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九十三 佞幸傳第六十三》白話文意思翻譯

漢書新注卷九十三 佞幸傳第六十三

  【說明】本傳敘述鄧通、趙談、韓嫣、李延年、石顯、淳於長、董賢等漢代七個弄臣的事跡。所謂佞幸,即佞而見幸,就是說通過諂佞手段而得到君主寵愛。這種人是君主專制制度的產物。能得到君主寵愛,就算幸運,故有人不擇手段而求之;宦者為之,士人也為之,秦漢之時已形成不大不小的氣候,故當時已有「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的俗諺,也引了史學家的注意,《史記》《漢書》都有傳寫。司馬迂傳寫佞幸,首先引了上述諺語,說這「非虛言也」,接著就說「非獨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班固於傳未則論「柔曼之傾意,非獨女德,蓋亦有男色焉」,都對佞幸譏刺嘲笑。班固由此而論西漢衰亡,「咎在親便萎,所任非仁賢」,說明佞幸為害不淺;而早於班固的司馬遷想得更遠,預言「觀後人佞幸」,「雖百世可知」。君主制不剷除,其陰魂不消散,弄臣是不會銷聲匿跡的。
  漢興,佞幸寵臣(1),高祖時則有籍孺,孝惠有閎孺。此兩人非有材能,但以婉媚貴幸(2),與上臥起,公卿皆因關說(3)。故孝惠時,郎侍中皆冠鵔(4),貝帶(5),傅脂粉,化閎、籍之屬也。兩人徒家安陵(6)。其後寵臣,孝文時士人則鄧通,宦者則趙談、北宮伯子(7);孝武時士人則韓嫣;宦者則李延年;孝元時宦者則弘恭、石顯;孝成時士人則張放、淳於長;孝哀時則有董賢。孝景、昭、宣時皆無寵臣。景帝唯有郎中令周仁(8)。昭帝時,駙馬都尉秺侯金賞嗣父車騎將軍日爵為侯(9),二人之寵取過庸(10),不篤。宣帝時,侍中中郎將張彭祖少與帝微時同席研書(11),及帝即尊位,彭祖以舊恩封陽都侯,出常參乘(12),號為愛幸。其人謹敕(13),無所虧損,為其小妻所毒薨(14),國除。
  (1)佞幸:以餡媚而得寵幸。(2)婉:順也。媚:悅也。(3)關說:謂通關節,說人情。(4)鵔(junyi):錦雞。其毛羽可飾冠。(5)貝帶:以海貝所飾之帶。(6)安陵:縣名。在今陝西咸陽市東。(7)北宮伯子:姓北宮,名伯子。(8)周仁:本書卷四十六有其傳。(9)金日:本書卷六十八有其傳。(10)庸:指平凡之人。(11)張彭祖:張安世之子。見《張安世傳》。(12)參乘:陪乘或陪乘的人。(13)敕:嚴整。(14)小妻:謂妾。也稱傍妻。
  鄧通,蜀郡南安人也(1),以灌(掉)船為黃頭郎(2)。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上天,顧見其衣尻帶後穿(3)。覺而之漸台(4),以夢中陰目求推者郎,見鄧通,其衣後穿,夢中所見也。召問其名姓,姓鄧,名通。鄧猶登也,文帝甚說(悅),尊幸之,日日異。通亦願謹(5),不好外交,雖賜洗沐(6),不欲出。於是文帝賞賜通巨萬以十數(7),官至上大夫。
  (1)蜀郡:治所成都(今四川成都市)。南安:縣名。今四川樂山縣。(2)黃頭郎:戴黃帽的划船人。(3)衣尻帶後穿:上衣束成帶狀,圍於臀部(南方夏日水上勞動者不乏此舉)。(4)漸台:在未央宮西南蒼池中。(5)願謹:樸實,謹慎。(6)洗沐:休假。(7)巨萬:萬萬。(8)上大夫:漢代以六百石以上為下大夫,以二千石當古之上大夫。
  文帝時間如通家遊戲(1),然通無他伎(技)能,不能有所薦達,獨自謹身以媚上而已。上使善相人者相通(2),曰:「當貧餓死。」上曰:「能富通者在我,何說貧?」於是賜通蜀嚴道銅山(3),得自鑄錢。鄧氏錢布天下,其富如此。
  (1)間:私下。或通「閒」,閒暇。如:往也。(2)善相人者:指許負。見《潛夫論·相列篇》。(3)嚴道:漢代有少數民族的縣稱道。今四川滎經縣。
  文帝嘗病癰,鄧通常為上嗽吮之(1)。上不樂,從容問曰:「天下誰最愛我者乎?」通曰:「宜莫若太子。」太子入問疾,上使太子齰癰,太子齰癰而色難之。已而聞通嘗為上齰之(2),太子慚,繇(由)是心恨通。
  (1)嗽(shuo)吮:吸飲。(2)齰(ze)之:指吸癰處膿血。
  及文帝崩,景帝立,鄧通免,家居。居無何,人有告通盜出徼外鑄錢(1),下吏驗間,頗有,遂竟案,盡沒入之,通家尚自負責(債)數巨萬(2)。長公主賜鄧通(3),吏輒隨沒入之,一簪不得著身。於是長公主乃令假衣食(4)。竟不得名一錢,寄死人家。
  (1)人有告通,盜出徼外鑄錢:有人告發鄧通以所鑄錢,私自盜運於徼(邊界)外。(2)負債:指尚欠應沒收之財。(3)長公主:即館陶長公主,文帝之女。(4)假:借給。
  趙談者,以星氣幸(1),北宮伯子長者愛人,故親近,然皆不比鄧通(2)。
  (1)星氣:觀察星象。幸:謂得到寵幸。(2)不比:謂比不上。
  韓嫣字王孫,弓高侯當之孫也。武帝為膠東王時,嫣與上學書相愛(1)。及上為太子,愈益親嫣。嫣善騎射,聰慧。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習兵,以故益尊貴,官至上大夫,賞賜儗(擬)鄧通(2)。
  (1)上:指武帝。(2)擬:比似。
  始時,嫣常與上共臥起。江都王入朝,從上獵上林中。天子車駕蹕道未行(1),先使嫣乘副車,從數十百騎馳視獸。江都王望見,以為天子,辟從者(2),伏謁道旁。嫣驅不見。既過,江都王怒。為皇太后泣,請得歸國入宿衛(3),比韓嫣。太后繇(由)此銜嫣。
  (1)蹕道:禁止通行。(2)辟:屏除。(3)歸國:謂歸還封爵於天子。入宿衛:謂入宮侍從天子。
  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聞皇太后。太后怒,使使賜嫣死。上為謝,終不能得,嫣遂死。
  (1)永巷:即掖庭。妃嬪所居之處。
  嫣弟說(1),亦愛幸,以軍功封案道侯,巫蠱時為戾太子所殺(2)。子增封龍灘侯,大司馬車騎將軍,自有傳(3)。
  (1)說(yue):人名。(2)巫蠱:指漢武帝來年巫蠱事件。戾太子:即劉據,武帝之子。見《武五子傳》。(3)傳:附於本書卷三十三《韓王信傳》。
  李延年,中山人(1),身及父母兄弟皆故倡也(2)。延年坐法腐刑,給事狗監中(3),女弟得幸於上(4),號李夫人,列《外戚傳》。延年善歌,為新變聲(5)。是時上方興天地諸祠(6)。欲造樂,令司馬相如等作詩頌(7)。延年輒承意絃歌所造詩。為之新聲曲(8)。而李夫人產昌邑王(9),延年繇(由)是貴為協律都尉(10),佩二千石印綬,而與上臥起,其愛幸埒韓嫣(11)。久之,延年弟季與中人亂(12),出入驕恣。及李夫人卒後,其愛弛,上遂誅延年兄弟宗族。
  (1)中山:漢諸侯王國名。都盧奴(今河北定縣)。(2)倡:樂人。(3)狗監:養天子之狗處。(4)女弟:妹。(5)新變聲:謂創新音樂。(6)天地諸祠:指封禪祀神活動。(7)司馬相如:本書有其傳。(8)為之新聲曲:給歌詞配曲。(9)昌邑王:劉髆。(10)協律都尉:官名,掌音樂。(11)埒(lie):相等。(12)中人:宮人。
  是後寵臣,大氏(抵)外戚之家也(1)。衛青、霍去病皆愛幸(2),然亦以功能自進。
  (1)大抵:大概,大致。(2)衛青、霍去病:本書有其傳。
  石顯字君房,濟南人(1);弘恭,沛人也(2)。皆少坐法腐刑,為中黃門(3),以選為中尚書(4)。宣帝時任中書官(5),恭明習法令故事,善為請奏,能稱其職。恭為令(6),顯為僕射(7)。元帝即位數年,恭死,顯代為中書令。
  (1)濟南:邵名。治東平陵(在今山東章丘西北)。(2)沛:郡名。治相縣(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3)中黃門:宦官。(4)中尚書:官名。掌文書章奏。(5)中書:當作「中尚書」(宋祁說)。(6)令:指中書令。掌傳宣詔命。(7)僕射:指中書僕射。中書令的副手。
  是時,元帝被疾,不親政事,方隆好於音樂,以顯久典事,中人元外黨(1),精專可信任,遂委以政。事無大小,因顯白決(2),貴幸傾朝百僚皆敬事顯。顯為人巧慧習事,能探得人主微指,內深賊,持詭辯以中傷人(3),忤恨眶眥,輒被以危法(4)。初元中(5),前將軍蕭望之及光祿大夫周堪、宗正劉更生皆給事中(6)。望之領尚書事,知顯專權邪辟(僻),建白以為(7)「尚書百官之本,國家樞機,宜以通明公正處之。武帝游宴後庭,故用宦者,非古制也。宜罷中書宦官,應古不近刑人(8)。」元帝不聽,繇(由)是大與顯件。後皆害焉,望之自殺,堪、更生廢錮(9),不得復進用,語在《望之傳》。後太中大夫張猛、魏郡大守京房、御史中丞陳鹹、待詔賈捐之皆嘗奏封事(10),或召見,言顯短。顯求索其罪,房、捐之棄市,猛自殺於公車,鹹抵罪,髡為城旦。及鄭令蘇建得顯私書奏之(11),後以它事論死。自是公卿以下畏顯,重足一跡(12)。
  (1)中人無外黨:竟謂宦官少骨肉之親,無婚姻之家。(2)白決:報告決定。(3)詭辯:顛倒是非或似是而非的辯論。(4)被:加也。(5)初元:漢元帝年號,共五年(前48—前44)。(6)蕭望之:本書有其傳。劉更生:即劉向。本書卷三十六有其傳。給事中:侍從皇帝左右。 (7)建白:提出建議的報告。(8)古不近刑人:《禮》有「刑人不在君側」之說。(9)廢錮:罷官後,不再任用。(10)張猛:張騫之孫。見《張騫傳》。京房:本書卷七十五有其傳。陳鹹:本書卷六十六有其傳。賈捐之:本書卷六十四下有其傳。(11)蘇建:本書卷五十四有其傳。(12)重(chong)足一跡:迭足而立,不敢前進,極為恐懼貌。
  顯與中書僕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結為黨友,諸附倚者皆得寵位。民歌之曰:「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纍纍(1),緩若若邪(2)!」言其兼官據勢也。
  (1)印:指官印。纍纍:多貌。(2)綬:指印綬。若若:長而下垂貌。
  顯見左將軍馮奉世父子為公卿著名(1),女又為昭儀在內(2),顯心欲附之,薦言昭儀兄謁者造修敕宜侍帷幄(3)。天子召見,欲以為侍中(4),逡請閒言事(5)。上聞逡言顯顓(專)權,天子大怒,罷遣歸郎官(6)。其後御史大夫缺,群臣皆舉逡兄大鴻臚野王行能第一,天子以問顯,顯曰:「九卿無出野王者。然野王親昭儀兄,臣恐後世必以陛下度越眾賢,私後宮親以為三公。」上曰:「善,吾不見是(7)。」乃下詔嘉美野王,廢而不用,語在《野王傳》(8)。
  (1)馮奉世:本書有其傳。(2)昭儀:妃嬪的稱號。內:指宮內。(3)謁者:官名。屬郎中令。馮逡:馮奉世之子。敕:嚴整。侍帷幄:指侍從天子。(4)侍中:官名。侍從天子,出入宮廷。(5)清閒:要求個別談話。(6)歸郎官:謂仍為謁者。(7)不見是:言不見此理。(8)《野王傳》本書卷七十九《馮奉世傳附野王傳》。
  顯內自知擅權事柄在掌握,恐天子一旦納用左右耳目,有以間己(1),乃時歸誠,取一信以為驗(2)。顯嘗使至諸官有所征發,顯先自白,恐後漏盡宮門閉,請使詔吏開門。上許之。顯故投夜還,稱詔開門人。後果有上書告顯顓(專)命矯詔開宮門,天子聞之,笑以其書示顯。顯因位曰:「陛下過私小臣(3),屬(囑)任以事,群下無不嫉妒欲陷害臣者,事類如此非一,唯獨明主知之。愚臣微賤,誠不能以一軀稱快萬眾,任天下之怨(4),臣願歸樞機職,受後宮掃除之役,死無所恨,唯陛下哀憐財(裁)幸,以此全活小臣。」天子以為然而憐之,數勞勉顯,加厚賞賜(5),賞賜及賂遺訾(資)一萬萬(6)。
  (1)間:離間。(2)取一信以為驗:謂取一實事以證左右所言之虛誣(吳恂說)。(3)過:猶「誤」。(4)任:猶「噹」。(5)加厚:此二字疑倒。(6)賂遺:指吏民贈送財物。
  初,顯聞眾人匈匈(恟恟)(1),言己殺前將軍蕭望之。望之當世名儒,顯恐天下學士姍(訕)己,病之。是時,明經著節士琅邪貢禹為諫大夫(2),顯使人致意,深自結納。顯因薦禹天子,歷位九卿,至御史大夫,禮事之甚備。議者於是稱顯,以為不妒譖望之矣。顯之設變詐以自解免取信人主者,皆此類也。
  (1)恟恟:擾攘不安貌。(2)貢禹:本書卷七十二有其傳。
  元帝晚節寢疾(1),定陶恭王愛幸,顯擁祐太子頗有力。元帝崩,式帝初即位,遷顯為長信中太僕(2),秩中二千石。顯失倚,離權數月,丞相御史條奏顯舊惡(3),及其黨牢梁、陳順皆免官。顯與妻子徒歸故郡(4),憂滿不食,道病死。諸所交結,以顯為官,皆廢罷。少府五鹿充宗左遷玄菟太守,御史中丞伊嘉為雁門都尉。長安謠曰:「伊徙雁,鹿徙菟,去牢與陳實無賈(5)。」
  (1)晚節:猶言晚年。(2)長信:宮名。太后所居。長信中太僕,掌太后車駕。(3)丞相御史:丞相匡衡,御史大夫張譚。(4)妻:指石顯之妻。古時宦者往往有妻。(5)「伊徙雁」三句:此謠意謂伊嘉得為雁門都尉,五鹿充宗遷為玄菟太守;牢梁、陳順二人皆免官而無求取。賈(gu):求取。
  淳於長字子孺,魏郡元城人也(1)。少以太后姊子為黃門郎(2),未進幸。會大將軍王鳳病,長侍病,晨夜扶丞左右,甚有甥舅之恩。鳳且終,以長屬(囑)托太后及帝。帝嘉長義,拜為列校尉諸曹(3),遷水衡都尉侍中(4),至衛尉九卿(5)。
  (1)魏郡:郡治鄴縣(在今河北磁縣南)。元城:縣名。在今河北大名東,(2)太后:指元後。黃門郎:官名。在黃門(官署)中任事。(3)列校尉諸曹:謂在校尉諸曹之列。(4)水衡都尉:官名。掌上林苑,兼保管皇室財物及鑄錢。侍中:加官。(5)衛尉:官名。掌管宮門警衛,主南軍。
  久之,趙飛燕貴幸(1),上欲立以為皇后,太后以其所出微,難之。長主往來通語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2)。歲余,趙皇后得立,上甚德之,乃追顯長前功,下詔曰:「前將作大匠解萬年奏請營作昌陵,罷(疲)弊海內,侍中衛尉長數白宜止徒家反(返)故處(3)。朕以長言下公卿,議者皆合長計,首建至策,民以康寧。其賜長爵關內侯。」後遂封為定陵侯,大見信用,貴傾公卿。外交諸侯牧守,賂遺賞賜亦累巨萬。多畜妻妾,淫於聲色,不奉法度。
  (1)趙飛燕:《外戚傳》有其傳。(2)主:猶「專」。通語:講情之意。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指太后。(3)止徙家返故處:停止所徙之家而返回原處。
  初,許皇后坐執左道廢處長定宮(1),而後姊靡為龍思侯夫人(2),寡居。長與靡私通,因取(娶)為小妻。許後因靡賂遺長,欲求復為捷伃(3)。長受許後金錢乘輿服御物前後千餘萬,詐許為白上,立以為左皇后。靡每入長定宮,輒與靡書,戲侮許後,靡易無不言(4)。交通書記,賂遺連年。是時,帝舅曲陽侯王根為大司馬票(驃)騎將軍,輔政數歲,久病,數乞骸骨,長以外親居九卿位,次第當代根。根兄子新都侯王莽心害長寵,私聞長取(娶)許靡,受長定宮賂遺(5)。莽侍曲陽侯疾,因言「長見將軍久病,意喜,自以當代輔政,至對衣冠議語署置(6)。」具言其罪過。根怒曰:「即如是,何不白也?」莽曰:「未知將軍意,故未敢言。」根曰:「趣白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7)。」莽求見太后,具言長驕佚(逸),欲代曲陽侯,對莽母上車(8),私與長定貴人姊通(9),受取其衣物。太后亦怒曰:「兒至如此(10)!往白之帝!」莽白上,上乃免長官,遣就國。
  (1)許皇后:《外戚傳》有其傳。左道:邪道。(2)靡(ml):女人名。龍思侯:韓寶嗣父增為龍侯,謚曰思。(3)倢伃:妃嬪之稱號。(4)嫚:褻污。易:輕也。(5)長定宮:指許皇后。(6)衣冠:指官吏。議語署置:議論官吏的人選與安排。(7)趣(cu):急促。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指太后。(8)莽母:乃淳於長之舅母。長當莽母之前上車,乃不敬的行為。(9)長定貴人姊:即許皇后姊。(10)兒:指淳於長。
  初,長為侍中,奉兩宮使(1),親密。紅陽侯立獨不得為大司馬輔政,立自疑為長毀譖,常怨毒長。上知之。及長當就國也,立嗣子融從長請車騎(2),長以珍寶因融重遺立,立因為長言。於是天子疑焉,下有司案驗。吏捕融,立令融自殺以滅口。上愈疑其有大奸,遂逮長系洛陽詔獄窮治。長具服戲侮長定宮,謀立左皇后,罪至大逆,死獄中。妻子當坐者徒合浦(3),母若歸故郡。紅陽侯立就國。將軍卿大夫郡守坐長免罷者數十人,莽遂伐根為大司馬。久之,還長母及子酺於長安。後酺有罪,莽復殺之,徒其家屬歸故郡。
  (1)兩宮:指太后與皇帝。(2)嗣子:嫡長子,當為嗣者。(3)合浦:郡名。治合浦(在今廣西合浦東北)。
  始長以外親親近(1),其愛幸不及富平侯張放(2)。放常與上臥起,俱為微行出入。
  (1)親近:謂近幸於天子。(2)張放:張湯之後代,附見《張湯傳》。
  董賢字聖卿,雲陽人也(1)。父恭,為御史,任賢為太子舍人(2)。哀帝立,賢隨太子官為郎(3)。二歲余,賢傳漏在殿下(4),為人美麗自喜,哀帝望見,說(悅)其儀貌,識而問之,曰:「是舍人董賢邪?」因引上與語,拜為黃門郎,繇(由)是始幸。問及其父為雲中侯,即日征為霸陵令(5),遷光祿大夫(6)。賢寵愛日甚,為駙馬都尉侍中(7),出則參乘,入御左右,旬月間賞賜累巨萬,貴震朝廷。常與上臥起。嘗晝寢,偏籍上袖(8),上欲起,賢未覺(9),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其恩愛至此。賢亦性柔和便辟(10),善為媚以自固。每賜洗沐,不肯出,常留中視醫藥。上以賢難歸,詔令賢妻得通引籍殿中,止賢廬(11),若吏妻子居官寺捨(12)。又召賢女弟以為昭儀,位次皇后,更名其捨為椒風,以配椒房雲(13)。昭儀及賢與妻旦夕上下,並侍左右。賞賜昭儀及賢妻亦各千萬數。遷賢父為少府(14),賜爵關內侯,食邑,復徒為衛尉。又以賢妻父為將作大匠(15),弟為執金吾(16)。詔將作大匠為賢起大第北闕下,重殿洞門(17),木土之功窮極技巧,柱檻衣以綈錦(18)。下至賢家僮僕皆受上賜,及武庫禁兵(19),上方珍室(20)。其選物上弟(第)盡在董氏(21),而乘輿所服乃其副也。及至東園祕器(22),珠襦玉柙(23)豫(預)以賜賢,無不備具。又令將作為賢起塚塋義陵旁(24),內為便房(25),剛柏題湊(26),外為徼道,周垣數里,門闕罘罳甚盛(27)。
  (1)雲陽:縣名。在今陝西淳化西北。(2)太子舍人:官名。太子的屬官,(3)郎:帝王恃從官的通稱。(4)傳漏:報時刻。(5)霸陵:縣名。在今陝西臨潼西。(6)光祿大夫:官名。屬光祿勳。(7)駙馬都尉:官名。掌副車之馬。漢近侍官之一。(8)籍:謂身臥其上。(9)覺:醒悟。(10)便(pian)辟:善於逢迎諂媚。(11)廬:指殿中所宿止處。(12)若:如也。官寺捨:官府。(13)椒房:皇后殿稱「椒房」。(14)少府:官名。掌山海池澤收入及皇室手工業製造,為皇帝的私府。(15)將作大匠:官名。掌宮室、宗廟、陵寢及其它土木營建。(16)執金吾:官名。督巡三輔治安的長官。(17)重殿:謂前後殿。洞門:謂門門相當。(18)檻:欄杆。綈(ti):質粗平滑的絲織品名。(19)兵:兵器。(20)上方:漢代官署名。屬少府,製作刀劍等物。(21)上第:猶上等。(22)東園:官署名。掌管王公貴族墓內器物的製作。東園祕器:指棺木。(23)珠襦:以珠為襦,如鎧狀,以黃金為縷,連縫之。玉柙:亦作玉匣。即金縷玉衣。(24)將作:即將作大匠。義陵:哀帝陵。(25)便房:古代帝王貴族墓中供弔祭者休息用的小室。 (26)剛柏:堅硬的柏木。題湊:古代帝王貴族的槨室用厚木積累而成,木頭皆內向相聚為停蓋稱「題湊」。(27)罘罳(fusī):設在門閉上交疏透孔的窗欞。
  上欲侯賢而未有緣。會待詔孫寵、息夫躬等告東平王雲後謁祠祀祝詛(1),下有司治,皆伏其辜。上於是令躬、寵為因賢告東平事者,乃以其功下詔封賢為高安侯,躬宜陵侯,寵方陽侯,食邑各千戶。頃之,復益封賢二千戶。丞相王嘉內疑東平事冤(2),甚惡躬等,數諫爭(諍),以賢為亂國制度,嘉竟坐言事下獄死。
  (1)待詔:猶言候命。詔,皇帝詔書。漢代有待詔公車、待詔金馬門等名目。息夫躬:本書卷四十五有其傳。祝詛:訴於鬼神,使降禍於憎惡之人(此處指皇帝)。(2)王嘉:本書卷八十六有其傳。
  上初即位,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皆在,兩家先貴。傅太后從弟喜先為大司馬輔政,數諫,失太后指,免官。上舅丁明代為大司馬,亦任職,頗害賢寵,及丞相王嘉死,明甚憐之。上浸重賢,欲極其位,而恨明如此,遂冊免明曰:「前東平王雲貪慾上位,祠祭祝詛,雲後舅伍宏以醫待詔,與校祕書郎楊閎結謀反逆,禍甚迫切。賴宗廟神靈,董賢等以聞,鹹伏其辜。將軍從弟侍中奉東都尉吳、族父左曹屯騎校尉宣皆知宏及栩丹諸侯王后親(1),而宣除用丹為御屬(2),吳與宏交通厚善,數稱薦宏。宏以附吳得興其噁心,因醫技進,幾危社稷,朕以恭皇后故(3),不忍有雲。將軍位尊任重,既不能明威立義,折消未萌(4),又不深疾雲、宏之惡,而懷非君上(5),阿為宣、吳(6),反痛恨雲等揚言為群下所冤(7),又親見言伍宏善醫(8),死可惜也,賢等獲封極幸。嫉妒忠良,非毀有功,鳴呼傷哉!蓋『君親無將,將而誅之(9)』。是以季友鴆叔牙,《春秋》賢之(10);趙盾不討賊,謂之弒君(11)。朕閔(憫)將軍陷於重刑,故以書飭(敕)。將軍遂非不改,復與丞相嘉相比(12),令嘉有依,得以罔上(13)。有司致法將軍請獄治,朕惟噬膚之恩未忍(14),其上票(驃)騎將軍印緩,罷歸就第。」遂以賢代明為大司馬衛將軍,冊曰:「朕承天序,惟稽古建爾於公,以為漢輔。往悉爾心(15),統辟元戎(16),折衝綏遠,匡正庶事,允執其中。天下之眾,受制於朕,以將為命,以兵為威,可不慎與(歟)!」是時賢年二十二,雖為三公,常給事中,領尚書,百官因賢奏事。以父恭不宜在卿位,徙為光祿大夫,秩中二千石。弟寬信代賢為附馬都尉。董氏親屬皆侍中諸曹奉朝請,寵在丁、傅之右矣(17)。
  (1)栩丹:姓栩,名丹。(2)御屬:主力公御。(3)恭皇后:指丁後,即哀帝母。(4)未萌:指未發生的禍難。(5)懷非君上:思想上以君上為非。(6)阿:曲從;迎合。(7)痛恨:猶「痛惜」。(8)見:謂見天子。(9)「君親無將」二句:見《公羊傳》莊公三十二年。將:謂將為逆亂。(10)季友鴆叔牙二句:季友,春秋時魯桓公少子,莊公母弟。叔牙,也是桓公之子。莊公有疾,叔牙欲立其同母兄慶父,季友使針季鴆死叔牙。《春秋公羊傳》莊公三十二年曰:「季子殺母兄何善爾?誅不得避兄,君臣之義也。」(11)趙盾不討賊二句:趙盾,春秋時晉大夫趙宣子。靈公欲殺之。宣子將出奔,而趙穿攻靈公於桃園,宣子未出山而復。太史書曰:「趙盾弒其君。」宣子曰:「不然。」曰:「子為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討賊,非子而誰?」(見《左傳》宣公二年)(12)比:謂比周。密切勾結。(13)罔上:欺騙皇帝。 (14)噬(shi)膚:喻關係親近。《易·噬嗑卦》九二互辭曰:「噬膚滅鼻。」噬膚,言自嚙其肌膚。因丁明與恭後之親,有肌膚之愛,是以不忍加法,故引「噬膚」之言。(15)悉:盡也。(16)統辟元戎:言為元戎之主而統之。統,領也。辟,君也。元戎,猶言大軍。(17)右:上也。
  明年,匈奴單于來朝,宴見,群臣在前。單于怪賢年少,以問譯(1),上令譯報曰:「大司馬年少,以大賢居位。」單于乃起拜,賀漢得賢臣。
  (1)譯:翻譯員。
  初,丞相孔光為御史大夫(1),時賢父恭為御史,事光。及賢為大司馬,與光並為三公,上故令賢私過光(2)。光雅恭謹,知上欲尊寵賢,及聞賢當來也,光警戒衣冠出門待,望見賢車乃卻入(3)。賢至中門,光入閣(4),既下車,乃出拜謁,送迎甚謹,不敢以賓客均敵之禮。賢歸,上聞之喜,立拜光兩兄子為諫大夫常侍(5)。賢繇(由)是權與人主侔矣(6)。
  (1)孔光:本書卷八十一有其傳。(2)私過:謂親自過訪。(3)卻:退也。(4)入:此字上當有「又」字(宋祁說)。(5)常侍:加官。得入禁中。(6)侔:等也。
  是時,成帝外家王氏衰廢,唯平阿侯譚子去疾,哀帝為太子時為庶子得幸(1),及即位,為侍中騎都尉(2)。上以王氏亡(無)在位者,遂用舊恩親近去疾,復進其弟閡為中常侍。閎妻父蕭鹹,前將軍望之子也,久為郡守,病兔,為中郎將(3)。兄弟並列(4),賢父恭慕之,欲與結婚姻。閩為賢弟駙馬都尉寬信求鹹女為婦,鹹惶恐不敢當,私謂閎曰:「董公為大司馬,冊文言『允執其中』,此乃堯禪舜之文,非三公故事,長老見者,莫不心懼。此豈家人子所能堪邪(5)!」閎性有知(智)略,聞鹹言,心亦悟。乃還報恭,深達成自謙薄之意。恭歎曰:「我家何用負天下,而為人所畏如是!」意不說(悅)。後上置酒麒麟殿(6),賢父子親屬宴飲,王閎兄弟侍中中常侍皆在側。上有酒所(7),從容視賢笑,曰:「吾欲法堯禪舜,何如?」閎進曰:「天下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廟,當傳子孫於亡(無)窮。統業至重,天子亡(無)戲言(8)!」上默然不說(悅),左右皆恐,於是遣閎出,後不得復侍宴。
  (1)庶子:官名。漢有中庶子、庶子員。掌教育貴族庶子之事。(2)騎都尉:官名。(3)中郎將:官名。屬郎中令。(4)兄弟並列:指蕭育、蕭鹹。參考《蕭望之傳》。(5)家人:猶言庶人。蓋蕭鹹自謂。(6)麒麟殿:殿名。在未央宮。(7)酒所:猶「酒意」。(8)閎進曰等句:王閎有諫尊寵董賢疏,見《漢紀》。
  賢第新成,功堅(1),其外大門無故自壞,賢心惡之。後數月,哀帝崩。太皇太后召大司馬賢,引見東廂,問以喪事調度。賢內憂,不能對,免冠謝。太后曰:「新都侯莽前以大司馬奉送先帝大行(2),曉習故事,吾令莽佐君。」賢頓首幸甚(3)。太后遣使者召莽。既至,以大後指使尚書劾賢帝病不親醫藥,禁止賢不得入出宮殿司馬中(4)。賢不知所為,詣闕免冠徒跌謝(5)。莽使謁者以太后詔即闕下冊賢曰:「間者以來,陰陽不調,災害並臻,元元蒙辜(6)。夫三公,鼎足之輔也,高安侯賢未更事理(7),為大司馬不合眾心,非所以折衝綏遠也。其收大司馬印綬,罷歸第。」即日賢與妻皆自殺(8),家惶恐夜葬。莽疑其詐死,有司奏請發賢棺(9),至獄診視(10)。莽復風(諷)大司徒光奏(11)「賢質性巧佞,翼奸以獲封侯(12),父子專朝,兄弟並寵,多受賞賜,治第宅,造塚壙,放效無極,不異王制,費以萬萬計,國家為空虛。父子驕蹇,至不為使者禮(13),受賜不拜,罪惡暴著。賢自殺伏辜,死後父恭等不悔過,乃復以沙畫棺四時之色(14),左蒼龍,右白虎,上著金銀日月,玉衣珠壁以棺(15),至尊無以加(16)。恭等幸得免於誅,不宜在中土。臣請收沒入財物縣官(17)。諸以賢為官者皆免。」父恭、弟寬信與家屬徙合浦(18),母別歸故郡巨鹿(19)。長安中小民喧嘩,鄉(向)其第(第)哭,幾(冀)獲盜之。縣官斥賣董氏財凡四十三萬萬。賢既見發,裸診其屍,因埋獄中。
  (1)功:牢也。(2)大行:指稱初死的皇帝。(3)幸甚:此乃董賢語,其上當有「曰」字。(4)司馬:「其下當有「門」字。(5)徒跣:赤著腳(6)蒙:被也。(7)更:歷也。(8)自殺:董賢自縊而死。(9)發棺:謂發塚取其棺柩。(10)診:驗也。 (11)光:孔光。(12)冀奸:謂與奸人相比黨。(13)至不為使者禮:謂甚至不敬天子之使。(14)以沙畫棺:以硃砂塗之,而又雕畫。(15)棺:指棺殮。(16)至尊:至高無上的地位。古代為皇帝的代稱。 (17)縣官:指官府或天子。 (18)合浦:郡名。治合浦(在今廣西合浦東北)。(19)巨鹿:郡名。治巨鹿(在今河北巨鹿西南)。
  賢所厚吏沛朱詡自劾去大司馬府(1),買棺衣收賢屍葬之。王莽聞之而大怒,以它罪擊殺詡。詡子浮建武中貴顯(2),至大司馬,司空,封侯。而王閎時為牧守(3),所居見紀(4),莽敗乃去官。世祖下詔曰(5):「武王克殷(6),表商容之閭(7)。閎修善謹敕,兵起,吏民獨不爭其頭首。今以閎子補吏。」至墨緩卒官(8),蕭鹹外孫雲(9)。
  (1)沛:郡國名。治相縣(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朱詡:沛國蕭人。見《後漢書·朱浮傳》。(2)建武:漢光武帝年號,共三十一年(公元25—55)。(3)牧守:州牧郡守。(4)居:謂居官。紀:記載。(5)世祖:光武帝劉秀的廟號。(6)武王:周武王。(7)商容:殷賢人。(8)墨綬:墨色的印綬,此指縣官。史稱墨經長吏,「秩六百石,銅章墨緩」(《漢官儀》),故以墨綬為縣官的代稱。(9)外孫:其上當有「之」字。
  贊曰:柔曼之傾意(1),非獨女德,蓋亦有男色焉。觀籍、閎、鄧、韓之徒非一,而董賢之寵尤盛,父子並為公卿,可謂貴重人臣無二矣。然進不爵(由)道(2),位過其任,莫能有終,所謂愛之適足以害之者也。漢世衰於元、成,壞於哀、平。哀、平之際,國多釁矣(3)。主疾無嗣,弄臣為輔,鼎足不強,棟干微撓(4)。一朝帝崩,奸臣擅命,董賢縊死,丁、傅流放,辜及母后,奪位幽廢(5),咎在親便嬖,所任非仁賢。故仲尼著「損者三友(6)」,王者不私人以官(7),殆為此也。
  (1)柔曼:婉媚艷麗,(2)進不由道:謂進身不以道德。(3)釁(xin):間隙:破綻。(4)撓:弱也。(5)辜及母后二句:指貶皇太后趙氏為孝成皇后,退居北宮,哀皇后傅氏退居桂宮。(6)仲尼:孔子之字。「損者三友」:《論語·季氏篇》雲,「孔子曰:『益音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7)王者不私人以官:楊樹達、陳直等說,《荀子·君道篇》云:「故明主有私人以金石珠玉,無私人以官職事業。」《鹽鐵論·除狹篇》雲;「敵人主有私人以財,不私人以官。」《漢舊儀》云:「武帝時館陶公主為子乞郎,不許,賜錢十萬。上曰:『夫郎上應列宿,出居百里,使非其人,民受其傷。』」(8)殆: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