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09.【大竹路】古文翻譯

興元之南,有大竹路,通於巴州。其路則深溪峭巖,捫蘿摸石,一上三日,而達於山頂。行人止宿,則以緪蔓繫腰,縈樹而寢。不然,則墮於深澗,若沈黃泉也。復登措大嶺,蓋有稍似平處,路人徐步而進,若儒之布武也。其絕頂謂之孤雲兩角,彼中諺云:「孤雲兩角,去天一握。」淮陰侯廟在焉。昔漢祖不用韓信,信遁歸西楚。蕭相國追之,及於茲山,故立廟貌。王仁裕嘗佐褒梁師王思同,南伐巴人,往返登陟,亦留題於淮陰祠。詩曰:「一握寒天古木深,路人猶說漢淮陰,孤雲不掩興亡策,兩角曾懸去住心。不是冕旒輕布素,豈勞丞相遠追尋。當時若放還西楚,尺寸中華未可侵。」崎嶇險峻之狀。未可殫言。(出《玉堂閒話》)
【譯文】

興元的南面有一條大竹路通於巴州。這條路在深溪峭壁上,要抓著籐蘿攀著石塊,上去一次需三天時間,才能到達山頂。行人在這裡住宿,睡覺時要用粗的籐蔓捆住腰,繫在樹上,否則,就要掉進深澗,被埋葬掉。再登上措大嶺,路稍有些平的地方,走路的都慢慢的行進,好像儒生在踱方步。它的最高處叫「孤雲兩角」。這裡有諺語說:「孤雲兩角,離天只有一拳頭。」淮陰侯廟在這裡。過去,漢高祖不重用韓信,韓信逃跑回歸西楚。蕭何追趕他,在這座山追上了,因此在這立廟。王仁裕曾經輔佐褒梁師王思同征伐巴蜀,來來回回多次登攀,也題詩留念於淮陰祠。詩說:「在這離天只有一拳的地方,古木叢深,過路的人還在談論著漢伐的淮陰侯。『孤雲』掩蓋不住韓信那能主宰興亡的滿腹韞略,『兩角』也曾經懸掛住韓信那離去或留下的猶豫心理。如若不是帝王劉邦輕視地位低下的韓信,豈能勞累肖何追得這麼遠?當時假如將韓信放回西楚,廣闊中原的一尺一寸土地,劉邦也別想佔領。」其崎嶇險峻的情況,不是用語言可以說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