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90.【崔生】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進士崔偉,嘗游青城山。乘驢歇鞍,收放無僕使。驢走,趁不及。約行二十餘里,至一洞口,已昏黑,驢復走入。崔生畏懼兼困,遂寢。及曉,覺洞中微明,遂入去。又十里,出洞門,望見草樹巖壑,悉非人間所有。金城絳闕,披甲者數百,見生呵問。答曰:「塵俗賤士,願謁仙翁。」守吏趨報,良久召見。一人居玉殿,披羽衣,身可長丈餘,鬢髮皓素,侍女滿側,皆有所執。延生上殿,與語甚喜。留宿,酒饌備極珍豐。明日謂生曰:「此非人世,乃仙府也。驢走益遠,予之奉邀。某惟一女,願事君子。此亦冥數前定,不可免也。」生拜謝,顧左右,令將青合來,取藥兩丸,與生服訖。覺腑臟清瑩,逡巡摩搔,皮若蟬蛻,視鏡,如嬰孩之貌。至夕,有霓旌羽蓋,仙樂步虛,與妻相見。真人空際,皆以崔郎為戲。每朔望,仙伯乘鶴,上朝蕊宮,云:「某階品尚以卑末,得在天真之列。」必與崔生別,翩翻於雲漢之內。歲余,嬉游佚樂無所比,因問曰:「某血屬要與一訣,非有戀著也,請略暫回。」仙翁曰:「不得淹留,譴罪極大。」與符一道,云:「恐遭禍患,此可隱形;然慎不得游宮禁中。」臨別,更與符一道云:「甚急即開。」卻令取所乘驢付之。到京都,試往人家,皆不見,便入苑囿大內。會劍南進太真妃生日錦繡,乃竊其尤者以玩。上曰:「晝日賊無計至此。」乃召羅公遠作法訖,持朱書照之寢殿戶外,後果得,具本末。上不信,令笞死。忽記先翁臨行之符,遽發,公遠與捉者皆僵仆。良久能起,即啟玄宗曰:「此已居上界,殺之必不得;假使得之,臣輩便受禍,亦非國家之福。」玄宗乃釋之,親召與語曰:「汝莫妄居。」遂令百人具兵仗,同衛士同送,且覘其故。卻至洞口,復見金城絳闕。仙伯嚴侍衛,出門呼曰:「崔郎不記吾言,幾至顛躓。」崔生拜訖將前,送者亦欲隨至。仙翁以杖畫成澗,深闊各數丈。令召崔生妻至,擲一領巾過,作五色彩橋,遣生登,隨步即滅。既度,崔生回首曰:「即如此可以歸矣。」須臾雲霧四起,咫尺不見,唯聞鸞鶴笙歌之聲,半日方散。遙望,惟空山而已,不復有物也。(出《逸史》)
【譯文】
進士崔偉,曾經到青城山遊歷。他騎著驢,卸鞍休息,收驢放驢都沒有僕人看管。驢跑了,他去追趕那驢,追不上。大約走了二十多里,來到一個洞口,天已經昏黑,驢又跑進洞中,他又怕又困,就睡下了。等到天明,他覺得洞中略微明亮了。就走了進去,又走了十里,走出一個洞門,望見草、樹、岩石和溝壑,全不是人間所有的。有一座很堅固的城池,紅色城門,城門前有好幾百披甲的武士,見了崔生斥問道他是誰。他回答說:「我是塵俗間的普通百姓,想拜見這裡的仙翁。」守門的官吏跑進去報告,老半天才傳話召見他。玉殿上有一個人,穿羽毛衣服,身材有一丈多高,鬢髮雪白。兩邊站滿了侍女,侍女們手中都拿著什麼東西。崔生被請到殿上,那人和他交談得很高興,留他過夜,用極豐盛的飯菜美酒款待他。第二天,那人對崔生說:「這不是人間,是仙府。你的驢跑得更遠,是我特意用這來邀請你。我只有一個女兒,願意嫁給你為妻。這也是命中注定的,不能避免。」崔生立即下拜。那人看了看左右,讓人拿來一個青盒子,取出兩丸藥來,讓崔生服下。崔生覺得腑臟清爽。過一會兒撓一下身上,發現自己的皮膚像蟬蛻一樣脫落下來。一照鏡子,見自己的容貌像嬰孩一般。到了晚上,在霓虹旌旗、羽毛車蓋的簇擁下,在悅耳的仙樂和仙人誦經的步虛聲中,與妻子相見。仙人們在空中都和崔郎開玩笑。每月的初一、十五,仙伯騎著仙鶴,到天上去朝拜蕊宮。仙伯對崔生說:「我的階級品位還很卑微,應該留在天上神仙的行列中。」一定要離開崔生,翩翩翻飛進雲漢之中。一年多以後,崔生的嬉遊玩樂是無比的,於是他問:「我有些親屬要告別一下,並不是有什麼留戀的,請允許我暫時回去幾天。仙翁說:「不能久留。不然,將受到重罰。」仙翁給他一道符,說:「怕你遇上禍患,這道符可以隱形,但是千萬不要到皇宮中去。」臨別的時候,仙翁又給他一道符,說:「特別危急的時候就打開它。」回頭讓人把崔生騎的驢交給他,崔生回到京都,試驗著走進人家,誰也看不見他。於是他就走入皇宮苑囿之中。正遇上劍南給楊貴妃生日進貢的錦繡,就偷了最好的玩賞。皇上說:「大白天賊是沒法進來的!」於是就讓羅公遠作道法然後拿著硃筆寫的符咒到寢殿門處照了一番,果然把他捉住了。他詳細地陳述了事情的本末,皇上不信,下令打死他。他忽然想起仙翁臨別的時候給他的那道符,急忙就把它打開。羅公遠和捉他的人都倒在地上,老半天才起來。羅公元對唐玄宗說:「這人已經是上界的仙人,殺他一定殺不得,假使殺了他,我們就要遭到災禍,而且這也不是國家的福氣。」唐玄宗於是就把崔生放了。親自召見他,對他說:「你不要隨便亂住。」於是就命令上百人拿著兵器,同衛士一起送他,而且偵察他究竟要到什麼地方去。他回到洞口,又是到那堅固的城池,紅色的城門。仙伯整肅著侍衛,出門叫道:「崔郎不記住我的話,差點栽了觔斗!」崔生下拜之後,要走上前去,送他的人們也想跟著他過去。仙翁在地上用手杖一畫,畫成一道深澗,有幾丈寬深,讓崔生的妻子出來,把一條領巾拋過來,化作一座五彩大橋,讓崔生上橋。崔生上橋之後,橋隨著他的腳步消失。過去之後,崔生回頭說:「就這樣了,大家可以回去了。」片刻之間,雲霧四起,咫尺之間就看不清東西,只能聽到鸞鶴笙歌的聲音,半天才散。遠遠一望,只是一座空山罷了,不再有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