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五經之《尚書》【尚書 盤庚(東方的摩西)】白話文意思翻譯

盤庚(東方的摩西) 

盤庚洞若觀火勸貴族 【原文】   王若曰:「格汝眾,予告汝訓汝,猷黜乃心2,無傲從康3。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4。王播告之修5,不匿厥指(6),王用丕欽(7)。罔有逸言(8),民用丕變。今汝聯聒聒(9),起信險膚(10),予弗知乃 所訟(11)。   「非予自荒茲德(12),惟汝含德(13),不惕予一人(14)。予若觀火,予亦拙謀作(15),乃逸(16)。若網在綱(17),有條而不紊(18);若農服田(19),力穡乃亦有秋(20)。汝克黜乃心(21),施安德於民(22),至於婚友(23),丕乃敢 大言汝有積德(24)。乃不畏戎毒於遠邇(25),惰農自安,不昏作勞(26),不。 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27)。   「汝不和吉言於百姓(28),惟汝自生毒(29)。乃敗禍奸宄(30),以自災於厥身。乃既先惡於民(31),乃奉其恫(32),汝悔身何及?相時憸民(33), 猶胥顧於箴言,其發有逸口(34),矧予制乃短長之命(35)?汝曷弗告朕, 而胥動以浮言,恐沈於眾(36)?若火之燎於原,不可向邇,其猶可撲, 滅?則惟汝眾自作弗靖(37),民非予有咎。」
   【註釋】   ( 1盤庚是湯的第十世孫,商朝的第二十位君王。他為避免水患,復興殷,商,率領臣民把國都從奄(今山東曲阜)遷往殷(今河南安陽)。此舉遇到了來自各方面的反對,盤庚極力申說遷都的好處,前後三次告喻臣民,終於完 成了遷都。《盤庚》(分上、中、下三篇)記述了這次遷徙的經過。上篇記述盤庚遷殷之前告誡群臣的話,中篇是盤庚告誡殷民的話,下篇是遷都後盤庚告誡群臣的話。歷代學者大都認為《盤庚》三篇是殷代的作品,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2猷:為了。黜:除去。心:指私心。3從:縱,放縱。 康:安逸。4惟:想。任:任用。舊人:指世代做官的人。共政:共同 管理政事。(5)王:指先王。播台:公佈命令。修:施行。 (6)匿:隱瞞。指:旨,意旨。(7)丕:大。欽:敬重。(8)逸:過失,錯誤。 (9)聒聒(guo):拒絕別人的好意而自以為是。(10)信:伸,伸說。險:邪惡。膚:浮誇。(11)訟:爭辯。(12)荒:廢棄。(13)含:懷著,藏著。 (14)惕:施,給予。(15)謀作:謀略。(16)乃。則。逸。過錯。 (17)綱:網的總繩。(18)紊:亂。(19)服:從事。(20)力穡:努力收穫莊稼。(21)黜乃心:去掉你們的私心。(22)實德。實惠的德行。(23) 婚:指有姻親關係的親戚。(24)丕乃:於是。(25)乃。如果。戎:大。毒: 毒害(26)昏:努力。(27)越其:於是就。(28)和:宣佈。吉言:好話。(29)惟:是。毒。禍根。(30)敗。敗露。奸宄(gU1):做壞事。 (31)先:引導。(32)奉:承受。恫(dong):痛苦。(33)相:看。時:這。 憸(xian):小。(34)發:說出。逸口:從口中說出錯話。(35)矧(shen): 況且。制:操縱,掌握。(36)恐:恐嚇。沈:煽動。(37)靖:善。【譯文】
   王這樣說道:「來吧,你們各位!我要告誡你們,教訓你們,為的是要去掉你們的私心,使你們不要傲慢放肆並追求安逸。從前我們的先王,也只考慮任用世家舊臣共同管理政事。先王向群臣發佈政令,群臣都不隱瞞先王的旨意,先王因此對他們非常看重。大臣們沒有錯誤的言論,因而臣民的行動大有變化。現在你們拒絕別人的好意而又自以為是,到處散佈邪惡浮誇的言論,我真不知道你們爭辯的是什麼。   「並不是我自己放棄了任用世家舊臣的美德,只是你們欺瞞了我的好意,不能處處為我著想。我對這一切像看火一樣地一清二世,如果我又不善於謀劃,則是過錯。就像只有把網結在綱上,才會有條有理不紊亂;就像農民只有努力耕種,才會有秋天的好收成。你們能夠去掉私心,給予臣民實實在在的好處,以至於你們的親戚朋友,那麼你們才敢說你們積有恩德。如果你們不怕自己的言論會大大毒害遠近的臣民,就像懶惰的農民一樣自求安逸,不努力操勞,不從事田間勞動,那就不會有黍稷收穫。
   「你們不把我的善言向百姓宣佈,這是你們自生禍害。你們所做的一些壞事已經敗露,這是你們自己害自己。你們既引導人們做了壞事,就要由你們來承擔痛苦,悔恨自己又怎麼來得及?看看一般的小民吧,他們還顧及到我所勸誡的話,擔心說出錯誤的話,何況我掌握著你們的生殺之權呢?你們有話為什麼不告訴我,卻用流言蜚語相互煽動,恐嚇蠱惑臣民呢?就像大火已在原野上燃燒起來,使人無法面對接近,還能夠撲滅嗎?這都是你們做了許多壞事造成的,不是我有過錯。」【讀解】   這是盤庚對他的臣僚們進行規勸,責備他們不恪守先王的舊規矩,態度傲慢,貪圖享受舒適,還以謠言蠱惑民心。盤庚的良苦用心日月可鑒,頑固的臣僚們作何感想,不得而知,而他們的醜惡嘴臉卻清晰可見。
   大凡能做臣僚的人,總是其先輩或本人有功於國於民,才會參與國政,享有功名利祿。有了功名利祿,就會滋生驕奢淫逸,目中無人,有恃無恐。有恃無恐,就敢於胡作非為,騎在別人頭上拉屎拉尿。腐敗就是由此產生的。堯、舜的太平盛世、清明政治已一去不復返了,接踵而來的是日甚一日的腐敗。   古代政治腐敗大概有兩個重要根源:一是人治和世襲製造成了龐大的特權階層,從天子下至芝麻官,無不如此。二是專制制度為人性醜惡的一面和弱點提供了溫床。盤庚大概不會想到這些。 他請出先王和舊時制度,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理由,畢竟血緣、祖先、傳統在中國古代社會生活中起著巨大的紐帶作用,畢竟腐敗的官員內心總是有所畏懼,否則就真的是「和尚打傘,無法無 天」了。   話說回來。爭論不過起於遷移國都,而實質是盤庚試圖對日 益腐敗的政治機器動手術———「去奢行儉」。用意雖好,卻是治標不治本。再出現腐敗,又往哪兒還?遷來過去,總不會還出地球,更要緊的是根子在制度和人身上。不作開膛剖肚的手術,是無法真正解決問題的。
   當然,盤庚遷殷的結果,的確帶來了商王朝暫時的興盛,用今天的話說,他算得上是個改革者。他受到眾多客觀條件的制約,能力排眾議,推行自己的設想,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決心、耐心。他採用的是文的一套——一規勸說服,而不是武的一套,他顯然知道;迫使人順從容易,而要使人真心誠意地順從,就難多了。從這個意義上說,遷都的成功,也是盤庚征服人心的成功。因此,盤庚是值得稱讚的。   此外,這篇經典性的勸誡文,為我們的漢語成語增添了一些詞彙,比如予若觀火,若網在綱,有條不紊,燎原之火。這從一個側面說明,改革者要有文化,有智慧,見多識廣,瞭解民心所向,才可能獲得多數人的支持,事業才可能成功。盤庚是東方的摩西? 【原文】   「嗚呼!今子告汝:不易(1)!永敬大恤,無骨絕遠2!汝分猷念以相從(3),各設中於乃心4。乃有不吉不迪5,顛越不恭(6),暫遇奸宄(7),我乃劓殄滅之(8),無遺育(9),無俾易種於茲新邑(10)。」  「往哉生生!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 【註釋】   1易。變更,這裡指遷都的計劃不會變更。2晉:相互。絕遠:疏 遠。3分:比,親近。猷:謀劃。4中:衷,和。5迪:道路, 正路。(6)顛:狂。越:越軌。(7)暫:漸,欺詐。遇:隅,奸邪 (8)劓(yi):割鼻。殄(tian):滅絕。(9)育:胄,指後代。(10)俾: 使。易:延續。種:後代。【譯文】
  「啊!現在我告訴你們:遷徙的計劃不會改變!要永遠提防大憂大患,不要互相疏遠!你們要相互顧念依從,各人心裡都要想到和衷共濟。如果你們行為不善,不走正道,敢於違法越軌,欺詐奸邪,我就動用刑罰把你們滅絕,連子孫都不留下,不讓你們 的後代在新國都裡繼續繁衍。  「去吧!去尋求新的生活吧!現在我將率領你們迂徙,在新國都為你們建立永久的家園。」【讀解】   盤庚現在是在對臣民訓話,口氣已大不一樣。對臣僚.他語氣委婉,循循善誘,即使是責怪,也是,溫而不怒。對臣民,便顯出了領袖的姿態,口氣強硬堅決,以斷子絕孫(這在古代非同小可!)相要挾,以新的永久家園為誘惑,不容有叛逆。   尋找家園的誘惑實在太大。這讓人想起希伯來人最偉大的先 知和導師摩西。他為了希伯來人擺脫埃及人的奴役,率領他們歷盡艱辛走出埃及,到西奈山去建立家園。這事發生在公元前13世 紀,約比盤庚遷殷晚一個世紀(公元前144紀)。都是為了建立新家園,尋找新生活,都是部落首領,但一個是為擺脫統治集團內部的腐敗,一個是為擺脫外族的奴役。   不知道盤庚的臣民是否把他看作是先知和導師,但他們肯定會受到永久家園的誘惑。即便是今天的我們,也會被誘惑的,因為尋找永久的家園,是人類永恆的衝動,永恆的主題。 民眾才是國家的根本 【原文】   盤庚既遷,奠厥攸居1,乃正厥位,綏愛有眾2。  曰:「無戲怠3,懋建大命(4)!今予其敷心腹腎腸5,歷告爾百 姓于朕志(6)。罔罪爾眾,爾無共怒,協比讒言予一人(7)。
   「古我先王,將多於前功(8),適於山(9)。用降我凶(10),德嘉績於 朕邦(11)。今我民用蕩析離居(12),罔有定極(13),爾謂朕易震動萬民以遷? 肆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德(14),亂越我家(15)。朕及篤敬(16),恭承民命,用 永地於新邑。肆子沖人(17,非廢厥謀,吊由靈各(18);非敢違卜,用 宏茲賁(19)。  「嗚呼!邦伯師長百執事之人(20),尚皆隱哉(21)!予其懋簡相爾, 念敬我眾(22)。朕不肩好貨(23),敢恭生生(24)。鞠人謀人之保居(25),敘欽(26) 今我既羞告爾於朕志若否(27),目有弗欽!無總於貨寶(28),生生自庸(29)。 式敷民德(33),永屑一心(31)。」【註釋】   1奠:定,安定。2綏:告訴。愛:於。3戲:遊戲。怠:懶 惰。4懋:勉力,努力。大命:指重新建家園。5敷:布,開誠布 公。心腹腎腸:指心裡話。(6)歷告;盡情相告。(7)協比:串通,協 同一致。(8)多:侈,大。(9)適:往,遷往。(10)用:因此。降:減 少。(11)德:升。(12)蕩析:離散。(13)極:止,至。(14)肆:今, 現在。高祖:指成湯。(15)亂;治,治理。越:於。(16)及:汲,急迫。 篤:厚。(17)肆:故,因此。沖人:年幼的人。(18)吊:善,指遷都善 事。靈各:靈格,專門負責占卜的人,據說可傳達上帝的命令。(19)宏:弘 揚。賁:大寶龜,用於占卜。(20)邦伯:邦國之長,指諸侯。師長:公卿 大臣。百執事:負責具體事務的眾位官員。(21)尚:希望。隱:廢,考慮。 (22)簡相:視察,考察。(23)肩:任用。好貸:指喜好財貨的官員。(24) 恭:舉用。生生:營生。(25)鞠:撫養。保:安。(26)敘:次序。欽:敬 重。(27)羞:進,提供。若:順,贊成。否:反對。(28)總:聚斂 (29)庸:功勞。(30)式:用。敷:施。德:恩德。(31)肩:克,能夠。【譯文】
  盤庚遷都以後,在住地安定下來,選定了王宮和宗廟的方位,然後告誡眾人。  他說:「不要貪圖享樂,不要懶惰,要努力完成重建家園的大 業。現在我要開誠佈公地把我的意見告訴你們各位官員。我沒有懲罰你們,你們也不要心懷不滿,彼此串通起來誹謗我。 「從前我們的先王成湯,他的功勞大大超過了前人,把臣民遷移到山地去。因此減少了我們的災禍,為我們的國家立下了大功。現在我的臣民由於水災而流離失所,沒有固定的住處,你們責問我為什麼要興師動眾地遷居?這是因為上帝將要復興我們高祖成。湯的美德,治理好我們的國家。我迫切而恭敬地遵從天意拯救臣 民,在新國都永遠居住下去。因此,我這個年輕人不敢放棄遷都 的遠大謀略,上帝的旨意通過使者傳達了下來;我不敢違背占卜; 的結果,而要使佔得的天意發揚光大。  「啊!各位諸侯,各位大臣,各位官員,希望你們各自考慮自。 己的責任!我將認真對你們進行考察,看你們是否體恤我的臣民。 我不會任用那些貪戀財貨的人,而要任用幫助臣民謀生的人。能 夠養育臣民並使他們安居樂業的人,我將論功行賞。現在我已經 把我心裡贊成什麼和反對什麼都告訴了你們,不要有不順從!不要聚斂財富,要為民謀生以立功。要把思德施予臣民,永遠能與 臣民同心同德。」 【讀解】  遷都之後,盤庚再次向群臣訓話,要群臣克勤克儉,不要貪 婪聚財;體恤民情,恭謹從政,率領臣民共建家園。這其實也是盤庚的施政方針,體現了他的「保民」思想。   民眾是建立國家的根本。過去常把民眾比做水,把統治民眾的人比做浮在水上的舟船 。  這種比喻也對也不對。水用以載舟,沒有水舟無法行駛;水也可以使舟傾覆,讓舟上的人溺水身亡。還有道理。但是,水是無形的,水往低處走。要使水得到規範,需要進行疏通和引導。誰來疏通和引導?當然是統治者。還有,舟總在水上行,在上層;水在舟下推,為上層服務。這種上層與下層、舟與水、引導者和被引導者的人為的、武斷的劃分,在根本上就走入了誤區,所以才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說法。民眾都變得聰明起來了,統治者還能為所欲為穩坐官位嗎?  把「保民」思想放到現代政治觀的顯微鏡底下,就顯出了它的荒謬體理。不過,在強大的社會傳統勢力的制約之中,它也還具有一種積極的意義。為民眾著想,為民眾造福,在客觀上會使 民眾的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兒。而自此形成的民眾心理,是把做官 的統治者看作自己的「父母」、「家長」,一心企盼「父母」恩賜、 開明、公正,盼望天上掉下個「包青天」。為什麼就不反過來想, 自己就是自己的「父母」、「家長」,自己就是「包青天」,用得看別人來庇護和保佑嗎?  其實,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應當像體育比賽。民眾是運動員,統治者是裁判。運動員的職責是按照規則進行遊戲,裁判的職責是監督和保證遊戲按規則進行。規則是參加遊戲者共同 制定並要共同遵守的,違者受罰。裁判的監督有偏差,也要受罰,或者被更換。這樣,大家的共同目的是使遊戲正常健康地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