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203 第五卷 上仙》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癸亥三月,與高季文赴稷下,同居逆旅。季文忽病。會高振美亦從念東先生至郡,因謀醫藥。聞袁鱗公言:南郭梁氏家有狐仙,善「長桑之術」。遂共詣之。梁,四十以來女子也,致綏綏有狐意。入其捨,復室中掛紅幕。探幕以窺,壁間懸觀音像;又兩三軸,跨馬操矛,騶從紛沓。北壁下有案;案頭小座,高不盈尺,貼小錦褥,雲仙人至,則居此。眾焚香列揖。婦擊磬三,口中隱約有詞。祝已,肅客就外榻坐。婦立簾下理發支頤與客語,具道仙人靈跡。

久之,日漸曛。眾恐礙夜難歸,煩再祝請。婦乃擊盤重禱。轉身復立曰:「上仙最愛夜談,他時往往不得遇。昨宵有候試秀才,攜餚酒來與上仙飲;上仙亦出良醞酬諸客,賦詩歡笑。散時,更漏向盡矣。」言未已,聞室中細細繁響,如蝙蝠飛鳴。方凝聽間,忽案上若墮巨石,聲甚厲。婦轉身曰:「幾驚怖煞人!」便聞案上作歎吒聲,似一健叟。婦以蕉扇隔小座。座上大言曰:「有緣哉!有緣哉!」抗聲讓坐,又似拱手為禮。已而問客:「何所諭教?」高振美遵念東先生意,問:「見菩薩否?」答云:「南海是我熟徑,如何不見。」又:「閻羅亦更代否?」曰:「與陽世等耳。」「閻羅何姓?」曰:「姓曹。」已乃為季文求藥。曰:「歸當夜祀茶水,我於大士處討藥奉贈,何恙不已。」眾各有問,悉為剖決。乃辭而歸。過宿,季文少愈。余與振美治裝先歸,遂不暇造訪矣。

聊齋之上仙白話翻譯:
康熙二十二年三月,我和高季文去濟南,同住在一家客店,高季文突然得了病。恰巧高振美也跟隨高念東先生到了濟南,於是商量為高季文治病求藥。聽袁鱗先生講:南城外面一個姓梁的人家裡有狐仙,擅長醫術,像戰國名醫長桑一樣高明。於是共同去梁家求醫。

梁氏,是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很有狐狸的神態。進入她家中,看到內室裡面掛著紅簾子。從簾子縫隙往裡看,牆壁中間懸掛著觀世音的畫像。還掛著兩三張畫軸,上面畫著跨馬持戈的武將,身後跟著很多騎卒;北牆下面有几案,案兩頭有小座位,高不到一尺,上面鋪著小錦褥,說是仙人來到,便坐在這裡。

眾人燒上香,站成一排拱手肅立。梁氏敲了三下唸經的磬,嘴裡隱約唸唸有詞。祝禱完後,敬請求醫的客人到外面坐下。梁氏站在簾子下面,理了理頭髮,手托著腮和客人說話,一五一十地敘述仙人的靈驗事跡。過了很長時間,天漸漸到了傍晚時分。大家擔心天晚了回不去,就請她再祝禱一下,粱氏於是又敲起磬重新祈禱。祈禱完,她轉過身站起來說:「上仙最喜歡夜間談話,其它時間常常遇不上。昨天夜裡有些等候考試的秀才,帶著菜餚和酒來與上仙聚飲;上仙也拿出好酒酬謝諸位客人,席間賦詩談笑,散席時,已是黑夜將盡。」

梁氏的話還沒講完,忽聽室內有微小的聲音不住地在響。好似蝙蝠在飛著鳴叫。大家正在凝神細聽的時候,忽然案子上好像落下了一塊很大的石頭,發出了劇烈的聲響。梁氏轉過身來說:「差點嚇死我!」又聽到案子上發出感歎聲,像是一個健壯的老人。梁氏用芭蕉扇隔開北牆几案旁的小座位,只聽小座位上大聲說:「有緣分!有緣分!」接著高聲讓坐,又好像拱手行禮。隨即問客人:「有什麼見教?」高振美遵照念東先生的意思問:「見到菩薩了嗎?」上仙回答說:「去南海普陀山,是我的老熟路,怎麼能見不到呢?」高振美又問:「閻羅王也更換嗎?」上仙回答說:「與人間一個樣。」又問:「閻羅王姓什麼?」回答說:「姓曹。」問完便為高季文求藥。上仙說:「你們回去夜裡祭祀茶水,我到觀音大士那裡求藥回來奉送,什麼病也能治好。」眾人也問了各自想知道的事,上仙都詳盡地作了分析判斷,眾人於是告辭返回旅店。過了一夜,高季文的病稍微好了,我和高振美整理行裝先回家,就沒有時間再去拜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