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67.【觱篥李蔚】全篇古文翻譯

鹹通中,丞相李蔚拜端揆日。自大梁移鎮淮海,政績日聞。未期周,榮加水土,移風易俗,甚洽群情。洎彭門亂常之後,藩鎮瘡痍未平,公按轡恭己而治之。補綴頹毀,整葺壞綱,功無虛日。以其郡寡勝游之地,且風亭月觀,既以荒涼;花圃釣台,未愜深旨。一旦,命於戲馬亭西,連玉鉤斜道,開刱池沼,構葺亭台。揮斤既畢,號曰"賞心"。栽培花木,蓄養遠方奇禽異畜,畢萃其所。芳春九旬,居人士女得以遊觀。一旦,聞浙右小校薛陽陶,臨押度支運米入城。公喜其姓名,有同曩日朱崖李相左右者。遂令試詢之,果是舊人矣。公甚喜,如獲古物,乃命衙庭小將代押運糧,留止別館。一日,公召陽陶游,詢其所聞,及往日蘆管之事。薛因獻朱崖李相、陸暢、元、白所撰歌一軸。公益喜之。次出蘆管,於茲亭奏之。(其管絕微。每於一觱篥中。常容三管也。明抄本三作一。)聲如天際自然而來,情思寬閒。公大加賞之,(亦贈其詩不記,終篇雲;虛心纖質雁銜余,鳳吹龍吟定不如。明抄本終作全)於是錫賚甚豐。出其二子,皆授牢盆倅職。初公構池亭畢,未有嘉名,因目曰"賞心"。諸從事以公近諱,(蓋賞字有尚字也)公曰:"宣父言征不言在,言在不言征。且非內官宮妾,何避其疑哉。"遂不改作。其亭自秦畢亂逆,乃為芻豢之地。嗟呼!公孫弘之東閣,劉屈犛後為馬廄,亦何異哉!(出《桂苑叢談》)
【譯文】
李蔚,初為官時就日理百事,頗有政績。後來,在僖宗朝中任過宰相。唐懿宗鹹通中年,李蔚由大梁遷任淮海,他的政治聲譽便一天天的大起來。來淮海沒到一年,便著手治水保土,移風易俗。他的這些做法非常符合淮海民眾的意願,很受歡迎。自彭門之亂後,藩鎮割據四起,瘡痍滿目。李蔚在淮海克己奉公、勵精圖治。他治理亂政,整肅紀綱,沒有一天空閒的時候。淮海幾乎沒有什麼名勝可供人們游賞,郡內原有的幾處亭、榭、花園、釣台,也都荒蕪頹敗了。李蔚看到這些,打算重新整修一番郡容。一天,他命人在戲馬亭西邊的連玉鉤斜道處,開挖一座人工湖,在湖中修建一座亭台,起名叫"賞心亭"。在湖邊廣植花木,並從別處收集奇禽異獸,都放置在這裡,使得原來的一處荒野沼澤變成了美麗的公園。每到春暖花開時節,平民百姓和官宦士女都到這裡來遊玩觀賞。有一天,聽說浙右的一個下級軍官薛陽陶,監押運往朝庭庫府的米糧來到淮海郡。李蔚覺得這個小軍官的姓名,同以前的同事朱崖李相有些連帶。於是,讓人詢問,果然是故人。李蔚大喜,如得到一件古物。讓他手下的一位武官代替薛陽陶監押糧船,將他留住在驛館裡。一天,李蔚請薛陽陶外出遊玩。一路上談起許多往事,特別問薛陽陶:"你聽說過,我們常在一起吹蘆管的事嗎?"薛陽陶回說知道,並取出朱崖、李相、元、白所寫的樂曲一軸,獻給李蔚。李蔚更高興了。薛陽陶又從懷中拿出蘆管,就在賞心亭上吹奏起來。聲音好像從天上飄來的,情寬思閒,如同仙樂。李蔚聽後大加讚賞,當場寫詩一首,其中有兩句詩的大意是:小小的蘆管啊,你體小心虛燕子銜著都綽綽有餘。但是你發出的聲音鳳鳴龍吟都不及啊!"於是,李蔚厚賞薛陽陶,並將他的兩個兒子安排在府內管轄的煮鹽場任百夫長,領導一百名鹽工。剛修好人造湖上的亭台,沒有什麼好名字。李蔚起名叫:賞心。他手下的同事認為這個名字犯諱。李蔚說:"孔子說講徵兆就不講存在,講存在就不信徵兆。"況且,又不是什麼內官宮妾,有什麼忌諱可避的呢!"於是不更名。這座賞心亭,在秦畢叛亂後,無人管理修葺,荒蕪破敗,成了飼養牲畜的地方了。可歎啊,公孫弘的東閣,後來成為劉屈犛的馬圈。賞心亭的結局,跟這有什麼兩樣呢!

卷第二百五 樂三
羯鼓 玄宗 宋璟 李龜年 曹王皋 李琬 杜鴻漸 
銅鼓 張直方 鄭續 
琵琶 羅黑黑 裴洛兒 楊妃 段師 漢中王瑀 韋應物 宋沇 皇甫直 王沂 關別駕 王氏女
五弦 趙辟
箜篌 徐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