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82.【鄭雍】古文翻譯

鄭雍學士未第時,求婚於白州崔相公遠。才允許,而博陵有事,女則隨例填宮。至朱梁開平之前,崔氏在內托疾。敕令出宮,還其本家。鄭則復托媒氏致意,選日親迎。士族婚禮,隨其豐儉,亦無所闕。尋有莊盆之感,又杖經期周,莫不合禮。士林以此多之,美稱籍甚。場中翹足望之,一舉中("中"原作"之",據明抄本改)甲科(封尚書榜下)。脫白,授秘校,兼內翰,與丘門同敕入。不數載而卒。(出《玉堂閒話》)
【譯文】
學士鄭雍在未參加科舉考試時,曾經向白州相公崔遠的女兒求婚。崔遠剛剛同意,鄭雍就有事去了博陵。崔遠的女兒崔氏按慣例被召進宮中去作宮女,到了後梁開平年前,崔氏在宮中假托有病,被命令出宮,歸還原來自己的家庭。鄭雍又托媒婆去求婚,選定日期迎娶結婚。按照家族的規矩舉辦婚禮,也不缺少什麼,便有莊子鼓盆之感了。又經過一年的服喪,所做的事沒有不合禮儀的。有文士身份的讀書人以他為榜樣的人多了起來,他的美名轟動一時,參加科舉考試的舉子都等著看他的考試結果。他一舉考中甲科進士,脫下喪服以後,被任命為秘校兼內翰,同丘門在同一份公文上被任命。不過幾年他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