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無衣 篇》(雄赳赳的英雄氣概)古文原文翻譯

無衣 (雄赳赳的英雄氣概)

無衣
——雄赳赳的英雄氣概

【原文】

豈曰無衣,
與子同袍。
王於興師(1),
修我戈矛,
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
與子同澤(2)。
王於興師,
修我矛戟,
與子偕作(3)。

豈曰無衣,
與子同裳。
王於興師,
修我甲兵,
與子偕行。

【註釋】   

  
1王。指國家。於。語氣助詞,沒有實義。2澤:內衣。3偕 作:一起行動。

【譯文】

誰說我沒有軍衣?
與你共同穿戰袍。
國家調兵去打仗,
修好咱們的戈矛,
與你共同去殺敵。
誰說我沒有軍衣?
與你共同穿內衣。
國家調兵去打仗,
修好咱們的矛戟,
與你共同去作戰。
誰說我沒有軍衣?
與你共同守下裳。
國家調兵去打仗,
修好鎧甲和刀槍,
與你共同奔戰場。

【讀解】

  
好男兒赴疆場,理當雄赳赳氣昂昂,披上戰袍拿起槍,生死決戰樣一場。這個時刻,最能見出男子漢大丈夫的英勇氣概。流血犧牲算什麼,兵戎相見,勇者勝。
當兵的打仗,騎馬打槍,這一特殊的社會角色,注定只能由男子漢來擔當,正如織布繡花,注定只能由女子來進行一樣。
這一角色是由天性的決定的,無可爭議的屬於男子漢。英雄氣概的喪失,英雄主義的失落,也就是男子漢的失落;失落了男子漢的社會,必定是個畸形的、變態的社會;沒有英雄的時代,肯定也是個誅儒充斥的時代。
常言說,時勢造英雄。這不完全對。在很多時候,是英雄造時勢。勇武的氣概,一往無前的精神,可以成為一個時代在精神上的支柱。英雄主義在本質上是浪漫的。它在理想的召喚和指引之下,敢於去抗爭,進取,拚搏,並且敢於獻身,由此造成一種時代精神。
可惜的是,英雄主義,英雄的時代已失落得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