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25 第一卷 僧孽》文言文翻譯解釋

原文

張姓暴卒,隨鬼使去,見冥王。王稽簿,怒鬼使誤捉,責令送歸。張下,私浼鬼使,求觀冥獄。

鬼導歷九幽,刀山、劍樹,一一指點。末至一處,有一僧扎股穿繩而倒懸之,號痛欲絕。近視,則其兄也。張見之驚哀,問:「何罪至此?」鬼曰:「是為僧,廣募金錢,悉供淫賭,故罰之。欲脫此厄,須其自懺。」

張既蘇,疑兄已死。時其兄居興福寺,因往探之。入門,便聞其號痛聲。入室,見瘡生股間,膿血崩潰,掛足壁上,宛然冥司倒懸狀。駭問其故。曰:「掛之稍可,不則痛徹心腑。」張因告以所見。僧大駭,乃戒葷酒,虔誦經咒。半月尋愈。遂為戒僧。

異史氏曰:「鬼獄渺茫,惡人每以自解;而不知昭昭之禍,即冥冥之罰也。可勿懼哉!」

聊齋之僧孽白話翻譯:
有一個姓張的人,突然死了,跟著鬼使去見閻王。閻王拿生死簿一查,訓斥鬼使捉錯了人,命令將他送回去。姓張的下了閻王殿,私下托請鬼使,請求他帶自己在陰曹地府參觀參觀。鬼使領他遊遍了九層地獄,刀山、劍樹都一一指給他看。最後到了一處,見有一個僧人被繩子穿過大腿倒掛在那裡,痛得直喊要死。走近一看,竟是他哥哥。姓張的見了很是害怕,問鬼使:「犯了什麼罪能到這個地步?」鬼使說:「這個和尚,到處募捐錢財,供他嫖賭,因此罰他。要想擺脫此罪,必須改過自新。」

姓張的甦醒過來後,懷疑他哥哥已死,便去他哥哥當和尚的興福寺裡打聽。進門,便聽到有人喊痛的聲音。進屋一看,見哥哥腚上生瘡,膿血漬流,身子倒掛在牆上,就像在陰曹看到的一樣。他驚問這是怎麼回事,哥哥說:「掛著還可以忍受,不然就痛徹心肺。」姓張的告訴哥哥他在陰曹所見的一切,他哥哥當真才害怕。從此,他戒酒、戒賭、戒嫖,虔誠地誦讀經文。過了半月,身體才好了。此後,他就成了一個戒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