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61.【王維】古文翻譯註解

天寶末,群賊陷兩京,大掠文武朝臣,及黃門宮嬪,樂工騎士。每獲數百人,以兵仗嚴衛,送於洛(「洛」原作「維」,據明抄本改。)陽。至有逃於山谷者,而卒能羅捕追脅,授以冠帶。祿山尤致意樂工,求訪頗切。於旬日,獲梨園弟子數百人,群賊因相與大會於凝碧池,宴偽官數十人。大陳御庫珍寶,羅列於前後。樂既作,梨園舊人不覺歔欷,相對泣下。群逆皆露刃持滿以脅之,而悲不能已。有樂工雷海清者,投樂器於地,西向慟哭。逆黨乃縛海清於戲馬殿,支解以示眾,聞之者莫不傷痛。王維時為賊拘於菩提佛寺中,聞之,賦詩曰:「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葉落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出《明皇雜錄》)
【譯文】
天寶末年,反叛的部隊攻下了西安和洛陽,到處捉拿朝廷的文臣武將,以及宦官、宮女、樂師和騎兵。每捉拿幾百人,就用兵器嚴密看守,送到洛陽。甚至有逃到山谷裡去的,卻最後被追拿逼迫,給他們戴官帽官服。安祿山特別留心樂師,尋找查訪很迫切,在十日之內,捉到梨園弟子幾百人。賊人們於是在凝碧池舉行大聚會,宴請叛賊任命的官吏幾十個人,大量陳列皇帝庫藏的珍奇寶物,羅列在前前後後。音樂演奏起來以後,梨園原先的樂師不覺地歎氣,一個一個互相看著流下淚來。逆賊們個個手拿著刀威脅他們,卻不能止住人們的悲哀。有個樂師叫雪海清把樂器扔在地上,向著西方痛哭,叛賊就把雪海清捆到戲馬殿上,大卸八塊用來示眾。聽到的人沒有不傷心痛哭的。王維當時被叛賊拘捕在菩提佛廟裡。他聽說了這件事,寫了一首詩說:「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葉落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