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31.【孔緯】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魯國公孔緯入相後,言於甥侄曰:「吾頃任兵部侍郎,與王晉公鐸,充弘文館學士,判館事。上任後,巡廳,晉公乃言曰:'余昔任兵部侍郎,與相國杜邠公悰,充弘文館直學士,判館事。暮春,留余看牡丹於斯廳內。言曰:「此廳比令無逸(無逸乃邠公子,終金州刺史)居(玉泉子「居」作「修」)之,止要一間。今壯麗如此,子殊不知,非久須為灰燼。」余聞此言,心常銘之。又語余曰:「明公將來亦據(「將來亦據」四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此座,猶或庶幾。由公而下者,罹其事矣。」以吾今日觀之則(「觀之則」三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邠公之言。得其大概矣。'」是時昭宗纂承,孔緯入相,朝庭事(「朝庭事」三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體,掃地無餘,故緯感昔言而傷時也。(出《聞奇錄》)
【譯文】
魯國公孔緯做丞相後,對他的外甥侄子說:「我不久前任兵部侍郎時,和晉公王鐸,充當弘文館學士,審理館中事務。上任後,巡視辦公廳。晉公說他從前任兵部侍郎時,和宰相邠公杜悰充當了弘文館直學士,審理館中事務。晚春,留他在這個大廳內觀賞牡丹,說道:'這個辦公廳等到讓無逸住時,只要一間。現在如此壯麗,你很不知道,它不久將會化為灰燼',他聽了這話,記在心裡。他又告訴我說,'明公將來也會佔據這個位置。或許還可以。從你以後的人,就會遭遇那種事'。從我今天的情況來看,邠公的話,已說中了現在的大致情況。」這時昭宗繼承帝位,孔緯任宰相,朝廷各種體統,破壞無餘,所以孔緯感於從前邠公的話而傷感時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