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全文翻譯

《聊齋誌異》
原文
    細柳娘,中都之士人女也。或以其飄梟可愛,戲呼之「細柳」雲。柳少慧,解文字。而生平簡默,未嘗言人臧否。但有問名1者,必求一親窺其人。閱人甚多,俱言未可,而年十九矣。父母怒之曰:「天下迄無良匹,汝將以丫角老2耶?」女曰:「我實欲以人勝天,顧久而不就,亦吾命也。今而後,請惟父母之命是聽。」時有高生者,世家名士,聞細柳之名,委禽3焉。既醮4,夫婦甚得。生前室遺孤,小字長福,時五歲,女撫養周至。
    福年十歲,始學為文。父既歿,嬌惰不肯讀,輒亡去從牧兒遨。譙訶5不改,而頑冥如故。母無奈之,因呼而諭之曰:「既不願讀,亦復何能相強?但貧家無冗人,便更若衣,使與僮僕共操作。不然,鞭撻勿悔!」於是衣以敗絮使牧豕歸則自掇陶器與諸僕啖飯粥。數日,苦之,泣跪庭下,願仍讀。母返身面壁,置不聞。不得已,執鞭啜泣而出。殘秋向盡,休無衣,足無履,冷雨沾濡,縮頭如丐。裡人見而憐之,納繼室者,皆引細娘為戒,嘖有煩言。女亦稍稍聞之,而漠不為意。福不堪其苦,棄豕逃去;女亦任之,殊不追問。積數月,乞食無所,憔悴自歸,不敢遽入,哀求鄰媼往白母。女曰:「若能受百杖,可來見;不然,早復去。」福聞之,驟入,痛哭願受杖。母問:「今知改悔乎?」曰:「悔矣。」曰:「既知悔,無須撻楚,可安分牧豕,再犯不宥6!」福大哭曰:「願受百杖,請復讀。」女不聽。鄰嫗慫恿之,始納焉。濯發授衣,令與弟同師。勤身銳慮, 大異往昔,三年游泮7。
(選自蒲松齡《聊齋誌異》)
註釋】1問名:古代婚姻禮儀之一,指男方去女方家提親。2以丫角老:終身做姑娘。3委禽:送聘禮,表示定婚。4醮(jiao):嫁。5譙訶:責備呵斥。6宥(you):寬恕。7游泮:進縣學,成為秀才。

譯文
    細柳姑娘,是中原一個讀書人的女兒。因為她的細腰柔軟可愛,有人便半開玩笑地稱呼她「細柳」。細柳從小很聰明,善解文字,喜歡讀相觀的書籍。但她平素沉默寡言,從不評論別人好壞;只是有來求婚的,她必定要親自暗中相看。看了很多求婚的人,都沒相中,而她的年齡已經十九歲了。父母生氣地對她說:「若天下始終找不到中意的男人,你還想梳著丫髻當一輩子老閨女嗎?」細柳說:「我本想以人力勝天;可看了這麼久沒見有合適的男人,這也是我命該如此。從今往後,完全聽憑父母作主。」當時有個姓高的書生,是個出身於官宦世家的知名人士,聽說了細柳的好名聲,就和她訂了親。結婚以後,夫婦二人感情很好。高生的前妻死時留下一個兒子,小名叫長福,如今已經五歲,細柳撫養他很周到。 
    長福到了十歲那年,才開始學習作文。父親死了以後,他嬌慣懶惰得不肯讀書,經常逃學出去跟著放牧的孩子玩耍。細柳責罵他不改,仍然愚頑如故。細柳對他無可奈何,就喊他過來告訴他說:「既然你不願意讀書,何必再勉強你呢?只是窮人家沒有閒飯養活閒人,可換下你的衣裳來,去和僮僕們一塊幹活。不然的話,就用鞭子抽你,不要後悔!」於是給他穿上破衣服,叫他去放豬。回家就讓他自己拿個碗,和那些僕人們一起去吃飯。過了幾天,長福吃不了這個苦,哭著跪到堂下,表示願意再去讀書。細柳回過臉去朝著牆,置之不理。長福不得已,只好拿著鞭子哭著出了門。秋天最後的幾天將要過去,長福還光著個膀子沒有衣服,打著赤腳沒有鞋穿,冷雨淋濕了,他縮著頭頂活像個要飯的乞丐。村裡人見了都可憐他,那些續娶後妻的人,都以細柳娘子為戒,很多人都對她的做法不滿,議論紛紛。細柳對此也漸漸聽說了,但卻漠然置之,不往心裡去。長福實在受不了這個罪,便丟下豬逃走了。細柳也不去追問。過了幾個月,長福沒處討飯了,才面容憔悴地回了家;但又不敢急著進門,只好哀求鄰居老婦人去和母親說。細柳說:「他若能受得了一百棍子打,可以來見我;不然的話,他還是早一點離去。」長福聽了這話,驟然進門,痛哭流涕表示願受棍打。細柳問道:「你今天知道悔改了?」長福說:「我悔改了。」細柳說:「既然知道悔改,就不必打了,可以老老實實地去放豬,要再犯了決不饒你!」長福大哭著說:「我願意挨一百棍子打,請母親再叫我去讀書吧。」細柳不聽。鄰居老婦人在一邊勸解,最後才答應了長福讀書的請求。給他洗了頭換上衣服,讓他和弟弟一同學習。長福自此發奮勤學,與以前大不相同,三年就考中了秀才。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