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蟋蟀 篇》(選擇活法)古文翻譯註解

蟋蟀 (選擇活法)

蟋蟀
——選擇活法

【原文】

蟋蟀在堂1,
歲聿在莫(2)。
今我不樂,
日月其除3。
無已大康(4),
職思其居5。
好樂無荒(6),
良士瞿瞿(7).

蟋蟀在堂,
歲聿其逝。
今我不樂,
日月其邁(8)。
無已大康,
職思其外(9)。
好樂無荒,
良士蹶蹶(10)。

蟋蟀在堂,
役車其休回(11)。
今我不樂,
日月其韜(12)。
無已大康,
職思其憂(13)。
好樂無荒,
良士休休(14)。  

【註釋】   

1堂:堂屋。天氣寒冷時蟋蟀從野外進到堂屋。2聿:語氣助 詞,沒有實義。莫:同「暮」。3除:消逝,過去。4已:過度,過 分。大康:康樂,安樂。5職:常。居:所處的地位。(6)好:喜歡。 荒:荒廢。(7)翟翟:心中警戒的樣子。(8)邁:消逝,過去。(9) 外:指份外的事。(10)蹶蹶(jue):勤勞敏捷的樣子。(11)役車:服役 出差乘坐的車。休:休息。(12)韜(tao):逝去。(13)憂:憂患。 0休休:安閒自得的樣子。

【譯文】 

蟋蟀鳴叫在堂屋,
一年匆匆到歲末。
賢者懂得要約束。

蟋蟀鳴叫在堂屋,
若我現在不行樂,
轉眼光陰白白過。
尋歡作樂別過度,
自己地位要記住。
行樂不能荒正業,
一年匆匆到歲末。
若我現在不行樂,
轉眼光陰白白過。
尋歡作樂別過度,
分外的事要惦記。
行樂不能荒正業,
賢者懂得要勤奮。

蟋蟀鳴叫在堂屋,
歲末役車也休息。
若我現在不行樂,
轉眼光陰白白過。
尋歡作樂別過度,
國家憂患記心頭。
行樂不能荒正業,
賢者懂得要節制。          

【讀解】
人生苦短,轉眼就是百年。「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瓦位如雪。」歲月的無情,人生的短促,早被詩人們領悟透了,寫絕了。怎麼個活法,在古人的心目中似乎只有享樂和建功立業光宗耀祖兩端。要麼是及時行樂,荒淫無度,醉生夢死,要麼是立功立名立德。
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另一種活法:既要及時行樂,又要有所節制;既要充分享受人生,又要保持忠於職守的精神和憂患意識。在荒淫和苦行之間選擇一條中間道路,似乎是一種符合現代意識的活法。日本人信奉拚命地工作,拚命地享受(實際上是工作多於享受),如今被我們拿來當作一種活法的標本。其實,這樣的標本早已有我們自己的祖先作了示範,何須從東洋人那裡去學。
充滿世俗精神和氣息的既享樂又幹活的「中間」活法是非常現實,也非常有吸引力的,大概可以算得上一種比較理想的活法。它不要求我們像浮士德那麼不斷地去進取、開拓、發現,用不著去冒險尋求刺激。不要求我們像西西弗斯那樣不斷徒勞地推巨石上山,也不要求我們像教徒那樣去修道院禁慾苦修,不食人間煙火。
不過,要真的實行起來,中間活法怕是有相當難度的。人是一種不大經得起誘惑的軟弱的動物,具有自制力和理性精神的人畢竟很少,不知不覺或有意識放縱自己的人卻很多。我們實行起來多半不會偏於苦行和工作狂的一面,而會偏向縱情於聲色犬馬鳳花雪月而不能自拔的一方,時常樂而忘返,樂不思蜀。
尼采曾用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來代表人類的狂歡和理性兩種精神。或許這是上帝的有意安排,把這兩個對立面放進我們體內,讓我們自己去作選擇:或者縱情享受,或者拚命幹活,只有不同尋常的人才會把二者結合得很好。選擇就是考驗,答卷要由我們自己來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