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魯周公世家第三】文言文譯文

魯周公世家第三
趙季 譯注
【說明】本篇內容主要是詳細地記述了西周開國重臣周公的生平事跡,並擇要記載了魯國經歷三十四代君主、歷時一千餘年的歷史發展過程。
周公是我國政治史、文化史上的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他幫助周武王開創了周王朝八百年的基業,從而也把我國的第一個文明社會形式推向了巔峰,為我國民族融合、政治統一作出了巨大貢獻。同時,他所制定的「禮樂行政」,對我國民族文化傳統的形成,也具有開山的意義,至今中華民族的文化心理之中,仍涓涓流淌著西周時代那種重倫理、輕逸樂、好儉樸、樂獻身的君子風度和集體精神。司馬遷對周公不但有一種深厚的景仰之情,而且把周公作為「立德立功立言」的楷模來學習倣傚,要為中國文化發展作出貢獻。在《太史公自序》中,他激動地回憶了父親臨終時的囑托:「夫天下稱誦周公,言其能論歌文武之德,宣周邵之風,達太王王季之思慮,爰及公劉,以尊後稷也。」可見,周公的榜樣力量是激勵司馬遷完成《史記》創作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是,歷史唯物主義地來看,周、孔所創立的儒家文化也有其消極的一面:泯滅個性,過於保守,強調等級,以及由此帶來的繁縟的禮儀……凡此種種,要批判地對待。另外,司馬遷對周公的極度褒揚之中,也表現出司馬遷思想的局限,古人今人多有指出,茲不贅述。下面談談本篇在藝術上的特點。
在本篇中,作者正是飽含著激情來塑造周公形象的。作者用四分之一的篇幅,詳盡賅贍地敘述了周公的一生:幼年時代的篤仁純孝,平定管蔡分裂叛亂時的堅定果斷,犧牲個人時的義無反顧,代理國政時的忍辱負重……作者用與主人公性格相一致的深沉有力的語言娓娓道來,為我們樹立了一個胸懷博大、深沉果斷,為國家利益辛勞畢生、鞠躬盡瘁的高岸君子形象,感人至深。
另外,在本篇中作者「原始察終,見盛觀衰」,在客觀提供的史料基礎上,通過對魯國歷史盛衰的考察和記述,生動地再現了隱桓之事、慶父之亂、襄仲殺嫡立庶、三桓攻伐公室的真實歷史畫面,反映出統治階級內部複雜激烈的矛盾鬥爭,也揭示了魯國由盛而衰的必然過程。
值得注意的是,司馬遷特地採用對比的手法,來揭露那些腐朽沒落的統治者的醜惡本質。一是用周公的品德與魯國後世無道君臣進行強烈對比,二是用魯國的所謂「洙泗禮義之邦」的高雅招牌與魯國後期統治者的淫亂、凶殘、猥瑣進行對比:從而尖銳深刻地揭露了某些統治者斤斤於揖讓之節的表面形式、而行事則極盡其荒淫之欲誅殺之能的極度虛偽行徑,表現出作者敏銳的觀察判斷能力和高度現實主義精神。
周公旦,是周武王之弟。從文王還在世時,旦作為兒子非常孝順,忠厚仁愛,勝過其他兄弟。到武王即位,旦經常佐助輔弼武王,處理很多政務。武王九年,親自東征至盟津,周公隨軍輔助。十一年,討伐殷紂,軍至牧野,周公佐助武王,發佈了動員戰鬥的《牧誓》。周軍攻破殷都,進入殷王宮。殺殷紂以後,周公手持大鉞,召公手持小鉞,左右夾輔武王,舉行釁社之禮,向上天與殷民昭佈紂之罪狀。把箕子從臨禁中釋放出來。封紂子武庚祿父,命管叔、蔡叔輔助他,以承續殷之祭祀。遍封功臣、同姓及親戚。封周公於少昊故墟曲阜,就是魯公。但不讓周公去自己的封國,而是留在朝延輔佐武王。
武王戰勝殷紂的次年,天下統一之業尚未成功,武王患病,身體不安,群臣恐懼,太公和召公就想虔敬地占卜以明吉凶。周公說:「不可以令我們先王憂慮悲傷。」周公於是以自身為質,設立三個祭壇,周公向北站立,捧璧持圭,向太王、王季、文王之靈祈禱。命史官作冊文祝告說:「你們的長孫周王發。辛勞成疾。如果三位先王欠上天一個兒子,請以旦代替周王發。旦靈巧能幹,多才多藝,能事奉鬼神。周王發不如旦多才多藝,不會事奉鬼神。但周王發受命於天庭,要普濟天下,而且能使你們的子孫在人世安定地生活,四方人民無不敬畏他。他能使天賜寶運長守不失,我們的先王也能永享奉祀。現在我通過占卜的大龜聽命於先王,你們若能答應我的要求,我將圭璧獻上,聽從您的吩咐。你們若不答應,我就把圭璧收藏起來。」周公命史官作冊文向太王、王季、文王祝告要用己身代替武王發之後,就到三王祭壇前占卜。卜人都說吉利,翻開兆書一看 ,果然是吉。周公十分高興,又開鎖察看藏於櫃中的占兆書,也是吉象。周公即進宮祝賀武王說:「您沒有災禍,我剛接受三位先王之命,讓您只需考慮周室天下的長遠之計,別無他慮。此所謂上天為天子考慮周到啊。」周公把冊文收進金絲纏束的櫃中密封,告誡守櫃者不許洩露。第二天,武王霍然痊癒。
後來武王去世,成王幼小,尚在襁褓之中。周公怕天下人聽說武王死而背叛朝廷,就登位替成王代為處理政務,主持國家大權。管叔和他的諸弟在國中散佈流言說:「周公將對成王不利。」周公就告訴太公望、召公奭(shi,式)說:「我之所以不避嫌疑代理國政,是怕天下人背叛周室,沒法向我們的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交代。三位先王為天下之業憂勞甚久,現在才剛成功。武王早逝,成王年幼,只是為了完成穩定周朝之大業,我才這樣做。」於是終究輔佐成王,而命其子伯禽代自己到魯國受封。周公告誡伯禽說:「我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在全天下人中我的地位不算低了。但我卻洗一次頭要三次握起頭髮,吃一頓飯三次吐出正在咀嚼的食物,起來接待賢士,這樣還怕失掉天下賢人。你到魯國之後,千萬不要因有國土而驕慢於人。」
管叔、蔡叔、武庚等人果然率領淮夷造反。周公乃奉成王之命,舉兵東征,寫了《大誥》。於是誅斬管叔,殺掉武庚,流放蔡叔。收伏殷之遺民,封康叔於衛,封微子於宋,讓他奉行殷之祭祀。平定淮夷及東部其他地區,二年時間全部完成。諸侯都宗順周王朝。天降福瑞,唐叔得到二莖共生一穗的粟禾,獻給成王,成王命唐叔到東部周公軍隊駐地贈給周公,寫了《饋禾》。周公接受後,感激讚頌天子之命,寫了《嘉禾》。東方安定後,周公回報成王,作詩贈給成王,其詩名為《鴟鴞》(chī xiāo,吃消)。成王也未敢責備周公。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日,成王在鎬(hao,浩)京朝拜武王廟,然後步行至豐京朝拜文王廟,命太保召公先行到洛邑勘察地形。三月,周公去洛邑營造成周京城,並進行占卜,得像大吉,於是就以洛邑為國都。
成王長大,能夠處理國事了。於是周公就把政權還給成王,成王臨朝聽政。過去周公代替成王治天下時,面向南方,背對扆(yǐ,椅)壁,接受諸侯朝拜。七年之後,還政於成王,周公面向北站在臣子之位上,仍謹慎恭敬如履薄冰。
當初,成王幼小時,有病了,周公就剪下自己的指甲沉入河中,向神祝告說:「王年幼沒有主張,冒犯神命的是旦。」也把那祝告冊文藏於秘府,成王病果然痊癒。到成王臨朝後,有人說周公壞話,周公逃亡到楚國。成王打開秘府,發現周公當年的祈禱冊文,感動得淚流滿面,即迎回周公。
周公歸國後,怕成王年輕,為政荒淫放蕩,就寫了亡到楚國。成王打開秘府,發現周公當年的祈禱冊文,感動得淚流滿面,即迎回周公。
周公歸國後,怕成王年輕,為政荒淫放蕩,就寫了《多士》、《毋逸》。《毋逸》說:「做父母者,經歷長久時期創業成功,其子孫驕奢淫佚忘記了祖先的困苦,毀敗了家業,做兒子的能不謹慎嗎?因此過去殷王中宗,莊重恭敬地畏懼天命,治民時嚴以律己,競競業業不敢荒廢事業自圖逸樂,所以中宗擁有國家七十五年之久。殷之高宗,久在民間勞碌,與小民共同生活,他即位後居喪,三年不言語,一旦說話就得到臣民擁戴,不敢荒淫逸樂,使殷國家安定,小民大臣均無怨言,所以高宗擁有國家五十五年。殷王祖甲,覺得自己並非長子,為王不宜,因此長時間逃避於民間,深知人民需要,他安定國家、施惠於民,不悔慢鰥寡孤獨之人,所以祖甲擁有國家三十三年。」《多士》說:「自湯至帝乙,殷代諸王無不遵循禮制去祭祀,勉力向德,都能上配天命。後來到殷紂時,大為荒淫逸樂,不顧天意民心,萬民都認為他該殺。」「周文王每天日頭偏西還顧不上吃飯,擁有國家五十年。」周公寫了這些用來告誡成王。
成王居於豐京,當時天下雖已安定,但周朝的官職制度尚未安排得當,於是周公寫了《周官》,劃定百官職責。寫了《立政》,以利百姓,百姓歡悅。
周公在豐京患病,臨終時說:「一定要把我埋葬在成周,以表明我不敢離開成王。」周公死後,成王也謙讓,最後把周公葬於畢邑,伴隨文王,來表示成王不敢以周公為臣。周公去世那年秋後,莊稼尚未收割,一場暴風雷霆,禾稼倒伏,大樹連根拔起。王都的人十分害怕。成王和眾大夫穿好朝服打開金縢之書,看到周公願以己身代武王去死的冊文。太公、召公和成王於是問史官和有關人員,他們說:「確有此事,但過去周公命令我們不許說出去。」成王手執冊文而泣,說:「今後不要在篤行占卜了!過去周公為王室辛勞,但我年幼不理解。現在上天發威來彰明周公之德,現在我應設祭迎其神,亦合於我們國家之禮。」成王於是舉行郊天之禮,果真天下雨,風向反轉,倒伏之禾全部立起。太公、召公命國人,凡倒下的大樹都扶起培實土基。當年大豐收。於是成王特淮魯國可以行郊祭天和廟祭文王之禮。魯國所以有周天子一樣的禮樂,是因為褒獎周公的德行啊。
周公死時,其子伯禽早在以前接受封國,就是魯公。魯公伯禽當初受封至魯,三年以後才向周公匯報施政情況。周公說:「為何如此遲晚?」伯禽說:「變其風俗,改其禮儀,要等服喪三年除服之後才能看到效果,因此遲了。」太公受封於齊國,五個月後就向周公匯報施政情況。周公說:「為何如此迅速?」太公說:「我簡化其君臣之間的儀節,一切從其風俗去做。」等後來太公聽說伯禽匯報政情很遲,歎息說:「唉!魯國後代將要為齊國之臣了,為政不簡約易行,人民就不會親近;政令平易近民,人民必然歸附。」
伯禽即位之後,有管、蔡等造反之事,淮夷、徐戎也一起興兵造反。於是伯禽率軍至肸(bi,必)邑討伐之,寫了《肸誓》,說:「準備你們的戰甲頭盔,必須良好。不許毀壞牛欄馬圈。馬牛走失,奴隸逃跑,軍士不得擅離職守去追捕,他人之馬牛奴隸跑到自己處要歸還。不許劫略侵擾,不許入戶盜竊。魯國西、南、北三方近郊遠郊之人,備辦糧草楨幹,不許缺少。甲戌日我軍修築工事征伐徐戎,不許屆時不至,否則處以極刑。」發佈《肸誓》後,就討平徐戎,安定了魯國。
魯公伯禽死後,其子考公酋繼位。考公四年死,其弟熙繼位,就是煬公。煬公修建了茅闕們。六年煬公死,其子幽公宰繼位。幽公十四年,其弟(bi,必)殺幽公自立為君,就是魏公。魏公五十年死,其子厲公擢繼位。厲公三十七年死,魯人立其弟具為君,就是獻公。獻公三十二年死,其子真公濞(pi,僻)繼位。
真公十四年(前841),周厲王為政無道,出逃於彘(zhi,至)邑,周公、召公共同執政。二十九年(前827),周宣王即位。
三十年(前826),真公死,其弟敖繼位,就是武公。
武公九年(前817)春,武公和長子括、少子戲,西行朝拜周宣王。宣王喜歡戲,想立戲為魯國太子。周之大夫樊仲山甫勸諫宣王說:「廢棄長子而立少子,不符合於禮制;不符合禮制,必然觸犯先王之命;觸犯先王之命必被誅殺:所以發令不可違背禮制。命令難以實行,政令就沒有權威;命令被實行而又違背禮制,人民將不服從主上。而下級服務於上級,年輕者服務於年長者,這才符合禮制。現在天子您立諸侯之繼承人,而立其少子,是教給人民違犯禮制。如果魯國遵從您的命令,諸侯也倣傚而行,先王之命必然阻塞難行;如果魯國不遵從您廢長立少的命令,您必要誅伐魯國,您就等於自己誅伐先王之命。那時您誅伐魯國是錯誤,不誅伐也是錯誤,請您慎重考慮。」宣王不聽,終於立戲為魯太子。夏天,武公回魯國後去世,戲繼位,就是懿公。
懿公九年(前807),懿公之兄括的兒子伯御和魯國人攻殺懿公,立起伯御為魯相 。伯御在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死其君伯御,而詢問魯國公子中誰能啟發訓導諸侯,讓他做魯國嗣君。樊穆仲說:「魯懿公之弟稱,莊重恭謹敬事神靈,敬重長者;處理事務執行法規時,必定咨詢先王遺訓和正確經驗,不干犯先王遺訓,不牴觸正確經驗。」宣王說:「好,這樣就能訓導治理其民眾了。」於是在夷宮立稱為魯君,就是孝公。此後,諸侯多有違抗王命的。孝公二十五年(前771),諸侯背叛周室,犬戎人殺死幽王。秦開始列為諸侯。
二十七年(前769),孝公死,其子弗湟繼位,就是惠公。
惠公三十年(前739),晉人殺其君昭侯。四十五年(前724),晉人又殺其君孝侯。
四十六年(前723),惠公死,長庶子息代理政務,執掌君權,就是隱公。當初,惠公正妻無子,其賤妾聲子生兒子息。息長大後,惠公為息娶宋國女。宋女來到魯國,惠公看她美麗就奪為自己的妻子。生下兒子允。惠公將宋女升為正妻,立允為太子。到惠公死時,因為允太幼小,魯人共同讓息代理國政,不叫作即位。
隱公五年(前781),在棠地觀看捕魚。八年(前715),與鄭國交換天子所賜之封邑太山的枋(beng,崩)和許田,君子譏貶這件事。
十一年(前712)冬,公子揮向隱公獻媚說:「百姓認為您當國君於民有利,您就不要代理而正式做國君吧。我請求您殺掉子允,您讓我當國相。」隱公說:「先君有命在前。我是因為允幼小,所以代理國政。現在允已長大,我正營造菟(tu,兔)裘這個地方準備養老,再把國政交給子允。」公子揮害怕子允聽到自己的話而殺他,反而向子允說隱公的壞話誣陷說:「隱公想正式做國君,除掉你,你要考慮此事。請允許我為你殺死隱公。」子允答應了。十一月,隱公將要祭祀鍾巫之神,在社圃齋戒,住在(wěi,偽)氏家中。公子揮派人在氏家殺死隱公,而立子允為魯君,就是桓公。
桓公元年(前711),鄭國用玉璧換取天子賜給魯的封邑許田。二年(前710),魯君命把宋國賂送的鼎放入太廟,君子譏貶此事。
三年(前709),派公子揮到齊國接娶齊女為桓公夫人。六年(前706),夫人生下一子,其生日與桓公相同,所以起名叫「同」。同長大,為太子。
十六年(前696),桓公與諸侯在曹國盟會,討伐鄭國,支持鄭厲公回國執政。
十八年(前694)春,桓公準備外出,與夫人一同去齊國。申(xū,需)諫止,桓公不聽,於是去了齊國。齊襄公與桓公夫人私通。桓公知道了怒責夫人,夫人把桓公責罵之事告訴了齊侯。夏四月丙子日,齊襄公宴請桓公,桓公酒醉後,齊襄公命公子彭生抱住桓公,又命彭生折斷桓公肋骨,桓公死於車中。魯人告於齊人說:「我們國君畏敬您的威嚴,不敢安居,到齊國修兩國友睦之禮。禮成而人未歸,罪責無法追究,只要求得到彭生以在諸侯面前洗掉醜聞。」齊人殺死彭生以向魯解釋。魯國人立太子同為君,就是莊公。莊公之母桓公夫人於是留在齊國,不敢歸魯。
莊公五年(前689)冬,伐衛,武力支持衛惠公回國執政。
八年(前686)冬,齊公子糾逃亡來魯國。九年(前685),魯國想武力護送子糾返齊國為君,但落後於齊桓公,齊桓公發兵攻魯,魯國危急,只能殺了子糾,其臣召忽從死。齊人告知魯國要生得管仲。魯人施伯說:「齊想得到管仲,並非想殺他,而是將要任用他,他被任用後必為魯之大患。不如殺死管仲,把他屍體給齊國。」莊公不聽,把管仲押解到齊。齊人用管仲為相。
十三年(前681),魯莊公和大夫曹沫(hui,會)在柯地與齊桓公盟會,曹沫武力劫持齊桓公,索要魯被齊侵佔的土地,盟誓後釋放桓公。桓公想毀約,管仲諫止,終於歸還給魯國被侵之地。十五年(前679),齊桓公開始稱霸於諸侯。二十三年(前671),莊公到齊國去觀看社祭。
三十二年(前662),當初,莊公修築一台正好俯臨黨氏之家,莊公見其孟女,十分喜愛,答應立她為夫人,割破胳膊訂下盟誓。孟女生子斑。斑長大後,喜愛梁氏之女,前去她家看她。一個名叫犖的養馬人從牆外戲弄梁氏女。斑大怒,鞭打犖。莊公聽說此事,說:「犖很有膂力,應殺掉他,這人不能打完後就放了。」斑未來得及殺犖。正適莊公有病。莊公有三個弟弟,長名慶父,次曰叔牙,幼名季友。莊公娶齊女為夫人名哀姜。哀姜無子,哀姜之妹名叔姜,生子名開。莊公正夫人無子,因喜愛孟女,想立其子斑為太子。莊公病,向其弟叔牙問誰可繼承君位。叔牙說:「父死子繼,兄死弟及,這是魯國常規。現有慶父,可為嗣君,您擔憂什麼?」莊公嫌惡叔牙想立慶父,無人時又問季友。季友說:「我昌死也要立斑為君。」莊公曰:「剛才叔牙想立慶父,怎麼辦?」季友就以莊公名義命令叔牙在針巫氏家中待命,派針季強迫叔牙喝毒酒,向叔牙說:「你喝了這個,可以不殺你的後人;不然,你死了,你的後人也將被殺。」叔牙於是飲毒酒而死,魯國立叔牙之子為叔孫氏。八月癸亥日,莊公死,季友終於立子斑為君,合於莊公遺命。子斑有喪在身,住於黨氏家。
當初慶父與哀姜私通,慶父想立哀姜妹之子開。結果莊公死後季友立斑為君,十月己未日,慶父派圉人犖在黨氏家殺死魯公子斑。季友逃到陳國。慶父終立莊公子開,就是名湣公。
湣公二年(前660),慶父與哀姜私通愈益嚴重。哀姜與慶父商量想殺死湣公而立慶父為魯君。慶父派卜(yǐ,椅)在武闈殺死湣公。季友聞知後,與湣公弟申從陳至邾,要求魯人接納申為魯君。魯人想殺慶父,慶父害怕,逃到莒。於是季友擁戴子申回到魯國,立為國君,就是釐(xī,西)公。釐公也是莊公少子。哀姜害怕,逃到邾。季友送禮給莒人索要慶父,慶父被送回,季友派人殺慶父,慶父要求允許他流亡國外,季友不答應,派大夫奚斯哭著去告訴慶父。慶父聽到奚斯的哭聲,心中明白只好自殺而死。齊桓公聽到哀姜與慶父淫亂危害魯國,就從邾國把哀姜召回殺死,把她屍體送歸魯國,陳屍示眾。魯釐公求情後埋葬了哀姜。
季友母親乃陳國之女,所以季友逃亡時去陳國,陳國幫助護送季友和子申。季友臨降生時,桓公令人為之占卜,卜人說:「這是一個男孩,其名叫作『友』,將來位於兩社之間,定將成為公室重臣。季友死後,魯國將衰。」到降生時,其掌中有紋路為『友』字,就以友命名,取號叫成季。其後人就是季氏,慶父的後人為孟氏。
釐公元年(前659),把汶陽與(bi,必)邑封賜季友。季友為魯相。
九年(前651),晉大夫裡克殺死其君奚齊、卓子。齊桓公率領魯釐公討伐晉國之亂,到達高梁而返,立晉惠公為君。十七年(前643),齊桓公死。二十四年(前636),晉文公即位。
三十三年(前627),釐公死,其子興繼位,就是文公。
文公元年(前626),楚國太子商臣殺其父成王,自立為君。三年(前624),文公朝會晉襄公。
十一年(前616)十月甲午日,魯人在鹹大敗狄人,俘虜長狄喬如,魯大夫富父終甥用戈刺喬如之喉,殺死了他,把喬如的首級埋於子駒門,並以喬如二字為宣伯命名。
當初,宋武公之時,鄋(sōu,搜)瞞伐宋,司徒皇父帥師抵抗,在長丘擊敗狄人,俘獲長狄緣斯。晉國滅掉路國時,俘獲喬如之弟棼(fēn,焚)如。齊惠公二年(前607),鄋瞞伐齊,齊王子城父俘獲其弟榮如,埋其首級於北門。衛人俘獲其弟簡如。鄋瞞因此終於滅亡。
十五年(前621),季文子到晉國出使。
十八年(前609)二月,魯文公死。文公有兩個妃子:長妃齊女是哀姜,生兒子惡和視;次妃是敬嬴(ying,贏),甚受寵愛,生子俀(wēi,危)。俀暗中籠絡襄仲,襄仲想立俀為君,叔仲說不行。襄仲請求齊惠公,齊惠公剛即位,想拉攏魯國,就答應了。冬十月,襄仲殺死惡與視而立俀為魯君,就是宣公。哀姜回齊國,號哭而過鬧市,說:「天哪!襄仲大逆不道,殺嫡立庶!」市上人都跟著哭泣,魯國人都稱她為「哀姜」。從此公國室衰微,而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三桓之族強盛起來。
宣公俀十二年(前597),楚莊王強大,圍攻鄭國。鄭伯投降,後莊王又恢復鄭封國的地位。
十八年(前591),宣公死,其子成公黑肱繼位,就是成公。季文子說:「使我國殺嫡立庶失去諸侯支持的人,是襄仲。」襄仲立起宣公後,襄仲之子公孫歸父備受宣公寵愛。宣公想除掉三桓,與晉國商量討伐三桓。適值宣公死去,季文子怨恨公孫歸父,歸父逃到齊國。
成公二年(前589)春,齊國討伐魯國佔據隆邑。夏季,成公與晉國大夫郤(xi,細)克聯軍在鞍(ān,安)地大敗齊頃公的軍隊,齊國歸還佔我之地。四年(前587),成公之晉國,晉景公不尊重成公。成公想背叛晉國與楚聯盟,有人諫止,才作罷。十年(前581),成公至晉國。晉景公死,晉人留下成公送葬,魯人諱言此事,十五年(前576)魯第一次與吳國來往,與吳王壽夢在鍾離盟會。
十六年(前575),宣伯請求晉國,想讓晉人殺掉季文子。因為季文子是節義之人,晉人沒有答應宣伯的請求。
十八年(前573),成公死,其子午繼位,就是襄公。這時襄公才三歲。
襄公元年(前572),晉人立悼公為君。去年冬季,晉大夫欒書殺其君厲公。四年(前569),襄公到晉國朝會。
五年(前568),季文子死。其家中無穿絲綢之妾,馬棚中沒有吃谷子的馬,府中無金玉之器,就這樣儉樸地做了三代國君的相。君子說:「季文子真是廉潔忠正啊!」
九年(前564),魯國與晉國共同伐鄭。晉悼公在衛國為襄公舉行冠禮,季武子隨從,輔助舉行冠禮儀式。
十一年(前562),三桓氏分別掌握魯國三軍。
十二年(前561),朝會晉國。十六年(前557),晉平公即位。二十一年(前552),朝會晉平公。
二十二年(前551),孔丘降生。
二十五年(前548),齊國大夫崔杼殺其君莊公,立莊公弟景公為齊君。
二十九年(前544),吳國的延陵季子出使魯國,觀周樂,能全部解說其意,魯人十分敬重他。
三十一年(前542)六月,襄公死。其年九月,太子死。魯人立襄公夫人妹齊歸之子裯為魯君,就是昭公。
昭公時年十九歲,還是幼稚頑皮。穆叔不想立他,說:「太子死,有他同母之弟可立為君,如無同母弟,才立庶子中的長子。年齡相同的就要擇其才能,才能也相同則占卜以決定。現在裯不是嫡子,而且居喪時並不悲傷,反有喜色,若真的立了他,必為季氏之憂。」季武子不聽,終於立裯為君。等到襄公下葬時,裯已因頑皮穿壞了三件喪服。君子說:「這人不得善終。」
昭公三年(前539),朝拜晉國到達黃河邊,晉平公婉言拒絕,讓昭公返回,魯人以為恥辱。四年(前538),楚靈王要諸侯到申地盟會,昭公稱病不去。七年(前535),季武子死。八年(前534),楚靈王建成章華台,召見昭公。昭公前往祝賀,靈王賜給昭公寶器;後又反悔, 又騙取回來。十二年(前530),昭公朝會晉國至黃河,晉平公又辭謝,昭公返回。十三年(前529),楚公子棄疾殺死其君靈王,自立為楚王。十五年(前527),昭公朝會晉國,晉人留下他給晉昭公送葬,魯人以為恥辱。二十年(前522),齊景公與晏子在邊境巡狩,順便到魯國詢問禮制。二十一年(前521),昭公朝會晉國至黃河,晉國辭謝,昭公返回。
二十五年(前517)春,有鴝(qu,渠)鵒(yu,浴)鳥來魯國巢居。師己說:「文公和成公有童謠說:『鴝鵒來巢到魯國,國君出居到乾侯。鴝鵒住進來,國君去野外。』」
季氏與郈(hou,後)氏鬥雞,季氏給雞裝上護甲,郈氏給雞爪套上金屬套。季平子一怒之下侵犯郈氏,郈氏也憤恨季平子。臧昭伯之弟臧會曾造偽誣陷臧氏,後藏在季氏家中,臧昭伯因此拘禁季氏家人。季平子大怒,把臧氏家臣囚禁。臧氏與郈氏向昭公告難。昭公九月戊戌日攻伐季氏,進入其家。平子登台請求說:「您因聽信讒言而不能細察我之過錯大小,就來誅伐我,請允許我遷居到沂上。」昭公不答應。季平子又請求把自己囚禁於鄪邑,仍不答應。平子又請求帶五乘車流亡國外,昭公還不答應。子家駒說:「您答應了吧。季氏掌握政權時間甚久,徒黨極多,他們將合謀對付您。」昭公不聽。郈氏說:「一定殺死季平子。」叔孫氏家臣戾對其徒眾說:「季氏被滅亡或仍存在,哪樣對我們有利?」大家都回答:「沒有了季氏叔孫氏也不能存在。」戾說:「對,馬上救援季氏。」於是他們擊敗昭公軍隊。孟懿子聽到叔孫氏戰勝,也殺死郈昭伯。郈昭伯正作為昭公使節派往孟氏,所以孟氏抓住了他。孟孫、叔孫、季孫三家共同討伐昭公,昭公於是逃亡。己亥日,昭公至齊國。齊景公說:「我給你兩萬五千戶人及土地來接待你。」子家說:「怎麼能放棄周公之業而做齊國臣子?」昭公作罷。子家說:「齊景公不講信用,不如早去晉國。」昭公不從。叔孫見昭公回國,就去見季平子,平子叩頭至地表示惶愧。開始他們想迎回昭公,孟孫、季孫後又反悔,於是作罷。
二十六年(前516)春,齊伐魯,佔領鄆邑讓魯昭公居住。夏季,齊景公想武力護送昭公回國,命部下不得接受魯國的禮物。魯大夫申豐、汝賈許諾給齊大夫高齕(he,何)、子將粟谷八萬鬥。子將就向齊侯說:「魯群臣不服從魯君,有奇怪現象。宋元公為魯昭公到晉國求援,想支持昭公回國,死於途中。叔孫昭子請求讓魯君回國,無病而死。不知是上天拋棄魯君,還是他得罪了鬼神?請您再等等看吧。」齊景公聽從了他的話。
二十八年(前514),昭公到晉國,要求支持他回國為君。季平子賄賂晉國的六卿,六卿接受了季氏禮物,就去諫止晉君,晉君也就不再堅持,只讓昭公居住在乾侯。二十九年(前513),昭公至鄆邑。齊景公派人給昭公送信,信中稱昭公為「主君」。昭公以之為恥辱,一怒之下又去了乾侯。三十一年(前511),晉人想支持昭公回魯,召見季平子。季平子身著布衣赤腳而行,通過六卿謝罪。六卿替季平子說話,說:「晉國雖支持昭公,但魯人不願意。」晉君也就作罷。三十二年(前510),昭公死在乾侯。魯人一同立起昭公之弟宋為君,就是定公。
定公即位時,趙簡子問史墨說:「季氏會滅亡嗎?」史墨回答說:「不會。季友為魯國立過大功,受封於鄪是國之上卿,至季文子、季武子時,累世增其功業。魯文公死,東門逐殺嫡立庶,魯國君喪失其權。權力掌在季氏手中,至今已歷四代國君了。人民不知道他們的國君,這樣的國君怎麼能掌握國家!因此做國君的一定要慎守禮器爵號,不能給予別人。
定公五年(前505),季平子死。陽虎因私憤囚禁季桓子,季桓子與他訂立盟約,才被釋放。七年(前503),齊國伐魯,佔領鄆邑,陽虎住在那裡作為自己的奉邑,在那裡處理政務。八年(前502),陽虎想把三桓之家嫡子全部殺掉,改立起與自己關係密切的庶子代替嫡子;陽虎派車接季桓子要殺掉他,季桓子用計脫身。三桓共攻陽虎,陽虎跑到陽關駐紮。九年(前501),魯軍討伐陽虎,陽虎逃亡到齊,後又逃至晉國趙氏處。
十年(前500),定公與齊景公在夾谷相會,孔子主持禮儀。齊人想襲擊定公,孔子按禮儀登階而上,誅責齊國秦淫樂的樂人,齊侯害怕,未敢襲害定公,而且歸還侵佔的魯國土地來謝罪。十二年(前498),派仲由拆毀三桓家族的城牆,沒收他們的鎧甲武器。孟氏不肯拆毀其城,定公派兵攻伐,不能戰勝而作罷。季桓子接受齊國的美女樂工,孔子離開魯國。
十五年(前495),定公死,其子將繼位,就是哀公。
哀公五年(前490),齊景公死。六年(前489),齊大夫田乞殺其君孺子。
七年(前488),吳王夫差強盛,伐齊,到繒地,向魯國素要牛、羊、豬各一百 頭。季康子派子貢說服吳王和吳太宰嚭(pǐ,痞),用禮制折服他們。吳王說:「我們是紋身的蠻夷之人,不值得用禮制來要求。」於是停止索要。
八年(前487),吳國為鄒國攻伐魯,至城下,與魯訂盟約而離去,齊伐魯,佔領三邑。十年(前485),魯伐齊國南部邊境。十一年(前484),齊國又伐魯。季氏任用冉有甚有成效,因此思念孔子,孔子就自衛國歸返魯國。
十四年(前481),齊國大夫田常在徐(shū,舒)州殺死齊君簡公。孔子要求哀公出兵征伐田常,哀公不從。十五年(前480),派子服景伯為使節,子貢為副手,去至齊國。齊歸還侵魯之地。田常初為齊國相,想要親睦諸侯,所以如此。
十六年(前479),孔子逝世。
二十二年(前473),越王句(gōu,勾)踐滅掉吳王夫差。
二十七年(前468)春,季康子死。夏,哀公憂慮三桓之強,想借諸侯之力威脅之,三桓也怕哀公發難,因此君臣之間矛盾很深。哀公去陵阪(bǎn,板)遊玩,路遇孟武伯,哀公說:「請問你,我能善終嗎?」孟武伯回答說:「不知道。」哀公想借越國力量攻伐三桓。八月,哀公去陘氏家。三桓攻哀公,哀公逃亡至衛國,又離衛至鄒,終於去至越國。魯人又迎哀公回國,死於有山氏之家。其子寧繼位,就是悼公。
悼公時代,三桓強盛,魯國君反如小侯,比三桓之家還要卑弱。
十三年(前454),韓、趙、魏三晉滅掉智伯,瓜分其地為三家所有。
三十七年(前429),悼公死,其子嘉繼位,就是元公。元公二十一年(前408)死,其子顯繼位,就是穆公。穆公三十三年(前376)死,其子奮繼位,就是共 公 。共公二十二年(前353)死,其子屯繼位,就是康公。康公九年(前344)死,其子匽(yǎn,掩)繼位,就是景公。景公二十九年(前315)死,其子叔繼位,就是平公。此時六國皆自稱為王。
平公十二年(前303),秦惠王死。二十年(前296),平公死,其子賈繼位,就是文公。文公元年(前295),楚懷王死於秦國。二十三年(前273),文公死,其子讎繼位,就是頃公。
頃公二年(前271),秦攻克楚國郢都,楚頃王向東遷都於陳。十九年(前254),楚伐魯,戰區徐州。二十四年(前249),楚考烈王伐滅魯國。頃公逃亡,遷居到都外小邑,成為平民,魯國祭祀滅絕。頃公在柯邑死去。
魯國自周公至頃公,總計三十四代。
太史公說:我聽說孔子曾說「魯國的道德真是衰微至極了!洙水泗水之間人們爭辯計較不已。」看看慶父、叔牙和閔公即位之時,魯國多麼混亂不堪!隱公桓公交替之事;襄仲殺嫡立庶;孟孫、叔孫、季孫三家本是臣子,卻親身攻打昭公,以致昭公逃亡。他們雖一直遵循禮儀揖讓之節,但實際行事又多麼與此違背啊!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自文王在時,旦為子孝,篤仁1,異於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2,用事居多3。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十一年,伐紂,至牧野,周公佐武王,作《牧誓》4。破殷,入商宮。已殺紂,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 ,以夾武王6,釁社7,告紂之罪於天及殷民。釋箕子之囚8。封紂子武庚祿父,使管叔、蔡叔傅之9,以繼殷祀十。遍封功臣同姓戚者⑾。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⑿,是為魯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1篤仁:忠厚誠實仁愛。 2輔翼:佐助輔弼。3用事:處理政務。4《牧誓》:周武王伐紂時,在牧野戰役前發佈的戰鬥動員令。誓詞中的內容包括揭露殷紂的罪行和對自己部隊戰鬥鼓勵及作戰要求。《牧誓》被收在《尚書》中。司馬遷在《周本紀》中載錄了全文,對其中的古僻詞語進行了改寫,可參看。 5把:手持。 鉞:古代用於斫殺的金屬兵器,其狀如大斧,有穿孔可裝柄。6夾:在左右輔助。7釁社:釁,殺牲血祭,社,地神。8箕子之因:殷紂淫亂暴虐,比干強諫,紂剖其心,箕子害怕裝瘋為奴,被紂囚禁。 9傅:輔助。但這種輔助又有教育及監視的意思。 十中國古代以子孫不斷、祭祀不絕為光榮。作為有道之君王往往不滅絕敵方子孫祭祀,所以讓武庚祿父繼承對殷祖先的歲時香火祭祀。 (11)戚:親戚。 (12)虛:同「墟」,區域。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1,武王有疾,不豫2,群臣懼,太公、召公乃穆卜3。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4」周公於是乃自以為質5,設三壇,周公北面立6,戴璧秉圭7,告於太王、王季、文王。史策祝曰8:「惟爾元孫王發9,勤勞阻疾十。若爾三王是有負子之責於天(11),以旦代王發之身。旦巧能,多才多藝,能事鬼神。乃王發不如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於帝庭(12),敷佑四方(13),用能定汝子孫於下地(14),四方之民罔不敬畏(15)。無墜天之降葆命(16),我先王亦永有所依歸(17)。今我其即命於元龜(18),爾之許我,我以其璧與圭歸(19),以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圭(20)。」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發,於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發書視之(21),信吉。周公喜,開籥(22),乃見書遇吉。周公入賀武王曰:「王其無害,旦新受命三王,維長終是圖(23)。茲道能念予一人(24)。」周公藏其策金縢匱中(25),誡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26)。
1未集:尚未成功。本句指天下統一之業尚未完全成功。 2不豫:不安,不舒服。後代從這個典故引申,稱天子有病為「不豫」。 3穆卜:恭敬地占卜。此處的占卜是用火灼燒龜板,通過龜板上出現的紋路來預測吉凶。 4戚:憂愁悲傷。先王:此處指周室祖先太王、王季、文王。 5質:人質。此處指周公以自己身體為保證物來請求先王讓武王恢復健康,由自己來代替武王去死。 6北面:面朝北方,古代臣見君,要臉向北面以示尊敬。 7戴:捧著。璧:一種圓環狀的玉製禮器,其邊寬為內孔直徑的兩倍。秉:手持。圭(guī,歸):古代一種長條形的玉製禮器,上端為三角形,下端正方。古代祭神時以璧為尊神的主要禮品,而以圭為陪獻品。 8策祝:將祈禱之辭寫於簡策之上而祝告於神。 9元孫:長孫。本來武王發是文王之次子,但此時長子伯邑考已死,故稱長孫。又因為武王雖是文王之子,但這裡是向幾代祖先祈禱,所以概括地稱「孫」。十阻:遭到困厄。 (11)負子之責:責,同「債」。即欠子之債。全句意指:如果上天要求你們犧牲一個子孫,讓他死去以便到天上事奉鬼神,即你們欠上天一個子孫,那麼讓我代替武王發去吧。 (12)指武王受天命於天帝之庭。 (13)敷:普遍。佑:佑護。四方:指天下。 (14)用:因而。定:安定。下地:指人間。 (15)罔:無。 (16)無:勿。墜:喪失。天之降葆命:上天所降給的寶貴天命,指周部族取得天下的時運。葆,通「寶」。 (17)本句意為:如果我能代武王發去死,武王發必能使國運長久相傳不絕,那麼先王就會永遠在周王室的宗廟裡受到祭祀。有所依歸:有地方能存身。 (18)即命:聽命。元龜:大龜。 (19)歸:通「饋」,奉送。 (20)屏:藏而不給。 (21)發書:翻開占兆書。 (22)籥(yue,月):本為古代一種管狀樂器,但古代的鎖也是管狀的,所以稱鎖為「籥」。(23)維:通「唯」。全句意為:現在您只要考慮周室天下的長遠之計就可以了,不必再為自己的病擔心。(24)念:考慮。予一人:古代天子自稱「予一人」,此處指武王發。 (25)金縢匱:金絲纏束的櫃子。縢:纏束。匱,同「櫃」。 (26)有瘳:(chōu,抽):病體痊癒。
其後武王既崩1,成王少,在強葆之中2。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3,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4。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國曰:「周公將不利於成王。」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而攝行政者5,恐天下畔周,無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憂勞天下久矣,於今而後成。武王蚤終,成王少,將以成周6,我所以為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魯。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賤矣。然我一沐三捉發7,一飯三吐哺8,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子之魯,慎無以國驕人9。」
1崩:古代稱天子之死為「崩」。2強葆:同「襁褓」。3畔:通「叛」。4踐阼:登上帝位。阼,堂前兩台階中東面一個。賓主相見,客人走西面台階,叫作「階」,主人走東面台階,叫做「阼」。天子主持祭祀時登阼,所以「阼」也指帝位。但周公並未即位,而只是代理天子之事,此處太史公是簡略言之。攝:代理。行政:處理政務。當國:主持國家大權。 5弗辟:不避讓。辟,同「避」。 6成周:完成周王朝穩定之大業。 7沐:古代洗髮為「沐」,洗身為「浴」。 8哺:口中所含的食物。 9以國驕人:認為自己是有封國的國君而看不起別人。
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1。周公乃奉成王命,興師東伐,作《大誥》2。遂誅管叔,殺武庚,放蔡叔。收殷余民,以封康叔於衛,封微子於宋,以奉封殷祀。寧淮夷東上4,二年而畢定。諸侯鹹服宗周5。
1淮夷:此少數部族,西周時居住在今淮河下游。 2《大誥》:《尚書》篇名。周公東征之際對各國諸侯及官員所做的講話。 3放:流放。 4寧:平定。 5鹹:都。 宗周:以周王室為宗主。
天降祉福1,唐叔得禾2,異母同穎,獻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饋周公於東土4,作《饋禾》5。周公既受命禾6,嘉天子命,作《饋禾》7。東土以集,周公歸報成王,乃為詩貽王,命之曰《鴟鴞》8。王亦未敢訓周公9。
1祉:福。 2禾:粟谷之莖。3母:草木能結果實者為母,不結果實者為牡,結果實不飽滿為童。穎:禾穗。 4饋:古代贈送食物叫作「饋」。於東土:當時周公東征未歸,尚在東方。 5《饋禾》:已亡佚。 6命禾:天子所賜之禾。 7《嘉禾》:已亡佚。 8《鴟鴞》:後被收在《詩經·豳(bīn,賓)風》中。是周公用象徵的手法,寫鴟鴞建巢之事,來隱喻自己的心跡。 9訓:責備。據《毛詩》及孔穎達《毛詩正義》,周公攝政,管蔡流言,成王懷疑周公將篡位,因此周公東征之後,寫《鴟鴞》詩說明管蔡不能不誅,成王亦雖然不悅,但未敢責備周公。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1,至豐2,使太保召公先之洛相土3。其三月,周公往營成周洛邑,卜居焉,曰吉,遂國之4。
1朝:朝拜。此處指成王到武王之廟朝拜,祈告營造成周洛邑之事。周:此指鎬(hao,浩)京,武王之廟在此。 2豐:文王之廟所在地豐邑。至豐:去到文王廟祈告。3相土:堪察地形。 4國:建都。
成王長,能聽政。於是周公乃還政於成王,成王臨朝。周公之代成王治1,南面倍依以朝諸侯2。及七年後,還政成王,北面就臣位,匑匑如畏然3。
1治:處理政務,管理國家。 2南面:面向南邊。倍:背向著。依:通「扆」(yǐ,椅):古代堂之後壁即室之前壁,壁上西邊是牖(yǒu,有),東邊是戶(門),戶牖(窗)之間為扆。古代天子接受朝拜,就背對扆,臉向南。3匑(gōng,工)匑;謹慎恭敬的樣子。
初,成王少時,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1,以祝於神曰:「王少未有識,奸神命者乃旦也2。」亦藏其策於府3。成王病有廖。及成王事,人或譖周公4,周公奔楚5。成王發府,見周公禱書,乃泣,反周公6。
1揃(jiǎn,剪):剪斷。蚤:通「爪」,指甲。沈:沉入水中。 2奸(gān,甘):冒犯。 3府:儲藏文書之處。 4譖(zen,去聲「怎」):說壞話誣陷別人。 5奔:逃亡。 反:同「返」。
周公歸,恐成王壯,治有所淫佚1,乃作《多士》2,作《毋逸》3。《毋逸》稱:「為人父母,為業至長久,子孫驕奢忘之,以亡其家,為人子可不慎乎!故昔在殷王中宗,嚴恭敬畏天命4,自度治民5,震懼不敢荒寧6,故中宗饗國七十五年7。其在高宗,久勞於外,為與小人8,作其繼位9,乃有亮十,三年不言,言乃歡⑾,不敢荒寧,密靖殷國⑿,至於小大無怨,故高宗饗國五十五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13),久為小人於外,知小人之依(14),能保施小民(15),不悔鰥寡,故祖甲饗國三十三年。」《多士》稱曰:「自湯至於帝乙,無不率祀明德(16),帝無不配天者(17)。在今後嗣王紂,誕淫厥佚(18),不顧天及民之從也。其民皆可誅。」(周多士)「文王日中昃不暇食(19),饗國五十年。」作此以誡成王。
1淫佚:荒淫放蕩。 2《多士》:今存於《尚書》中,是周公代替成王向殷遺民中的奴隸主階級發表的誥令。《多士》並非告誡周成王之作,此句及後邊的「《多士》稱曰」一句當是衍文。 3《毋逸》:今存《尚書》中,作《無逸》。是周公告誡成王的講話。 4嚴:同「儼」,莊重的樣子。恭:恭敬的意思。 5自度:以法度自律。6震懼:小心謹慎常懷恐懼之心(害怕治理不好國家)。荒寧:荒廢事業,自圖逸樂。 7饗:通「享」,享有。饗國:擁有國家。 8小人:地位低下的勞動者。 9作:始。 十亮:指帝王居喪。 (11)言乃歡:指他一旦說話就很賢明,臣民非常喜悅。(12)密:安。靖:定。(13)不義惟王:以自己做天子為不義。惟,為、是。《集解》引馬融的話說:「祖甲有兄祖庚,而祖甲賢,武丁(祖甲之父)欲立之,祖甲以王廢長立少不義,逃亡民間,故曰『不義惟王』。」(14)小人之依:小民所依靠的,指仁政。(15)保:安。施:惠。 (16)率:遵循(禮制)。明:勉。 (17)配天:指其德形能與上天的要求相符合。 (18)誕:大。厥:其。 (19)昃(ze,仄):太陽偏西。
成王在豐,天下已安,周之官政未次序1,於是周公作《周官》2,官別其宜3。作《立政》4,便百姓。百姓說5。
1官政:官職制度。未次序:還未安排得系統、合理。 2《周官》:已亡佚。今存《偽尚書》中之《周官》乃假托周公之作。 3官別其宜:劃分出每種官職合理的職責範圍。 4《立政》:今存《尚書》中。主要向成王講述天下安定以後,用人和理政方針。 5百姓:西周時對貴族階級的總稱。說:「同「悅」。
周公在豐,病,將沒1,曰:「必葬我成周,以明吾不敢離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讓,葬周公於畢,從文王2,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3。
1沒:同「歿」,死。 2周文王墓也在畢,所以說陪從文王。 3予小子:天子自己的謙稱,此處是成王口氣。
周公卒後,秋未獲1,暴風雷(雨),禾盡偃,大木盡拔。周國大恐2。成王與大夫朝服以開金縢書,王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史百執事,史百執事曰:「信有,昔周公命我勿敢言。」成王執書以泣,曰:「自今後其無穆卜乎!昔周公勤勞王家,惟予幼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迎3,我國家禮亦宜之。」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盡起。二公命國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築之4。歲則大孰5。於是成王乃命魯得郊、祭文王6。魯有天子禮樂者7,以褒周公之德也8。
1獲:收割莊稼。 2周國:周王都,此處指周都之人。 3朕小子:成王自己的謙稱。 4築:培土並堅實。5孰:同「熟」,豐收。 6郊、祭文王:祭祀天帝的儀式在郊外舉行,故稱「郊」。只有天子才能祭天。這裡周成王允許魯國進行郊祭,是一種特殊的獎賞和榮譽。祭文王:指廟祭文王。魯國得以廟祭文王,也是一種天子賜予的特殊榮譽。 7本句意為:魯國國君可以使用天子所使用的禮儀和樂舞。天子之禮樂,據《禮記· 明堂位》稱:「成王以周公為有勳勞於天下,是以封周公於曲阜,地方七百里,革車千乘,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禮樂。」 8:褒:嘉獎。
周公卒,子伯禽固已前受封,是為魯公。魯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魯,三年而後報政周公1。周公曰:「何遲也?」伯禽曰:「變其俗,革其禮2,喪三年然後除之,故遲。」太公亦封於齊,五月而報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簡其君臣禮,從其俗為也。」及後聞伯禽報政遲,乃歎曰:「嗚呼,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夫政不簡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歸之。」
1報政:匯報施政效果。 2革:變革。
伯禽即位之後,有管、祭等反也,淮夷、徐戎亦並興反1。於是伯禽率師伐之於肸,作《肸誓》2,曰:「陳爾甲冑3,無敢不善。無敢傷牿4。馬牛其風5,臣妾逋逃6,勿敢越逐7,敬復之8,無敢寇攘9,逾牆恆十。魯人三郊三隧⑾,歭而芻茭、糗糧、楨幹⑿,無敢不逮(13)。我甲戌築而征徐戎,無敢不及(14),有大刑(15)。」作此《肸誓》,遂平徐戎,定魯。
1徐戎:古東夷部族之一,西周時居住在今淮河中下游,曾聯合淮夷等抗周。又稱「徐夷」。興反:造反。 2《肸誓》:今存於《尚書》中,作《費(bi,必)誓》。3胄:頭盔。 4牿:關牛馬的圈欄。無敢傷牿:深意是保護好牛馬以備作戰時使用。5風:走失。 6臣妾:男女奴隸。逋逃:逃跑。 7越:遠離。逐:追趕。 8復:歸還。 9寇攘:劫掠侵擾。 十逾牆恆:跳牆,指偷竊物品。 (11)三郊三隧:古以城外為郊,郊外為隧。三郊三隧,此指魯國西、南、北三方的近郊遠郊之人。因東方面臨徐戎,需要防守敵人。所以只向三郊三隧之人征發軍用物資。 (12)歭:準備,備辦。芻茭:牲口吃的草。糗糧:乾糧。楨幹:築土牆之工具,夾土之板叫「幹」,支持幹之木樁叫「楨」。 (13)逮:達到,此處指達到要求的物資數量。 (14)及:到來 。 (15)大刑:指死刑。
魯公伯禽卒,子考公酋立。考公四年卒,立弟熙,是謂煬公。煬公築茅闕門1。六年卒,子幽公宰立。幽公十四年,幽公弟殺幽公而自立,是為魏公。魏公五十年卒,子厲公擢立。厲公三十七年卒,魯人立其弟具,是為獻公。獻公三十二年卒2,子真公濞立。
1茅闕門:簡稱「茅門」,實際應為「雉門」。《說文·隹部》:「雉古文作。」或省為「弟」,與茅形近,而誤為「茅」。諸侯有三門:庫門、雉門、路門。外朝在雉門之外。因雉門兩旁有高台,稱作「闕」,故又名「茅闕門」。 2本段所記之魯國各君謚號及年代,因在我國歷史記載正式紀年以前,故與他書多分歧,今擇其要一併錄於下:考公酋,《世本》作「考公就」、「考公遒」。煬公熙六年卒,《漢書· 律歷志》作「六十年」。幽公宰,《世本》作「幽公圉」。魏公,《世本》作「微公弗」。獻公三十二年卒,《漢書· 律歷志》作「五十年」。
真公十四年,周厲王無道,出奔彘1,共和行政2。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
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為武公。
1奔:逃亡。 2共和行政:周厲王因國人暴動逃亡後,周公與召公共同執政,史稱「 共和行政」。
武公九年春,武公與長子括,少子戲,西朝周宣王。宣王愛戲,欲立戲為魯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諫宣王曰:「廢長立少,不順;不順,必犯王命1,犯王命,必誅之2:故出令不可不順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3;行而不順,民將棄上4。夫下事上,少事長,所以為順。今天子諸侯5,立其少,是教民逆也。若魯從之,諸侯效之,王命將有所壅6;若弗從而誅之,是自誅王命也。誅之亦失,不誅亦失,王其圖之。」宣王弗聽,卒立戲為魯太子。夏,武公歸而卒,戲立,是為懿公。
1犯王命:干犯了周先王制定的嫡長子繼承製。 2誅:誅滅。 3政之不立:政令不能具有權威。 4棄上:不服從其統治者。 5建:立。 6壅:阻塞不能通行。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與魯人攻弒懿公,而立伯御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其君伯御,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侯者1,以為魯後2。樊穆仲曰:「魯懿公弟稱,肅恭明神3,敬事耆老4;賦事行刑,必問於遺訓而咨於固實5,不干所問6,不犯所(知)〔咨〕7。宣王曰:「然,能訓治其民矣。」乃立稱於夷宮8,是為孝公。自是後,諸侯多畔王命。
1道:同「導」,啟發。順:通「訓」,教戒。 2魯後:魯國君位的繼承人。 3明神:敬神。 4耆老:此處泛指老人。 5遺訓:此處指先王之遺訓。咨:詢問。固實:固,通「故」。故實即已往實踐中的典型事例及其相應處理方法。 6干:干犯。7犯:牴觸。 8夷宮:《集解》引韋昭註:「夷宮者,宣王祖父夷王之廟。古者爵命(任命爵位)必於祖廟。」
孝公二十五年,諸侯畔周,大戎殺幽王。秦始列為諸侯2。
1周幽王二十一年(前771),申侯引犬戎人宗周攻殺幽王。 2幽王死後,平王繼位,秦襄公護送平王東遷洛邑有功,被平王封為諸侯。二十七年,孝公卒,子弗湟立,是為惠公。
惠公三十年,晉人弒其君昭侯。四十五年,晉人又弒其君孝侯。
四十六年,惠公卒,長庶子息攝當國1,行君事,是為隱公。初,惠公適夫人無子2,公賤妾聲子生子息。息長,為娶於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奪而自妻之。生子允。登宋女為夫人3,以允為太子。及惠公卒,為允少故,魯人共令息攝政,不言即位。
1長庶子:古人稱正妻所生為「嫡子」,妾所生為「庶子」。息雖為庶子,但在眾嫡庶中年齡最大,稱「長庶子」。因為他不是嫡子,所以按嫡長子繼承製他不能為君,只能代理。 2適:通「嫡」,正妻為嫡。 3登:高昇。
隱公五年,觀漁於棠1。八年,與鄭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許田2,君子譏之3。
1漁:漁人捕魚。這句是指讓捕魚之人陳設取魚之備,觀其取魚以為戲樂。此舉不合君禮。事詳見《左傳·隱公五年》。《谷梁傳》亦謂「禮,尊不親小事,卑不屍大功。魚,卑者之事也。公觀之,非正也」。 2易:交換。事詳《左傳· 隱公八年》:「鄭伯請釋泰山之祀而祀周公,以泰山之祊易許田。三月,鄭伯使宛來歸祊,不祀泰山也。」因鄭桓公是周宣王的同母弟,所以賜給鄭國祊(bēng,崩)邑,令其在天子祭泰山時,鄭國助祭。又因周成王營建洛邑王城時,想遷都於洛邑,所以賜給周公洛邑附近的許田,以便魯君朝見周王時住宿。後周天子泰山之祀廢棄,故祊邑對鄭國無用,又因祊遠離鄭國(祊在今山東費縣附近),而許田(在今河南許昌附近)又遠離魯國,所以鄭莊公想用鄭之祊換魯之許田。但天子所賜之邑不能隨便交換,所以想出一個借口,說讓魯祭祀泰山,而鄭祭祀周公(許田有周公廟)。此事至魯桓公元年才交換完畢。 3君子譏之:指作史者評論此事時譏貶魯鄭二國擅自交換天子賜邑。
十一年冬,公子揮諂謂隱公曰1:「百姓便君2,君其遂立3。吾請為君殺子允,君以我為相。」隱公曰:「有先君命。吾為允少,故攝代。今允長矣,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4,以授子允政。」揮懼子允聞而反誅之,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5:「隱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圖之。請為子殺隱公。」子允許諾。十一月,隱公祭鍾巫6,齊於社圃7,館於氏8。揮使人弒隱公於氏,而立子允為君,是為桓公。
1諂:巴結獻媚。 2便君:以您當國君為合宜。 3遂:終。隱公本為代理,公子揮功他最終還是自立為君,不再讓位於太子允。 4營:建造房屋。老:養老。 5譖:說壞話誣陷。 6鍾巫:神名。魯隱公祭鍾巫的原因是,當魯隱公還是公子時,在狐壤地方與鄭國作戰被俘。鄭人把隱公囚禁在鄭國大夫尹氏處。隱公買通尹氏,向尹氏家中所立鍾巫之神的牌位祈禱,後與尹氏歸魯國,隱公就在魯國也立起鍾巫的神牌,經常祭祀,認為它有靈驗。 7齊:同「齋」,即齋戒,古人在祭祀前要整潔身心。《禮記·祭統》說:「及時將祭,君子乃齋。……及其將齋也防其邪物(指邪念),訖(禁絕)其嗜欲,耳不聽樂。」社圃:園名。 8館:住宿。
桓公元年,鄭以璧易天子之許田1。二年,以宋之賂鼎入於太廟2,君子譏之。
1隱公八年時,鄭已將祊邑給魯國。本年鄭國因為祊邑比許田小,故又加贈玉璧來補償。交換祊邑與許田之事正式完成。可參見《春秋》及《左傳》桓公元年記載。2宋之賂鼎:鼎名「郜(gao,告)大鼎」。原為郜國所鑄,宋滅郜,佔有此鼎。魯桓公二年時,宋國太宰華督殺其君殤公,立宋莊公,用郜大鼎賄賂魯桓公,又給齊、陳、鄭三國禮物,爭取支持。魯桓公將此鼎放入太廟,魯大夫臧哀伯諫止,公不聽。其事經過及臧哀伯諫辭詳見《左傳· 桓公二年》。
三年,使揮迎婦於齊為夫人。六年,夫人生子,與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長,為太子。
十六年,會與曹,伐鄭,入厲公1。
1鄭厲公於桓公十五年被大夫祭(zhai,寨)仲所逼,出奔。本年春天,魯桓公與宋公、蔡侯、衛侯在曹盟會,夏四月伐鄭。想支持鄭厲公歸國執政,但未成功。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夫人如齊。申諫止1,公不聽,遂如齊。齊襄公通桓公夫人2。公怒夫人3,夫人以告齊侯4。夏四月丙子,齊襄公饗公5,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魯桓公,因命彭生摺其脅6,公死於車。魯人告於齊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居,來修好禮。禮成而不反,無所歸咎 ,請得彭生以除丑於諸侯。」齊人殺彭生以說魯7。立太子同,是為莊公,莊公母夫人因留齊8,不敢歸魯。
1申諫辭為:「女有家(夫),男有室(妻),無相瀆(輕慢)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見《左傳· 桓公十八年》。 2魯桓公的夫人文薑是齊襄公之妹,二人通姦。 3怒:譴責。4據《公羊傳· 莊公元年》,文姜向齊襄公說:「魯君說太子同不是他的兒子,而是齊侯的兒子。」齊襄公聽了大怒。5饗:用酒食招待。 6摺(lā,拉)其脅:摺,折斷。脅:肋骨。7說魯:向魯國解釋。 8因:於是。
莊公五年冬,伐衛,內衛惠公1。
1內:同「納」,用武力支持某人歸國為君。衛惠公因讒毀其兄衛太子伋,致被國人不容,出奔於齊。此次被諸侯武力支持回國。可參見《衛康叔世家》。
八年,齊公子糾來奔1。九年,魯欲內子糾於齊,後桓公,桓公發兵擊魯,魯急,殺子糾。召忽死。齊告魯生致管仲2。魯人施伯曰:「齊欲得管仲,非殺之也,將用之,用之則為魯患。不如殺,以其屍與之。」莊公不聽,遂囚管仲與齊3。齊人相管仲。
1齊襄公被殺後國內大亂,襄公之子子糾母是魯國之女,因此來避難並尋求援助。本段史實詳見《齊太公世家》。 2生致:得到活的。齊桓公搶在公子糾之前進入齊國,成為齊君。又聽鮑叔牙建議,想任用管仲為齊相,故欲生致管仲。參見《齊太公世家》及《管晏列傳》。 3與:給。
十三年,魯莊公與曹沫會齊桓公會於柯,曹沫劫齊桓公1,求魯侵地,已盟而釋桓公。桓公欲背約,管仲諫,卒歸魯侵地。十五年,齊桓公始霸。二十三年,莊公如齊觀社2。
1劫:劫持。事詳見《刺客列傳》。 2觀社:參觀祭祀社神之活動。按齊國祭社,聚男女以遊觀,本身不合於周禮。魯莊公去觀看別國諸侯祭社,也不合於周禮。因此曹沫(hui,會)曾諫止,「公不聽,遂如齊」事詳見《左傳·莊公二十三年》、《國語·魯語上》。
三十二年,初,莊公築台臨黨氏1,見孟女,說而愛之,許立為夫人,割臂以盟。孟女生子斑。斑長,說梁氏女,往觀。圉人犖自牆外與梁氏女戲。斑怒,鞭犖。莊公聞之,曰:「犖有力焉,遂殺之,是未可鞭而置也2。」斑未得殺。會莊公有疾,莊公有三弟,長曰慶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莊公娶齊女為夫人曰哀姜。哀姜無子。哀姜娣曰叔姜3,生子開。莊公無適嗣4,愛孟女,欲立其子斑。莊公病,而問嗣於弟叔牙。叔牙曰:「一繼一及5,魯之常也。慶父在,可為嗣,君何憂?」莊公患叔牙欲立慶父,退而問季友。季友曰:「請以死立斑也。」莊公曰:「曩者叔牙欲立慶父6,奈何?」季友以莊公命命牙待命於針巫氏,使針季劫飲叔牙以鴆7,曰:「飲此則有後奉祀8;不然,死且無後。」牙逐飲鴆而死,魯立其子為叔孫氏。八月癸亥,莊公卒,季友竟立子斑為君,如莊公命。侍喪,捨於黨氏。
1臨:毗臨。 2置:赦免。 3娣:妹。 4適嗣:正妻之子。 5繼:父死子為君。及:兄死弟為君。 6曩者:不久前。 7鴆:毒酒。鴆相傳是一種有毒的鳥,其羽毛泡成的毒酒也叫作「鴆」。 8言外之意是不殺你的後人。
先時慶父與哀姜私通,欲立哀姜娣子開。及莊公卒而季友立斑,十月己未,慶父使圉人犖殺魯公子斑於黨氏。季友奔陳。慶父竟立莊公子開,是為湣公。
湣公二年,慶父與哀姜通益甚。哀姜與慶父謀殺湣公而立慶父。慶父使卜襲殺湣公於武闈。季友聞之,自陳與湣公弟申如邾,請魯求內之1。魯人欲誅慶父,慶父恐,奔莒 。於是季友奉子申入2,立之,是為釐公。釐公亦莊公少子。哀姜恐,奔邾。季友以賂如莒求慶父3,慶父歸,使人殺慶父,慶父請奔,弗聽,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慶父聞奚斯音,乃自殺。齊桓公聞哀姜與慶父亂以危魯,乃召之邾而殺之,以其屍歸,戮之魯4。魯釐公請而葬之。
1請魯:請求魯國人。 2:奉:跟隨。 3求慶父:要求把慶父引渡回魯國。4戮:陳屍示眾。
季友母陳女,故亡在陳1,陳故佐送季友及子申2。季友之將生也,父魯桓公使人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間於兩社3,為公室輔4。季友亡,則魯不昌。」及生,有文在掌曰:「友」,遂以名之,號為成季。其後為季氏,慶父後為孟氏也。
1亡:逃亡。 2佐送:幫助護送(季友和子申回魯國)。 3位於兩社之間,意指成為執政大臣。古諸侯庫門之內、雉門之外為外朝,左右有周社、亳(bo,博)社。諸臣多於外朝處理政事。 4公室:即國君之家族。輔:輔佐之臣。
釐公元年,以汶陽、鄪封季友。季友為相。
九年,晉裡克殺其君奚齊、卓子。齊桓公率釐公討晉亂,至高梁而還,立晉惠公。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四年,晉文公即位。
三十三年,釐公卒,子興立,是為文公。
文公元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三年,文公朝晉襄公1。
1據《左傳》載,文公二年時晉國因為文公不朝晉,來魯討伐,文公去晉。晉君派陽處父與文公盟而辱文公。本年,晉人又認為去年做法太過火,所以重新進行盟約儀式。參見《〉左傳·文公二年、三年》。
十一年十月甲午,魯敗翟於鹹1,獲長翟喬如,富父終甥舂其喉2,以戈殺之,埋其首於子駒之門3,以命宣伯4。
1翟:通「狄」,我國古代北方少數民族名。 2舂:通「沖」,直刺。 3子駒之門:魯國都北郭有三門,最西稱子駒門。 4此指用「喬如」來給叔孫得臣之子(宣伯)命名。按此次戰勝翟人、追獲長翟喬如,主要是魯大夫叔孫得臣的功勞,當戰鬥時,得臣是主帥,富父終甥是車右(戰車上位於右面保護主帥之人)的副手。詳見《左傳·文公十一年》。得臣給自己的兒子起名「喬如」是為了紀念此戰的勝利和自己的功績。
初,宋武公之世,鄋瞞伐宋1,司徒皇父帥師御之,以敗翟於長丘,獲長翟緣斯。晉之滅路,獲喬如弟棼如。齊惠公二年,鄋瞞伐齊,齊王子城父獲其弟榮如,埋其首於北門。衛人獲其季弟簡如。鄋瞞由是遂亡。
1鄋瞞:北方狄族一部落名。亦稱「長狄(翟)」。相傳其為防風氏之後代,夏商時稱為汪芒氏,周代稱為長狄氏。
十五年,季文子使於晉。
十八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長妃齊女為哀姜,生子惡及視;次妃敬嬴,嬖愛1,生子俀。俀私事襄仲2,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襄仲請齊惠公,惠公新立,欲親魯,許之。冬十月,襄仲殺子惡及視而立俀,是為宣公。哀姜歸齊,哭而過市,曰:「天乎!襄仲為不道3,殺適立庶!」市人皆哭,魯人謂之「哀姜」。魯由此公室卑5,三桓強6。
1嬖(bi,必),愛:寵幸。 2私事:事,本意為事奉。此處私事指暗中籠絡。3不道:即無道。4惡、視為正妃所生,是嫡子:俀(wēi,危)是次妃所生,是庶子。所以說「殺適(嫡)立庶。」 5卑:衰微。 6三桓:魯桓公三個兒子形成的仲孫氏(慶父之後)、叔孫氏(叔牙之後)和季孫氏(季友之後)三個貴族家族。
宣公俀十二年,楚莊王強,圍鄭。鄭伯降,復國之。
十八年,宣公卒,子成公黑肱立,是為成公。季文子曰:「使我殺適立庶失大援者,襄仲。」襄仲立宣公,公孫歸父有寵。宣公欲去三桓1,與晉謀伐三桓。會宣公卒,季文子怨之2,歸父奔齊。
1去:除掉。 2怨之:怨恨襄仲之子公孫歸父。
成公二年春,齊伐取我隆1。夏,公與晉與郤克敗齊頃公於鞍2,齊復歸我侵地。四年,成公如晉,晉景公不敬魯。魯欲背晉合於楚,或諫3,乃不4。十年,成公如晉。晉景公卒,因留成公送葬,魯諱之5。十五年,始與吳王壽作夢會鍾離。
1其詳載於《左傳·成公二年》。 2指「齊晉鞍(ān,安)之戰」,詳參見《齊太公世家》。 3諫者乃季文子。據《左傳·成公四年》:「秋,公至自晉,欲求成於楚而叛晉。季文子曰:『不可。晉雖無道,未可叛也。國大、臣睦,而邇於我,諸侯聽焉(服從晉國),未可以貳(背叛)。《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楚雖大,非吾族也,其(豈)肯字(愛)我乎?』公乃止。」 4不:同「否」。 5此指《春秋》記事之筆法。魯成公送葬是一種屈辱,所以《春秋》諱言此事,並連正常的「葬晉景公」都不記載。
十六年,宣伯告晉,欲誅季文子,文子有義,晉人弗許1。
1此事詳載於《左傳·成公十六年》。宣伯與成公母穆姜私通,穆姜按宣伯之意強迫成公除掉孟獻子、季文子及其家族。成公不同意,宣伯又向晉國大夫郤(vi,細)犨(chōu,抽)說二人壞話。當時季文子隨成公與晉軍在一起,宣伯想讓晉人殺季文子,自己在國內殺孟獻子。晉人囚禁季文子,晉大夫範文子說:「季孫(季文子)於魯,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馬不食粟,可不謂忠乎?信讒慝而棄忠良,若諸侯何(怎麼向諸侯交代)?」晉人終於釋放季文子。
十八年,成共卒,子午立,是為襄公。是時襄公三歲也。
襄公元年,晉立悼公。往年冬,晉欒書弒其君厲公。四年,襄公朝晉。
五年,季文子卒。家無衣帛之妾,廄無食粟之馬,府無金玉,以相三君1。君子曰:「季文子廉忠矣2。」
1三君:指魯宣公、成公、襄公。 2見《左傳·襄公五年》所引君子之評論。
九年,與晉伐鄭。晉悼公冠襄公於衛1,季武子從2,相行禮。
1冠:冠禮。古代童子長到成年須進行的一種禮儀。天子、諸侯十二而冠,襄公本年十二歲,應行冠禮。 2據《左傳·襄公九年》季武子說:「君冠(國君實行冠禮),必以裸(guan,灌,以香酒酹地)享(通「饗」)之禮行之,以金石之樂節之,以先君之祧(廟)處之。今寡君在行(道途之中),未可具也,請及兄弟之國而假備(借用諸設備)焉。」晉侯答應,到了衛國,借衛成公之廟及其鐘磬而舉行襄公冠禮。
十一年,三桓氏分為三軍1。
1此前魯有二軍,季武子想專權於魯國,故增設一軍,而由仲孫、叔孫、季孫三氏分別掌握。
十二年,朝晉。十六年,晉平公即位。二十一年,朝晉平公。
二十二年,孔丘生。
二十五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立其弟景公。
二十九年,吳延陵季子使魯,問周樂,盡知其意,魯人敬焉1。
1參見《吳太伯世家》中季札觀樂事。
三十一年六月,襄公卒。其九月,太子卒。魯人立齊歸之子裯為君,是為昭公。
昭公年十九,猶有童心1。穆叔不欲立,曰:「太子死,有母弟可立,不即立長。年均擇賢2,義鈞則卜之3。今裯非適嗣4,且又居喪意不在戚而有喜色5,若果立,必為季氏憂。」季武子弗聽,卒立之。比及葬6,三易衰7。君子曰:「是不終也8。」
1指昭公幼稚不莊重。 2鈞:通「均」,相等。 3義鈞:賢能相等。4裯為襄公妾所生,為庶子。 5戚:悲傷。 6襄公六月辛已死,十月癸酉葬,殯停約四個月。7衰(chī,崔):同「縗」,喪服。四個月穿壞了三件喪服,說明昭公頑皮止極。8不終:不得善終。
昭公三年1,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魯恥焉。四年,楚靈王會諸侯於申,昭公稱病不往。七年,季武子卒。八年,楚靈王就章華台,召昭公。昭公往賀,賜昭公寶器;已而悔,復詐取之2。十二年,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十三年,楚公子棄疾弒其君靈王,代立。十五年,朝晉,晉留之葬晉昭公,魯恥之。二十年,齊景公與晏子狩竟3,因入魯問禮。二十一年,朝晉至河,晉謝還之。
1據《十二諸侯年表》及《左傳》,應為「二年」。 2據《左傳· 昭公七年》載,楚王贈昭公大屈之弓,又後悔,楚大夫見昭公,說:「以前齊、晉、越三國都想要此弓,楚王不給。現在您拿回去,要好好把守寶弓,防備三國起兵奪寶。」昭公害怕,把弓又還給楚王。 3竟:同「境」。
二十五年春,鴝鵒來巢1。師己曰:「文、成之世童謠曰2:『鴝鵒來巢,公在乾侯。鴝鵒入處,公在外野。』」
1鴝(qu,渠)鵒(yu,浴):即八哥鳥。據《集解》引《周禮》、《公羊傳》之語,當時認為鴝鵒一般不到濟水以北,而且穴居。現鴝鵒到了北方的魯國而且巢居,是一種反常的自然現象。2童謠詳見《左傳· 昭公二十五年》。
季氏與勂氏鬥雞,季氏芥雞羽1,勂氏金距2。季平子怒而侵勂氏,勂昭伯亦怒平子。臧昭伯之弟會偽讒臧之氏3,匿季氏4,葬昭伯囚季氏人。季平子怒,囚臧氏老5。臧、勂氏以難告昭公。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台請曰:「君以讒不察臣罪,誅之,請遷沂上。」弗許。請囚於鄪,弗許。請以五乘亡,弗許。子家駒曰:「君其許之。政自季氏久矣,為徒者眾,眾將和謀。」弗聽。勂氏曰:「必殺之。」叔孫氏之臣戾謂其眾曰:「無季氏與有,孰利?」皆曰:「無季氏是無叔孫氏。」戾曰:「然,救季氏!」遂敗公師。孟懿子聞叔孫氏勝,亦殺勂昭伯。勂昭伯為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己亥,公至於齊。齊景公曰:「請致千社待君6。」子家曰:「棄周公之業而臣於齊,可乎?」乃止。子家曰:「齊景公無信,不如早之晉。」弗從。叔孫見公還,見平子,平子頓首7。初欲迎昭公,孟孫、季孫後悔,乃止。
1芥:通「介」,護甲。 2金距:在雞爪上裝金屬套。距,雞爪。 3偽讒:造偽誣陷。 4匿季氏:藏於季氏之家。 5老:大夫之家臣。 6社:古以二十五家為一社。 7頓首:叩地而拜。形容季平子由於把國君趕走而覺不安。
二十六年春,齊伐魯,取鄆而居昭公焉。夏,齊景公將內公,令無受魯賂。申豐、汝賈許齊臣高齕、子將粟五千庾1。子將言於齊侯曰:「群臣不能事魯君,有異焉2。宋元公為魯如晉,求內之,道卒。叔孫昭子求內其君,無病而死。不知天棄魯乎?抑魯君有罪於鬼神也?願君且待。」齊景公從之。
1庾(yǔ,雨):古代容量單位,十六斗為一庾。2有異:有許多怪現象。
二十八年,昭公如晉,求入1。季平子私於晉六卿2,六卿受季氏賂,諫晉君,晉君乃止,居昭公乾侯。二十九年,昭公如鄆。齊景公使人賜昭公書,自謂「主君」3。昭公恥之,怒而去乾侯4。三十一年,晉欲內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5,因六卿謝罪。六卿為言曰:「晉欲內昭公,眾不從。」晉人止。三十二年,昭公卒於乾侯。魯人共立昭公弟宋為君,是為定公。
1人:流亡在外的國君歸國為君。 2私:賄賂。 3「自」字應據《六國年表》及《左傳·昭公二十九年》刪。此乃齊景公稱魯昭公為「主君」。「主君」是對大夫的稱謂,齊侯把昭公視同一個大夫,因此昭公以為恥。 4去:至。《六國年表》作「之」,去往之意。5跣:赤腳。6因:通過。
定公立,趙簡子問史墨曰:「季氏亡乎?」史墨對曰:「不亡。季友有大功於魯,受鄪為上卿 ,至於文子、武子,世增其業1。魯文公卒,東門遂殺適立庶,魯君於是失國政。政在季氏,於今四君矣2。民不知君,何以得國!是以為君慎器與名3,不可以假人4。」
1世:累世。 2四君:指魯宣公、成公、襄公、昭公。 3器:車輛服飾等,代表著人的地位等級。名:指爵號。 4假:給予。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陽虎私怒1,囚季桓子,與盟,乃捨之。七年,齊伐我,取鄆,以為魯陽虎邑以從政2。八年,陽虎欲盡殺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3;載季桓子將殺之4,桓子詐而得脫。三桓共攻陽虎5,陽虎居陽關。九年,魯伐陽虎6,陽虎奔齊,已而奔晉趙氏。
1私怒:因私憤而發怒。2據《左傳·定公七年》,春,齊國歸還魯國的鄆和陽關二邑,陽虎占為自己的奉邑,在那裡處理政務。夏,齊又伐魯。3更:改。所善:關係密切的。 4其事詳載於《左傳·定公八年》。陽虎想借在蒲園晏請季桓子之機殺之。林楚駕車載桓子,桓子說服林楚同人孟孫氏家避難。 5事詳見《左傳·定公八年》。 6詳見《左傳·定公九年》。
十年,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孔子行相事1。齊欲襲魯君2,孔子以禮歷階3,誅齊淫樂4,齊侯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5。十二年,使仲由毀三桓城,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城6,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去。
1行相事:做盟會的司儀。 2據《齊太公世家》,齊景公怕孔子做魯國相,魯國稱霸,因此用犁(chu,除)之計,想在盟會之時讓萊夷之人奏樂,藉機俘獲魯君。 3歷階:拾級而上。 4誅:斬。此指斬奏淫樂之夷人。5謝過:謝罪。 6墮(hui,灰):毀。
十五年,定公卒,子將立,是為哀公。
哀公五年,齊景公卒。六年,齊田乞弒其君孺子。
七年,吳王夫差強,伐齊,至繒,征百牢於魯1。季康子使子貢說吳王及太宰嚭,以禮屈之。吳王曰:「我文身2,不足責禮。」乃止。
1百牢:牛、羊、豬各一百頭。 2文身:即「紋身」。紋身斷髮是古代吳越的蠻夷之俗,吳王強調這一點,為自己的越禮行為辯解。
八年,吳為鄒伐魯,至城下,盟而去。齊伐我,取三邑。十年,伐齊南邊。十一年,齊伐魯。季氏用冉有有功1,思孔子,孔子自衛歸魯。
1功:成效。
十四年,齊田常弒其君簡公於徐州。孔子請伐之,哀公不聽。十五年,使子服景伯、子貢為介1,適齊,齊歸我侵地。田常初相,欲親諸侯。
1介:副手。
十六年,孔子卒。
二十二年,越王句踐滅吳王夫差。
二十七年春,季康子卒。夏,哀公患三桓,將欲因諸侯以劫之,三桓亦患公作難1,故君臣多間2。公游於陵阪,遇孟武伯於街,曰:「請問余及死乎?」對曰:「不知也。」公欲以越伐三桓。八月,哀公如陘氏。三桓攻公,公奔於衛,去如鄒,遂如越。國人迎哀公復歸,卒於有山氏3。子寧立,是為悼公。
1作難:發難。 2間:仇隙。 3有山氏:即陘氏。
悼公之時,三桓勝1,魯如小侯,卑於三桓之家。
1勝:興盛。
十三年,三晉滅智伯,分其地有之。
三十七年,悼公卒,子嘉立,是為元公。元公二十一年卒,子顯立,是為穆公。穆公三十三年卒1,子奮立,是為共公。共公二十二年卒2,子屯立,是為康公。康公九年卒,子匽立,是為景公。景公二十九年卒,子叔立,是為平公,是時六國皆稱王。
1《六國年表》作「三十二年」,與《漢書·律歷志》合,當是。2當以《六國年表》作「二十三年」。
平公十二年,秦惠王卒。二十(二)年,平公卒,子賈立,是為文公。文公(七)〔元〕年,楚懷王死於秦。二十三年,文公卒,子讎立,是為頃公。
頃公二年,秦拔楚之郢,楚頃王東徙於陳。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滅魯。頃公亡,遷於下邑1,為家人2,魯絕祀3。頃公卒於柯。
1下邑:都城以外為小邑。 2家人:平民。 3絕祀:祭祀滅絕。此處指亡國。
魯起周公至頃公,凡三十四世。
太史公曰:余聞孔子稱曰:「甚矣魯道之衰也!洙泗之間齦齦如也」1。觀慶父及叔牙、閔公之際,何其亂也?隱、桓之事;襄仲殺適立庶;三家北面為臣,親攻昭公,昭公以奔。至其揖讓之禮則從矣2,而行事何其戾也3?
1齦(yǎn,掩)齦:爭辯的樣子。 2從:遵守。 3戾:背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