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59.【薛濤】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江陵尉薛濤,以乾元中,死三日活。自言初逢一吏,持帖雲,王使追。押帖作「祜」字。濤未審是何王,鞴馬便去。行可十餘里,至一城,其吏排闥,便入廳中。一人羽衛如王者,濤入再拜。王問:「君是荊州吏耶。」濤曰是。王曰:「罪何多也?今訴君者,不可勝數。」對曰:「往任成固縣尉,成固主進鷹鷂,濤典其事,不得不殺,殺多誠有之。」王曰:「殺有私乎?」曰:「亦有之!」公私孰多?」曰:「私少於公。」王曰:「誠之然。君祿福有厚,壽命未已。彼亦無如君何,不得不追對耳。」令濤出門,遍謝諸命。濤至,見雉兔等遍滿數頃,皆飛走逼濤。濤云:「天子按鷹鷂,非我所為。觀君輩意旨,盡欲殺我,其何故也?適奉命(「命」原作「問」,據明抄本改)為君寫經像,使皆託生。何必眾人殺一命也?」王又令人傳語。久之,稍稍引去。濤入,王謂之曰:「君算未盡。故特為君計,(「計」原作「既」,據明鈔本改)還宜作功德,以自贖耳。」濤再拜數四,王問:「君讀書否?」曰:「頗常讀之。」又問:「知晉朝有羊祜否?」曰:「知之!」王曰:「即我是也。我昔在荊州,曾為刺史,卒官舍,故見君江陵之吏,增依依耳。」言訖辭出,命所追之吏送之歸捨,遂活。(出《廣異記》)
【譯文】
江陵尉薛濤,在唐肅宗乾元年間,死後三天復活。自己說:當時遇見一個差役,拿著帖子說:王讓拘撲你。帖子上簽了一個「祜」字,薛濤不清楚是哪個王,就備馬跟隨而去。走了大約十幾里,到了一座城。這個差役推開門,便進入大廳,一個穿戴象大王的人。薛濤再次下拜,王問:「你是荊州的官吏嗎?」濤說:「是」。王說:「你的罪過為什麼那麼多?」現在告你的狀的都數不過來。」濤回答說:「前任成固縣尉,成固縣主管進貢鷹鷂。濤是主管這件事的人,不得不殺生,確實殺的比較多。」王說:「有為私人殺的嗎?說,也有。公和私哪個多?說:「私少於公。」王說:「你還很誠實。你的福祿還很長。壽命沒完,他們不能怎麼樣你,不得不拘撲你來對證。」叫濤出門。普遍地謝過被殺的生命。濤來到外面,看見雞、兔等遍地都是,飛騰奔走,威逼薛濤。濤說:「按天子的需要飼養鷹鷂,不是我要做的,看你們的意思,完全想殺死我,這是為什麼?剛才奉命為你們畫經像,使你們都能托生,何必大家一齊殺一人呢?」王又叫人傳下話去。過了好長時間,悄悄領著離開。濤進來,王對他說:「算來你的陽壽未盡。所以特地為你考慮,回去之後應該作功德。用自己的行動去贖罪。」濤又四次拜謝。王問:「你讀書嗎?」說:「我經常讀很多書。又問,知道晉朝有個叫羊祜的人嗎?濤說:「知道。」王說:「那就是我呀。我以前在荊州曾經當過刺史,死在官府裡。所以看見你這個江陵的小官,增添了相互的感情。」說完告辭出去,叫拘捕他的差役送他回家,於是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