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12.【劉長史女】文言文全篇翻譯

吉州劉長史無子,獨養三女,皆殊色,甚念之。其長女年十二,病死官捨中。劉素與司丘掾高廣相善,俱秩滿,與同歸,劉載女喪還。高廣有子,年二十餘,甚聰慧,有姿儀。路次豫章,守水不得行,兩船相去百餘步,日夕相往來。一夜,高氏子獨在船中披書。二更後,有一婢,年可十四五,容色甚麗,直詣高云:「長史船中燭滅,來乞火耳。」高子甚愛之,因與戲調,妾亦忻然就焉。曰:「某不足顧,家中小娘子,艷絕無雙,為郎通意,必可致也。」高甚驚喜,意為是其存者,因與為期而去。至明夜,婢又來曰:「事諧矣,即可便待。」高甚踴躍,立候於船外。時天無纖雲,月甚清朗。有頃,遙見一女,自後船出,從此婢直來,未至十步,光彩映發,馨香襲人。高不勝其意,便前持之。女縱體入懷,姿態橫發,乃與俱就船中,倍加款密。此後夜夜輒來,情念彌重。如此月餘日,忽謂高曰:「欲論密事,得無嫌難乎?」高曰:「固請說之。」乃曰:「兒本長史亡女,命當更生。業得承奉君子,若垂意相采,當為白家令知也。」高大驚喜曰:「幽明契合,千載未有。方當永同枕席,何樂如之!」女又曰:「後三日必生,使為開棺。夜中以面乘霜露,飲以薄粥,當遂活也。」高許諾。明旦,遂白廣。廣未之甚信,亦以其絕異,乃使詣劉長史,具陳其事。夫人甚怒曰:「吾女今已消爛,寧有玷辱亡靈,乃至此耶?」深拒之。高求之轉苦。至夜,劉及夫人俱夢女曰:「某命當更生,天使配合,必謂喜而見許。今乃靳固如此,是不欲某再生耶?」及覺,遂大感悟。亦以其姿色衣服,皆如所白,乃許焉。至期,乃共開棺,見女姿色鮮明,漸有暖氣,家中大驚喜。乃設幃幕於岸側,舉置其中,夜以面承露,晝哺飲。父母皆守視之。一日,轉有氣息,稍開目,至暮能言,數日如故。高問其婢,云:「先女死,屍柩亦在舟中。」女既蘇,遂臨,悲泣與決。乃擇吉日,於此地成婚,後生數子。因名其地,號為禮會村也。(出《廣異記》)
【譯文】
吉州的長史劉某沒有兒子,只生了三個女兒,都十分秀麗,劉長史很喜歡她們。長女十二歲,病死在官捨裡。劉長史向來和任司丘掾的高廣處得很好,兩個人做官的任期都滿了,就一同回故鄉。劉長史用船載著死去的女兒,高廣也乘船一同上路。高廣有個兒子,十分聰明,儀表也很瀟灑。船走到豫章縣時,由於江水枯淺船不能走,只好停下來等水漲後再走。劉、高兩家的船相離只有一百多步,所以兩家人天天有來往。一天夜裡,高廣的兒子獨自在船裡看書,二更以後,有一個丫環約十四五歲,長得很不錯,直接來見高公子說:「劉長史船裡的蠟燭滅了,向您借個火。」高公子看這個丫環生得貌美,心裡很喜愛,就和她調笑,丫環也半推半就地不拒絕。後來丫環說:「我算不了什麼,我們家的小姐那才叫艷麗無雙呢。我可以替你向她通通消息,一定能成你倆的美事。」高公子又驚又喜,以為丫環說的小姐就是現在活著的,就和丫環約好了見小姐的時間。第二天夜裡,那丫環又來了,對高公子說:「事已成了,你現在就等著吧。」高公子喜不自勝,就站在船外等待。這時天上一點雲彩也沒有,月色十分清朗。過了片刻,遠遠看見一個女子從後面的船上走出來,和那丫環一齊向他走來。離著還有十幾步,就覺得那小姐真是光彩煥發,香氣襲人。高公子心旌搖蕩得控制不住自己,就迎上前去拉起小姐的手,小姐也一下撲進高公子懷裡,十分動情。兩個人就進了船裡,親親熱熱地過了一夜。從此小姐每夜都來,兩人的感情越來越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小姐忽然對高公子說:「我想告訴你一件十分秘密的事,你不會嫌我怪我吧?」高公子說:「你儘管說吧。」小姐就說:「我就是劉長史死去的女兒,命裡該著復生,並和你成為夫妻。如果你真的喜歡我並願意娶我,就應該告訴家裡,讓他們知道。」高公子聽後大喜說:「陰陽兩界的男女結合,這是千年沒有的事,而且我倆還能終生結為夫妻,這是多麼好的事啊!」小姐又說:「三天後我就會復活,你就讓人打開我的棺木。夜裡讓我的臉接天上的露水,白天做稀粥給我喝,我就能活過來了。」高公子答應了。第二天早上,他就把這事告訴了父親高廣。高廣不太相信,但覺得這事太奇怪了,就讓高公子也去對劉長史去說。劉長史的夫人一聽十分生氣地說:「我的女兒連屍體都爛了,你怎麼竟敢這樣玷污死去的人呢?」堅決不答應高公子的請求,高公子就苦苦地哀求。這天夜裡,劉長史和他夫人都夢見女兒來對他們說:「我命中該復生,上天的旨意讓我和高公子結合,現在你們這樣堅決的拒絕,莫非不願意讓女兒我復生嗎?」劉長史和夫人醒來後,才恍然大悟。再加上高公子描述女兒的衣服容貌都十分對頭,就答應了高公子。三天以後,家人共同打開劉小姐的棺木,見小姐的氣色非常好,身上已有了暖氣,家裡人又驚又喜,就在河岸上圍起了布幕,把小姐抬到裡面。夜裡仰面來接露水,做稀粥白天給小姐喝。她的父母都守在她身旁。這時,小姐開始能呼息了,並稍稍睜開了眼睛。到了晚上就能說話了,幾天後就完全恢復得和好人一樣了。高廣問劉長史丫環是怎麼回事,劉長史說:「這丫環是在女兒之前死的,丫環的棺材也在船中放著。」現在小姐復活了,那丫環最後又來了,哭著和小姐訣別。於是高、劉兩家選定了一個好日子,就在當地為高公子和劉小姐舉行了婚禮。後來他們生了好幾個孩子。這件事使這河邊的村子也出了名,人們都把這村子叫作「禮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