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黃石公《素書》03.【求人之志章第三】古文翻譯成白話文

求人之志章第三

「求人之志章」:求者,是覓求、尋找之意。其主旨是說欲成大業,須得其人,要得其人,先知其志向,故以「求人之志」為章名。
本章共列一十八條,總歸八個方面。也就是將這八個方面作為「求人之志」的標準。「求人之志」的八個標準是:
一、清白無污、公正無私的廉潔。二、知多見廣、修身建德 的博學。三、善於用人、任材使能的胸懷。四、通權達變、足智 多謀的才質。五、藏器於身、謹言慎行的耐心。六、堅定不移、剛直宏大的魄力。七、自強不息、勤勞不倦的精神。八、溫柔謙和、恭儉退讓的品德。
「志不可以妄求」,求必有所依。本章所舉的一十八條,正是「求人之志」的標準。
絕嗜禁慾,所以除累;
*:嗜:過分的貪求與愛好。
*:累:煩贅,苦惱。
重於外者拙於內,本來的天性,自然圓明,無私無掛,何累之有?只因後天的情慾逞狂,佔據了先天性體的陣地,喧賓奪主,以致「煩勞妄想,憂苦神心」,勞勞碌碌,疲憊苦累。要得解脫此累,必須斷絕七情(喜、怒、哀、樂、悲、恐、驚),遣除六欲,讓本來圓明的性體,復返其真。
抑非損惡,所以讓過;
*:抑:壓仰。
*:過:錯妄,罪過。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既知「禍福無門,唯人自招」,欲免自身罪咎,必壓抑往昔放僻邪侈的非理之為,減損當日妨國害民的不義之惡。如此,天將佑之,民將助之,罪過不禳而自消,禍患不禱而自免。
貶酒闕色,所以無污;
*:貶:抑制。
*:闕:缺,空。
*:污:垢。
酒能亂人之心性,色能污人之身行。性亂神昏,則放蕩無羈;身染污垢,則眾人厭棄。故少喝酒,少刺激,心神才能清明無垢;減缺色慾,人的身行才能純潔無污。
避嫌遠疑,所以不誤;
*:誤:誤訛,謬誤。
早離不正不當的嫌事,遠避不明不白的疑忌,在處事做人上,可免除差錯和謬誤。是非之地,避而不往,免人猜疑。如瓜田李下等處即是。當然,如果已經被人猜疑也應泰然處之,「見嫌而不苟免」。
博學切問,所以廣知;
*:博:多聞,豐富。
*:切:貼近,切合。
天地之間,有無窮無盡的事物,隨之各有無窮無盡的妙用。欲曉其精微,不離多聞、多見、多學、多問。以此才能擴大自己的知識面。
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高行:即高尚的操行。
何為「微言」?即低調、少語,不狂不妄,端方正直,清謙高潔,循密慎獨,不吹不擂。故老子曰:「尊行可以加人。」既此,言無狂妄,行貴真誠,以此嚴其操行,是為修身之要領。
恭儉謙約,所以自守;
在人事應對上能莊嚴恭敬,在事業上能勤奮儉樸,在處事上能虛心廉讓,在用財上能省略節約。以此修身,則身能長載久安;以此守家,則家道和睦永寧;以此守業,則事業穩妥順利。
深計遠慮,所以不窮;
*:計:策略。
*:窮:竭盡。
謀事要有方法和策略,但還要看用的方法和策略是全面,還是只顧一隅,是否能長期有效,還是僥倖一時。既此,謀事不但要有策略,而且還須深謀遠慮,如此才能使之周遍永恆,極無窮盡。
親仁友直,所以扶顛;
*:顛:倒垮,敗,頹。
常和仁義君子親近,再與正直賢良者交友。如此,不但能引導做人,亦可挽救以往的失敗。孟子能成聖者,與孟母擇鄰不無關係。
近恕篤行,所以接人;
*;恕:寬恕,以己推人。
*:篤:厚實,真誠,純一。
常以寬容饒人,再以己之心推人之心戴人,在行為上真誠不妄,寬實純樸。如此,則人人可以接近。
任材使能,所以濟務:
德才兼備的人,本來就有通權達變的本領,遇事能應變處理,所以只給他委任職責,不可隨意支使。如隨意支使,就失去了他本人的主體作用。
有能力的人,有所長,也有所短,所以要根據他的所長,隨其支使。
癉惡斥讒,所以止亂;
*:癉:憎恨。
*:讒:說人壞話。
不道不德、不仁不義、妨國害民的行為,稱為惡。說人壞話、奸人之私、離人骨肉、撥弄是非、破人和氣的言論,屬「讒言」。天下的不寧,民間的混亂不安,多因是非顛倒,黑白混淆之所然。欲得天下太平,國家大治,人民安樂,就必須把惡人惡事當作病態一樣地憎恨和痛擊,還要驅除不務真誠、專尚讒言的人。
推古驗今,所以不惑;
古往今來,時光有變,事理有異。古有成功者,亦有失敗者。堯舜以仁政理天下,以德感萬民,四海賓服,天下寧靜。桀紂貪淫無道,塗炭生靈,諸侯反叛,身喪國亡。既此,欲知成敗之果,推古人之變跡,可驗當今之存亡,知古以鑒今,這樣做人理事方可不惑而有方。
先揆後度,所以應卒;
*:揆:揣測。
*:度:尺碼,度量。
首先揣測事物的深淺、輕重,然後度量事物的長短、遠近,揆其得失,度其可否,以此作為準則,以一事之長短,可以揆度萬事之得失。度時審勢,勝券在握。
設變致權,所以解結;
*:變:反映事物的轉化、變化、變態等。
*:權:是衡量、謀劃。
事物有正常不可變的義理、法則和原則,但仍要設想到事物 因時勢之變而偶然需要的變化,再加上權衡而謀劃。如此,則能釋解其事物的死板與糾結。如一年有寒熟冬夏的氣候變化,再以四時八節、二十四氣的節度權衡輕重,就不止於死結寒熱之中。
括囊順會,所以無咎;
*:括:收、扎。
*:囊:口袋。
*:咎:災禍。
在時勢危險,社風不正,民俗昏亂的情況下,應當謹言慎行,舉止順應著大局,這樣才能免罹禍殃。
《周易·坤卦》云:「括囊,無咎,無譽。」意即:六四爻在上卦之下、下卦之上而不得中,象徵著正人君子雖然品行端正,但不得中,況且陰柔過甚,靠近君主的臣位是危險的地位。在此情況下,只得將口袋紮緊,順從而已,如此方可免除禍患。
撅撅梗梗,所以立功;
*:撅撅:根深蒂固。
*:梗梗:強硬,挺直。
有了腳踏實地、撅然不動、富貴不能淫其志、貧賤不能移其 志的氣概,有了梗然剛毅,逢難不能橈其心,遇險不能曲其志的 魄力,必可成就事業,建立功勳。
孜孜淑淑,所以保終。
*:孜孜:勤勉不怠。
*:淑淑:溫雅善良。
自強不息,勤懇不倦,溫雅善良,恭儉廉讓,可以善終如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