果然甕都在。魁星樓在顏鎮的南山,離陶場有三里多路。賣陶人雇了人把這些甕運回去,連運了三天才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