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97.【洪昉禪師】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陝州洪昉,本京兆人。幼而出家,遂證道果。志在禪寂,而亦以講經為事,門人常數百。一日,昉夜初獨坐,有四人來前曰:「鬼王今為小女疾止造齋,請師臨赴。」昉曰:「吾人汝鬼,何以能至?」四人曰:「闍梨但行,弟子能致之。」昉從之。四人乘馬,人持繩床一足,遂北行。可數百里,至一山,山腹有小朱門。四人請昉閉目,未食頃,人曰:「開之。」已到王庭矣。其宮闕室屋,崇峻非常,侍衛嚴飾,頗侔人主。鬼王具冠衣,降階迎禮。王曰:「小女久疾,今幸而痊。欲造小福,修一齋,是以請師臨顧。齋畢,自令侍送無慮。」於是請入宮中。其齋場嚴飾華麗,僧且萬人,佛像至多,一如人間事。昉仰視空中,不見白日,如人間重陰狀。須臾,王夫人後宮數百人,皆出禮謁。王女年十四五,貌獨病色,昉為贊禮願畢。見諸人持千餘牙盤食到,以次佈於僧前。坐昉於大床,別置名饌,饌甚香潔。昉且欲食之,鬼王白曰:「師若常住此,當餐鬼食;不敢留師,請不食。」昉懼而止。齋畢,余食猶數百盤。昉見侍衛臣吏向千人,皆有欲食之色,昉請王賜之餘食。王曰:「促持去,賜之。」諸官拜謝,相顧喜笑,口開達於兩耳。王因跪曰:「師既惠顧,無他供養,有絹五百匹奉師,請為受八關齋戒。」師曰:「鬼絹紙也,吾不用之。」王曰:「自有人絹奉師。」因為受八關齋戒。戒畢,王又令前四人者,依前送之。昉忽開目,已到所居,天猶未曙。門人但為入禪,不覺所適。昉忽開目,命火照床前,五百絹在焉。弟子問之,乃言其故。昉既禪行素高,聲價日盛,頃到鬼所,但神往耳,其形不動。未幾晨坐,有一天人,其質殊麗,拜謁請曰:「南天王提頭賴吒,請師至天供養。」昉許之。因敷天衣坐昉,二人執衣,舉而騰空,斯須已到。南天王領侍從,曲躬禮拜曰:「師道行高遠,諸天願睹師講誦,是以輒請師。」因置高座坐肪。其道場崇麗,殆非人間,過百千倍。天人皆長大,身有光明。其殿堂樹木,皆是七寶,盡有光彩,奪人目睛。昉初到天,形質猶人也,見天王之後,身自長大,與天人等。設諸珍饌,皆自然味,甘美非常。食畢,王因請入宮,更設供具,談話款至,其侍衛天官兼鬼神甚眾。後忽言曰:「弟子欲至三十三天議事,請師且少留。」又戒左右曰:「師欲遊覽,所在聽之,但莫使到後園。」再三言而去。去後,昉念曰:「後園有何利,而不欲吾到之。」伺無人之際,竊至後園。其園甚大,泉流池沼,樹林花藥,處處皆有,非人間所見。漸漸深入,遙聞大聲呻(呻原作叫,據明抄本改)叫,不可忍聽。遂到其旁,見大銅柱,逕數百尺,高千丈,柱有穿孔,左右傍達。或有銀鐺鎖其項,或穿其胸骨者,至有數萬頭,皆夜叉也。鋸牙鉤爪,身倍於天人。見禪師至,叩頭言曰:「我以食人故,為天王所鎖。今乞免我。我若得脫,但人間求他食,必不敢食人為害。」為飢渴所逼,發此言時,口中火出。問其鎖早晚,或雲毗婆師屍佛出世時,動則數千萬年。亦有三五輩老者,志誠懇。僧許解其縛而遽還。斯須王至,先問:「師頗游後園乎?」左右曰:「否。」王乃喜,坐定。昉曰:「適到後園,見鎖眾生數萬,彼何過乎?」王曰:「師果游後園。然小慈是大慈之賊,師不須問。」昉又固問,王曰:「此諸惡鬼,常害於人,唯食人肉。非諸天防護,世人已為此鬼食盡。此皆大惡鬼,不可以禮待,故鎖之。」昉曰:「適見三五輩老者,發言頗誠,言但於人間求他食。請免之。若此曾不食人,餘者亦(亦下原有不字,據明抄本刪)可捨也?」王曰:「此鬼言不可信。」昉固請。王目左右,命解老者三五人來。俄而解至,叩頭言曰:「蒙恩釋放,年已老矣。今得去,必不敢擾人。」王曰:「以禪師故,放汝到人間。若更食人,此度重來,當令若死。」皆曰:「不敢。」於是釋去。未久,忽見王庭前有神至,自稱山嶽川瀆之神。被甲,面金色,奔波而言曰:「不知何處,忽有四五夜叉到人間,殺人食甚眾。不可制,故白之。」王謂昉曰:「弟子言何如?適語師,小慈是大慈之賊。此等惡鬼,言寧可保。』王語諸神曰:「促擒之。」俄而諸神執夜叉到。王怒:「何違所請?」命斬其手足,以鐵鎖貫腦,曳去而鎖之。昉乃請還,又令前二人送至寺。寺已失昉二七日,而在天猶如少頃。昉於陝城中,選空曠地造龍光寺,又建病坊,常養病者數百人。寺極崇麗,遠近道俗,歸者如雲。則為釋提柏國(明抄本柏國作恆因)所請矣。昉晨方漱,有夜叉至其前,左肩頭負五色毯而言曰:「帝釋(帝釋原本作釋迦,據許本改)天王,請師講大涅槃徑。」昉默然還座,夜叉遂挈繩床,置於左膊曰:「請師合目。」因舉其左手,而伸其右足,曰:「請師開目。」視之,已到善法堂。禪師既到天堂,天光眩目,開不能得。天帝曰:「師念彌勒佛。」昉遽念之,於是目開不眩。而人身卑小,仰視天形,不見其際。天帝又曰:「禪師又念彌勒佛,身形當大。」如言念之,三念而身三長,遂與天等。天帝與諸天禮敬言曰:「弟子聞師善講大涅槃經,為日久矣。今諸死欽仰,敬設道場,故請大師講經聽受。」昉曰:「此事誠不為勞,然病坊之中,病者數百,待昉為命。常行乞以給之,今若流連講經,人間動涉年月,恐病人餒死。今也固辭。」天帝曰:「道場已成,斯願已久,固請大師勿為辭也。」昉不可。忽空中有大天人,身又數倍於釋,天帝敬起迎之。大天人言曰:「大梵天王有敕。」天帝憮然曰:「本欲留師講經,今梵天有敕不許。然師已至,豈不能暫開經卷,少講經旨,令天人信受。」昉許之。於是置食,食器皆七寶,飲食香美,精妙倍常。禪師食(食原作日,據陳校本改)已,身諸毛孔,皆出異光,毛孔之中,盡能觀見諸物。方悟天身騰妙也。既登高座,敷以天衣,昉遂登座。其善法堂中,諸天數百千萬,兼四天王,各領徒眾,同會聽法。階下左右,則有龍王夜叉諸鬼神非人等,皆合掌而聽。昉因開涅槃經首,講一紙余。言辭典暢,備宣宗旨。天帝大稱讚功德。開經畢,又令前夜叉送至本寺。弟子失昉,已二十七日矣。按佛經,善法堂在歡喜園,天帝都會。天王之正殿也。其堂七寶所作,四壁皆白銀。階下泉池交注,流渠映帶。其果木(明抄本,陳校本果木作渠水)皆與樹行相直,寶樹花果,亦皆奇異。所有物類,皆非世人所識。昉略言其梗概,階下寶樹,行必相直,每相表裡,必有一泉。夤緣枝間,自葉流下,水如乳色,味佳於乳,下注樹根,灑入渠中。諸天人飲樹本中泉,其溜下者。眾鳥同飲。以黃金為地,地生軟草,其軟如綿。天人足履之,沒至足,舉後其地自平。其鳥數百千,色各無定相。入七寶林,即同其樹色。其天中物皆自然化生,若念食時,七寶器盛食即至。若念衣時,寶衣亦至。無日月光,一天人身光,逾於日月。須至遠處,飛空而行,如念即到。肪既睹其異,備言其見,乃請畫圖為屏風,凡二十四扇。觀者驚駭。昉初到寺,毛孔之中,盡能見物。既而弟子進食,食訖,毛孔皆閉如初。乃知人食天食,精粗之分如此。昉即盡出天中之相,人以為妖。時則天在位,為人告之。則天命取其屏,兼征昉。昉既至,則天問之而不罪也,留昉宮中。則天手自造食,大申供養。留數月。則天謂昉曰:「禪師遂無一言教弟子乎?」昉不得已,言曰:「貧道唯願陛下無多殺戮,大損果報。其言唯此。」則天信受之,因賜墨敕:「昉所行之處,修造功德,無(無原本作吾既二字,據陳校本改)得遏止。」昉年過下壽,如入禪定,遂卒於陝中焉。(出《紀聞》)

【譯文】
陝州洪昉禪師本是京兆人。自幼出家。後來證果得道。志在靜坐參禪,也以講經為業,門人弟子常常多達幾百人。一天晚上,洪昉正在獨坐,有四個人來到他面前說:「鬼王的女兒久病初癒,如今為此設齋,特請法師赴會。」洪昉說:「我是人你們是鬼,怎樣才能到那裡呢?」四個人說:「無論何地只管走,弟子自能讓你到達那裡。」洪昉答應子。這四個人騎著馬,每人扯著繩床的一角,便往北走,走了能有幾百里,到了一座大山,山腰有個紅漆小門。四人請洪昉閉上眼睛,不到吃一頓飯的功夫,四人讓把眼睜開,這時已到了鬼王的庭院。只見宮闕房舍都非常高大,鬼王身邊的侍從們排列得整整齊齊,跟人間的國主很相近。鬼王衣冠楚楚,降階施禮迎接。鬼王說:「小女久病今幸好痊癒,我想作件小小的祝福,設了一個齋場,因此請法師前來光顧。齋事結束後,自會令侍從送你回去,請不要擔心。」說完便請洪昉進入宮中。齋場佈置得很華麗,有上萬名僧人,佛像也很多,全跟人間的事一樣。洪昉仰視空中,看不見明亮的太陽,就像人間陰天一樣。不一會,鬼王夫人領著後宮幾百人,都出來施禮謁見。鬼王的女兒有十四五歲,臉帶病色,相貌獨特,洪昉為她主持了贊禮祝願儀式。儀式結束後,只見許多人端著千餘盤食品上來,依次排在僧人面前。洪昉坐在一張大床上,另外為他準備了美味佳饌,這些食物散發著陣陣清香,洪昉正要食用時,鬼王告訴他說:「法師如若長時間住在這裡,就當吃鬼的食物;因為不敢久留法師,所以請不要吃這些東西。」洪昉害怕,於是沒有吃。吃完齋飯後,剩下的食物仍有幾百盤,洪昉看到侍衛的臣吏有近千人,個個都有想吃這些東西的神情,便請求鬼王把這些吃剩的食物賜給他們。鬼王說道:「快拿過去,賜給他們!」官吏們個個禮拜致謝,相視大笑起來,嘴巴裂到了耳朵。鬼王跪在洪昉面前道:「法師既然光顧,別無他物孝敬,會有絲絹五百匹奉上,請法師為我受八關齋戒。」洪昉禪師說:「鬼的絲絹就是紙,我沒有用處。」鬼王說:「自當有人間的絲絹奉送禪師。」洪昉給他受了八關齋戒。齋戒結束後,鬼王又令原是那四個人,依照原先的方式送回洪昉,洪昉突然睜開眼睛時,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此時天還未亮,門人們只顧參禪入定,沒有發覺禪師上哪裡去了。洪昉坐在那裡,突然睜開眼睛,命人用火照照床前,有五百匹絲絹放在那裡。弟子問他是怎麼回事,他便講述了事情的原委。洪昉在參禪悟道方面,道行一向很高,名聲日益傳揚,剛才鬼的世界,只是精神去了那裡,身體並未動地方。不久,他正在晨坐的時候,有一位天人姿質特別美麗,前來拜謁請求道:「南天王提頭賴吒請禪師到天宮去奉善。」洪昉答應了他的請求。於是鋪下一件天衣讓洪昉坐在上面,兩人扯著天衣騰空而起,不一會兒就到了。南天王率領著侍從們迎了上來,彎腰行禮參拜道:「禪師道行高遠,天人們都願親眼看看師父講誦經文的情況,因此就把師父請來了。」於是在高處設置了座位,請洪昉坐在上面。只見道場高大壯麗,絕非人間的道場可比,超過人間的百倍千倍。天人個個又長又大,身上閃閃放光。殿堂的房木也都鑲嵌著金銀瑪瑙等七寶,道法閃爍著光彩,輝煌燦爛耀眼奪目。洪昉初到天宮時,形體還與人一樣,見過天王之後,身體便自行長大,與天人一樣了。這裡陳列的珍奇寶物都是天然產品,味道甘美,不同尋常,吃罷飯後,天王請洪昉入宮,另外又準備了食品,兩人邊吃邊談,十分融洽,旁邊有很多侍衛天官兼鬼神。後來天王忽然記起了什麼似地,對洪昉說:「弟子要去三十三重天議事,請師父在此稍候。」又叮囑身邊的人說:「禪師想出去遊覽的話所有地方都可以去,只有後園切莫讓他去。」再三叮嚀之後去了。天王走後,洪昉心裡想道:「後園裡有什麼利害,怎麼不要我去呢?」他乘身邊沒有人的時候,偷偷地來到了後園。後園的面積特別大,隨處都有流泉、池塘、花木、藥材與樹林之類,是人間所見不到的。洪昉漸漸走進園的深處,聽見遠處有很大的呻吟聲,聲音淒厲,令人不忍。見有一根巨大的銅柱矗立在那裡,柱的直經有幾百尺,柱高有一千丈,上面有許多孔眼,左右貫通。有的用鐵鎖鎖著脖子,有的用鐵鎖栓著胸骨,能有幾萬頭,都是夜叉。個個長有鉤爪鋸牙,身高有天人的兩倍。看那禪師走到面前,便向他叩頭乞求道:「我因為吃人的緣故,被天王鎖在這裡。如果乞求赦免我。我若能夠被釋放出去,只在人間尋求別的食物,絕不敢再去吃人為害。」因為受到飢渴的逼迫,說這些話的時候,嘴裡直冒火焰。問他們什麼時候被鎖在這裡的時,有的說是毗婆師屍佛出世的時候,差不多都有幾千萬年了。也有三五個老者,態度十分誠懇。洪盼禪師答應幫他們解脫束縛,然後就急忙回去了。剛回到原處不一會兒,天王就來到了,天王先向左右道:「禪師是不是到後園遊覽了一番?」左右答道:「沒有!」天王十分滿意地坐下了,洪盼說:「剛才到了後園,看見鎖著幾萬條生命,他們有什麼罪過呢?」天王說:「禪師果然遊覽了後園。然而,小慈悲是大慈悲的賊患。師父不用多問。」洪盼偏又非問不可,天王便說:「這是一群惡鬼,常常傷害人類,他們專門吃人肉。如果不是各位天神嚴加防護,世上的人早被這群惡鬼吃光了。這些東西都是大大的惡鬼,不能對他們講禮貌講仁慈,所以把他們鎖了起來。」洪昉說:「剛才見到三五個老者,說話很誠懇。他們說今後只在人間尋求別的東西吃。請天王赦免他們幾個。如果這幾個不再吃人了,其餘的也可以釋放。」天王說:「這些鬼說的話,根本不能相信!」洪昉一再請求,天王看了看左右,命他們把那三五個老者帶來。不一會兒就帶到了,這幾個老者連忙叩頭發誓道:「蒙恩釋放,年已老矣。如今能夠回到人間去,絕對不敢侵害人類。」天王說:「因為禪師相求的緣故,現在放你們回到人間。如若再吃人,下次被抓來,就該讓你們死!」他們都說:「不敢,於是放了出去。不久,忽見天王院裡來了一位神仙,自稱是山嶽川流之神。他身披盔甲,面色金黃,風塵僕僕地說道:「不知是什麼地方,突然有四五個夜叉到了人間,殺死許多人吃了。沒法制服他們,所以特來報告。」天王對洪昉說:「我說的那些話怎麼樣?適才我對師父說,小慈悲是大慈悲的賊。這些惡鬼的誓言,怎麼能靠得住呢!」天王對諸位神仙說:「快去捉住他們!」不一會兒,諸位神仙抓著夜叉來到了。天王憤怒地吼道:「為何違背你們的誓言?命人砍掉他們的手腳,用鐵鏈子穿透他們的腦袋,拖下去鎖了起來。洪昉請求返回自己的住處,天王又命令先前那兩位天人送他到了寺廟。寺裡已失去洪昉十四天了,但在天上好像不大一會兒,洪昉在陝州城內選擇空曠地方建造了龍光寺,又建了病房,常常有幾百個病人在這生活。寺廟建造得高大壯麗,四處的僧人與俗眾象雲湧一船聚集到這裡。洪昉又受到釋提柏國的邀請。那天早晨,洪昉正在洗漱時,有個夜叉來到面前,左肩上披著五色的毛毯,他說:「皇帝釋天王請禪師去講《大涅槃經》。」洪昉靜靜地回到座位,夜叉提起繩床放在左胳膊上,說了聲:「請禪師閉上眼睛。」然後舉起了左手,又伸了伸右腳,便道:「請禪師睜開眼睛。」洪昉睜開眼一看,已經到了善法堂。只因天光耀眼奪目,眼睛睜不開。天帝說:「請禪師誦彌勒佛。」洪急忙念叼了兩遍,於是再睜眼睛時就不覺得炫耀了。但他長的是人的體形,所以很矮小,仰視天的形狀時,看不到天的頂端。天帝又說道:「禪師再念彌勒佛,體形就會變大。」洪昉照他的話念了三遍,身體長了三下,便與天人一樣高了。天帝與諸位天人向他施禮致敬,說道:「弟子聽說禪師擅長講說《大涅磐經》,為時已經很長了。各位天人對你非常欽敬仰慕,今天特為你設了道場,無論如何也要請大師講經給我們聽。」洪昉說:「這件事情算不了什麼。然而在病房裡有幾百個病人,等著我去救命呢。我常常討飯供他們吃,現在如果就在這裡講經,在人間動輒跨年過月,恐怕病人會餓死的。所以,講經的事,今天斷斷不能。」天帝說:「道場已經準備好了,這是我們長期以來的願望,請大師千萬不要推辭。」洪昉沒有答應。空中忽然出現一個大天人,身體又幾倍於釋天王,天帝恭恭敬敬地迎接他。大天人說道:「大梵天王有令。」天帝不高興地說:「本想留下禪師講經,現在梵天王有令不許。然而禪師已經到了這裡,難道就不能暫時打開經卷,給我少講一會兒經義,讓各位天人信奉貴教嗎?」洪昉答應了他的請求。於是擺上了飯食,食器全是金銀瑪瑙等七寶製成,各種飯食也都味香色美,比通常的東西精妙幾倍。禪師吃完之後,身上的各個毛孔都放射出奇異的光彩,從毛孔裡面都能看見各樣物件。他這才領悟天人的身體所以能夠騰空的奧妙,有人登上高座,在上面鋪了件天衣,洪昉於是坐了上去。在善法堂裡有成百上千萬天人,還有四大天王都率領自己的徒眾一起赴會聆聽講法。門外左右兩側,則有龍王、夜叉等各類鬼神非人之輩,也都雙手合什靜靜地聽講。洪昉打開《涅槃經》的卷首,講了一頁多點兒。他言辭典雅流暢,深入細緻地宣講了經文的義理宗旨。天帝極力稱讚他的功德。講經結束後,天王又令先前那個夜叉把他送回原來的寺院。寺院裡弟子,已經二十七天不見洪昉了。據佛教經書的記載,善法堂座落在歡喜園裡,這是天王的正殿。殿堂為金銀瑪瑙等七寶所建成,四面牆壁全是白銀。殿堂門外,泉水與池塘交相灌注,溪流像一條條閃光的絲帶,果樹與一排排其他的樹木互相並列在一起,這些寶樹的花與果也都非常奇異。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世人所不認識的。洪昉向人們簡略地講述了所見所聞的梗概,他說,在殿堂門外的寶樹,一行行的都很整齊,高處的一行與低處的一行互為表裡每行中間必有一條泉水,泉水沿著樹枝從樹葉上流下來,其水呈乳白色,味道勝過乳汁;從樹葉流下的泉水澆注到樹根,然後濺灑在下面的水渠裡面。天人們喝的是高處樹林裡的泉水,流到下面的水供給眾鳥同飲。這裡以黃金鋪地,地上生長柔軟的細草,草坪柔如海綿,天人走路時,腳踏下去能沒到腳背,抬起腳時又自動恢復了原先的平坦。這裡有各種禽幾百幾千,鳥的顏色不固定,飛過七寶林時就呈現跟那裡的樹木相同的顏色。這裡的各種事物,都是順其自然而或者化滅或者發生,心裡想吃什麼時,七寶器具盛著食品就來到面前;心裡想穿衣服時,各種寶衣也會出現在面前。這裡沒有日月之光只有天人身上發出的光,這種光比日月之光還亮。需要到遠處去時候,騰空而行,想到哪裡就立即來到哪裡。總而言之,這裡的一切,都與人間大不相同。洪昉既然親眼目睹了這些奇異現象,他便詳細描述了自己的見聞,請人畫成圖畫,製作了屏風,共製屏風二十四扇。看到圖畫的人,都非常驚訝。洪昉剛回到寺院時,從毛孔裡面能看到的所有物件,原來弟子端來飯菜讓他吃,吃完之後,毛孔都關閉了,跟原先一樣。他這才知道,人吃的東西與天人的東西,精粗之分竟然如此之大。洪昉把天上的種種情況都傳揚出去之後,許多人以為他是妖怪。當時武則天在位,被人告到她那裡。武則天命人收取了他的屏風,並要把洪昉帶到朝廷。洪昉進宮後,武則天詢問了事情的真相,沒有怪罪他,還把他留在了宮裡。武則天親手給他做吃的,極力表白供養他的誠意。一連留了幾個月,武則天對洪昉說:「禪師就這樣不說一句話來教誨弟子嗎?」洪昉不得已,便說道:「貧道但願陛下不要多所殺戮,大肆殺戮則必得報應。我要說的就是這一點。」武則天承認了他說的話,於是賜給他一道敕令,上面寫道:「洪昉所到之處,要好好修造寺廟任何人不能阻止。」洪昉的年齡太大了,就像入禪定一般,於是死在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