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25.【墜石】原文及譯文

伊闕縣令李師晦,有兄弟任江南官,與一僧往還。嘗入山採藥,暴風雨,避於榿樹。須臾大震,有物瞥然墜地,倏而晴朗。僧就視,乃一石,形如樂(「樂」原作「藥」,據明抄本改)器,可以懸擊。其上平齊如削,中有竅,其下漸闊而員,狀若垂囊。長二尺,厚三分,左小缺。色理如碎錦,光澤可鑒,叩之有聲。僧意其異物,置於樵中歸。櫃而埋於禪床下,為其徒所見,往往有知者。李生懇求一見,僧確然無言。忽一日,僧召李生,既至,執手曰:「貧道已力衰弱,無常將至。君前所求物,聊用為別。」乃盡去侍者。引李生入臥內,撤榻掘地,捧匣受之而卒。(出《酉陽雜俎》)
【譯文】

伊闕縣令李師晦,有個兄弟在江南做官,同一個和尚有來往。曾經進山採藥,遇到暴風雨,在榿樹下避雨。不一會兒,風雨大震,有一物忽然落地,很快天晴日朗。和尚靠近落物去看,是一塊石頭,形狀象樂器,可以懸掛起來擊打。它的上面平滑整齊象刀削的一樣,中間有孔,它的下面逐漸變寬變圓,形狀象下垂的口袋。石頭長二尺,厚三分,左邊有一小的缺口。顏色和紋理象細碎的錦緞,光澤可以照人,敲打它有響聲。和尚猜想它是奇特的東西,放在木柴中帶回寺院,放入櫃中並埋在禪床下面。被他的徒弟看見,傳了出去,往往有知道的人。李生懇求見一見墜石,和尚堅持不說。忽然有一天,和尚呼喚李生來,不久李生到了,和尚握住李生的手說:「貧道已經精疲力竭,勾攝生魂的使者無常就要到了。你以前所求見的東西,姑且用作分別的紀念。」於是,讓服侍他的人全退出去,帶領李生進入他的臥房內,撤掉床鋪,挖開地面,手棒木匣給予李生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