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37.【韋思恭】古文翻譯

元和六年,京兆韋思恭與董生、王生三人結友,於嵩山嶽寺肄業。寺東北百餘步,有取水盆在巖下。圍丈餘,而深可容十斛。旋取旋增,終無耗。一寺所汲也。三人者自春居此,至七月中,三人乘暇欲取水。路臻於石盆。見一大蛇長數丈,黑若純漆,而有白花,似錦,蜿蜒盒中。三子見而駭,視之良久。王與董議曰:「彼可取而食之。」韋曰:「不可。昔葛陂之竹,漁父之梭,雷氏之劍,尚皆為龍,安知此名山大鎮,豈非龍潛其身耶。況此蛇鱗甲,尤異於常者。是可戒也。」二子不納所言,乃投石而扣蛇且死,縈而歸烹之。二子皆咄韋生之詐潔。俄而報盆所又有蛇者。二子之盆所,又欲擊。韋生諫而不允。二子方舉石欲投,蛇騰空而去。及三子歸院,烹蛇未熟。忽聞山中有聲,殷然地動。覘之,則此山間風雲暴起,飛沙走石。不瞬息至寺,天地晦暝,對面相失。寺中人聞風雲暴起中云:「莫錯擊。」須臾,雨火中半下,書生之宇,並焚蕩且盡。王與董,皆不知所在,韋子於寺廊下無事。故神化之理,亦甚昭然。不能全為善,但吐少善言,則蛟龍之禍不及矣。而況於常行善道哉!其二子屍,迨兩日,於寺門南隅下方索得。斯乃韋自說。至於好殺者,足以為戒矣。(出《博異志》)
【譯文】
元和六年,京兆人韋思恭與董生、王生三人結友,在嵩山嶽寺修習學業。寺東北一百多步的地方,岩石下有一個取水盒。水盆的圍長一丈多一點,而深可裝得下十斛。水是隨打隨增多,打多少增多少,始終不見少。全寺的人都來打水。韋思恭等三人從春天住進來,到了七月中旬,有一天,三個人趁有空就去打水。走到石盆,他們看到一條大蛇。這條大蛇有幾丈長,黑得像純漆,有白花,像錦,在石盆裡彎彎曲曲地爬動。三個人嚇了一跳,看了好久。王生與董生商議說:「那東西可以打死拿回去吃。」韋思恭說:「不行。以前葛陂的竹,漁父的梭,雷氏的劍,尚且都是龍,怎麼知道這名山大鎮之中就沒有龍呢?難道不是龍在這石盆裡潛身嗎?況且這條蛇的鱗和甲,和一般蛇特別不一樣。這可要小心!」二人沒聽他的話,就扔石頭把蛇打死,纏繞起來拿回去煮上了。二人都嘲笑韋思恭是假正經。不一會兒有人說石盆那裡又有大蛇,二人跑去一看,又要下手擊蛇,韋思恭急忙勸阻。二人剛舉石要投,那蛇騰空而去。等到三個人回到院子裡,蛇肉還沒煮熟。忽然聽到山中有一種聲音,地也在顫動。一看,竟然是這山中風雲暴起,飛砂走石。眨眼的工夫,風沙來到寺前,天昏地暗,對面不見人。寺中的人們在風雲暴起之中有人禱告說:「不要錯擊了好人!」片刻,天上下火,其中多半下到三位書生的屋上,燒了個淨光。王生和董生都不知在哪。韋思恭在寺廊下沒啥事兒。所以,神化的道理也很明顯。不能全做善事,只說了一些好話,那麼蛟龍之禍就沒有及身,何況那些經常行善道的呢!那王生和董生的屍體,過了兩天,才在寺門南邊找到。這是韋思恭親口說的。對於那些好殺生的人,此事足以為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