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76 第二卷 汾州狐》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汾州判朱公者,居廨多狐。

公夜坐,有女子往來燈下,初謂是家人婦,未遑顧瞻;及舉目,竟不相識,而容光艷絕。心知其狐,而愛好之,遽呼之來。女停履笑曰:「厲聲加人,誰是汝婢媼耶?」朱笑而起,曳坐謝過。遂與款密,久如夫妻之好。忽謂曰:「君秩當遷,別有日矣。」問:何時?」答曰:「目前。但賀者在門,吊者即在閭,不能官也。」

三日,遷報果至。次日即得太夫人訃音。公解任,欲與偕旋。狐不可。送之河上。強之登舟。女曰:「君自不知,狐不能過河也。」朱不忍別,戀戀河畔。女忽出,言將一謁故舊。移時歸,即有客來答拜。女別室與語。客去乃來,曰:「請便登舟,妾送君渡。」朱曰:「向言不能渡,今何以渡?」曰:「曩所謁非他,河神也。妾以君故,特請之。彼限我十天往復,故可暫依耳。」遂同濟。至十日,果別而去。

聊齋之汾州狐白話翻譯:
汾州有個州判,姓朱,他住的宅子裡有很多狐。一天,朱公正在房裡靜坐,忽然有一個女子在燈下往來。起初朱公以為是家裡僕人的妻子來幹事,沒有在意。過了一會兒抬頭一看,竟然不認識。又見她容貌很美,心裡知道這一定是個狐女,不過還是很歡喜她,就急忙叫她過來。女子停住腳笑著說:「你聲音這麼嚴厲,哪個是你的丫鬟使女?」朱公笑著起身拉她坐下,向她道歉,便與她共同歡好。時間一長,就像是一對夫妻一樣恩愛。

一天,狐女忽對朱公說:「你的官職將要有調動,我們馬上就要分別了。」朱公問她:「什麼時候?」回答說:「就在眼前。但是祝賀的人在你門前的時候,弔喪的人卻在你的老家,你不能當官了!」三天後,朱公調遷的命令果然到了;再一日,老家就來報喪,說太夫人去世了。朱公只得馬上辭職,回家奔喪。他要求狐女一同回家,狐女不同意,送朱公到了河邊。朱公再次要她一塊上船,狐女說:「你不知道,我們狐不能過河。」朱公不忍別離,在河邊戀戀不捨。這時狐女忽然出去,說是去拜謁一個老朋友。過了一霎她又回來。接著就有人來回拜,狐女就到別的地方與來人說話。客人去了以後,狐女來與朱公說:「請上船吧!我送你過河。」朱公說:「你剛才還說不能過河,怎麼現在又能過了呢?」女子說:「剛才我去拜謁的不是別人,是河神。我是為了你,特去拜見他,他限我十天回來,所以暫時依了你。」於是他們同船一起回了家。到了十天期限,狐女果然辭別朱公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