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60.【趙裴】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明經趙裴,貞元中,選授巴州清化縣。失志成疾,惡明,不飲食四十餘日。忽覺室中雷鳴,頃有赤氣如鼓,輪轉至床,騰空上,當心而住。初覺精神遊散,奄如夢中。有朱衣平幘者,引之東行。出山斷處,有水東西流。久立視之,又東行。一橋飾以金碧。過北,入一城,至曹司中,人吏甚眾。見妹婿賈奕,與己爭殺牛事。疑是冥司,遽逃避至一壁間。牆如石,黑,高數丈。廳有呵喝聲,朱衣者遂領入大院。吏通曰:「司命過人。」復見賈奕,因與辨對。奕固執之,無以自明。忽有巨鏡徑丈,虛懸空中,仰視之,宛見賈奕鼓刀。業負明。有不忍之色,奕始伏罪。朱衣人又引至司,入院,一人褐帔紫霞冠,狀如尊像。責曰:「何故,竊他袱頭二事。在滑州市,隱橡子三升。」因拜之無數。朱衣復引出,謂曰:「能游上清乎?」乃共登一山,下臨流水,其水懸注騰沫,人隨流而入者千萬,不覺身亦隨流。良久,住大石上,有青白暈道。朱衣者變成兩人,一導之,一促之。乃升石崖上立,坦然無塵。行數里,旁有草如紅蘭,莖葉密,無刺,其花拂拂然,飛散空中。又有草如苣,附地,亦飛花,初出如馬勃,破,大如疊,赤黃色。過此,見火如山,橫亙天。候焰絕乃前。至大城,城上重譙,街列果樹,仙子為伍,迭謠鼓樂,仙姿絕世。凡歷三重門,舟艨交煥。其地(「地」原作「他」,據明抄本改)及壁,澄光可鑒,上不見天,若有絳暈都復之。正殿三重,悉列尊像。見道士一人,如舊相識。趙求為弟子,不許。諸樂中有如琴者,長四尺,九弦,近頭尺餘方廣,中有兩道橫,以變聲。又一如酒榼,三弦,長三尺,腹面上廣下狹,背豐隆項。有過錄,乃引出。闕南一院,中有絳冠紫帔,命與二朱衣人坐廳事。乃命先過戊申錄,錄如人間辭狀,首冠人生辰,次言姓名年紀,下注生月日,別行橫布六旬甲子。所有功德,日下具之。如無,即無字。(「無字」原作「書事」,據明抄本改)趙自視其錄,姓名生辰日月,一無差也。過錄者,數盈億兆。朱衣人言,每六十年,天下人一過錄,以考校善惡增算也。朱衣者引出北門,至向路,執手別曰:「游此是子之魂,可尋此行,勿反顧,當達家矣。」依其言,行稍急,蹶倒,如夢覺,死已七日矣。趙著《魂遊上清記》,敘事甚該悉。(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德宗貞元年間,以明經中舉的趙裴被派到巴州清化縣。不得志釀成疾病。他怕見光亮,四十多天不吃東西。忽然聽見屋中象雷鳴一樣聲音,片刻又有紅色的氣團象鼓一樣,旋轉到床前。騰空而上,到中間又停住。起初覺得精神恍惚飄飄然,氣息屏抑像在夢中。有個穿紅衣服戴平頂帽子的人,領他往東走,走到山崖處。有水自東向西流。站在這裡觀看好久,又往東走。有一座橋裝飾得金碧輝煌。走過去再朝北,進了一城。到了官地府裡,人特別多。看見妹婿賈奕正與自己爭論殺牛的事。懷疑是陰間,害怕逃避到一間屋子裡。牆象石頭的,很黑,高數丈。廳裡邊有吆喝的聲音。穿紅衣服的人於是領進一個大院。差役通報說,官叫人過去。再次看見賈奕,因而與賈奕當面辨解。賈奕很固執,沒法說明白。忽然有一面直徑一丈的巨大鏡子,懸掛在空中,抬頭看,好像看見賈奕舞弄刀子,這已經很明白了。臉上露出不忍心的表情。賈奕當時認罪。紅衣人又領他到官府那裡進院,一個人披褐色帔,戴紫霞冠。面貌威嚴。像尊佛像。指責說:「為什麼偷別人的頭巾二個?在滑州市隱藏橡子三升。」於是無數次下拜。紅衣人再次領他出去。對他說:「能游上清嗎?」於是一同登上一座山,從高處向下看,流水飛瀑懸注騰沫。順流而下的人千千萬萬,不知不覺也在其中了。過了很長時間,停在一塊石頭上,上邊有青白痕跡。這時紅衣人變成了兩個人。一人在前領路,一人在後督促。於是又登上石崖。站在這裡,平坦沒有塵土。往前走數里,路旁有草,像紅色的藍,莖葉茂密,無刺,花隨風飄動,飛散在空中。又有草象萵苣,附在地上,也有花在飛散。這種花剛開的時候象馬勃,等到完全開放,很大赤黃色。過了這個地方,看見大火像山一樣,把天都遮擋住了。等到火熄了才向前走。到了一座大城,城上有幾處瞭望台。街道兩旁果樹成行。一隊隊的美女天仙,姿容絕倫,蓋世無雙。鼓樂之聲此起彼伏。一派仙境。凡是經過這裡的都得過三重門。舟船交錯,互相輝映。船底和船壁光華照人。向上看不見天,好像有紫紅色的光暈覆蓋著。三重正殿,全都排列著尊像。看見一個道士,好像以前的相識。趙裴相求做他的弟子,沒答應。在許多樂器中有一個象琴的東西,長四尺,九根弦,靠近頭的地方,有一尺多寬的方形,中有兩道橫樑。用來改變聲音。又有一個象酒具,三根弦,長三尺。腹部上寬下窄,背面豐滿脖子突出。這些都一一做了記錄。於是領他出去。門樓南邊有一院落,院中有一個戴紫紅色帽子紫披肩的人。叫他與二個穿紅衣服的人坐在大廳裡候事。於是叫人拿來戊申的記錄。記錄就像人間的供詞一樣。首先是人的生辰,其次是姓名,年齡,下面註明出生年,月,日,橫行列六十年甲子,所有功過都在日期下記載下來。如果沒有功過,就沒有字。趙裴親自看他的記錄。姓名生辰日月,一點不差。記錄的人超了億兆。紅衣人說:「每六十年,天下所有的人都記錄一次,用來考察核對善惡,計算增減壽限。」紅衣人領出此門,到了回家方向的路上,拉著手告別說:「在這裡遊蕩的是你的靈魂,可立即沿著這條路走,不要回頭,一定能到家。」按著他的話,走的稍急一點,突然摔倒。如夢方醒。這時死了已經七天了。趙裴開始著書《魂遊上清記》,敘事特別詳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