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38.【劉憲】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尚書李寰,鎮平陽時,有衙將劉憲者,河朔人,性剛直,有膽勇。一夕,見一白衣來至其家,謂憲曰:「府僚命汝甚急,可疾赴召也。」憲怒曰:「吾軍中裨將,未嘗有過,府僚安得見命乎?」白衣曰:「君第去,勿辭,不然禍及。」憲震聲叱之,白衣馳去,行未數步,已亡所在。憲方悟鬼也。夜深又至,呼憲。憲私自計曰,吾聞生死有命,焉可以逃之。即與偕往。出城數里,至一公署,見冥官在廳,有吏數十輩,列其左右。冥官聞憲至,整中幘,降階盡禮。已而延坐,謂憲曰:「吾以子勇烈聞,故遣奉命。」憲曰:「未委明公見召之旨。」冥官曰:「地府有巡察使,以巡省岳瀆道路,有不如法者,得以察之。亦重事,非剛烈者不可以委焉。願足下俯而任之。」憲謝曰:「某無他才,願更擇剛勇者委之。」冥官又曰:「子何拒之深耶?」於是命案掾立召洪洞縣吏王信訖,即遣一吏送憲歸。憲驚寤。複數日,寰命憲使北都,行次洪洞縣,因以事話於縣寮。縣寮曰:「縣有吏王信者,卒數日矣。」(出《宣室志》)
【譯文】
尚書李寰在鎮守平陽時,有個衙將叫劉憲,河朔人。性情剛直。有膽有勇。一天晚上,看到一個穿白衣的人來到他家,對劉憲說:「府官命你急速去應召。」對憲很憤怒地說:「我是軍中一員副將,沒曾有過過錯,府官為什麼召我去?」白衣人說:「你只管去,不要推辭,不然的話要大禍臨頭。」劉憲大聲斥責他,白衣人急忙走了,走過幾步,便不知哪裡去了。劉憲才悟到是鬼。夜深時白衣人又來招呼劉憲,劉憲自己尋思,我聽說生死有命,怎麼能逃脫呢?便和他一同前往。出城數里,到了一個公署,見地府的官在大廳內,有好幾十小吏,站在他的左右,地府的官聽說劉憲來了,整理衣帽,走下台階以禮相迎,就坐後對劉憲說:「我聽說你勇敢剛烈,所以派人請你。」劉憲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召我。」地府官說:「地府中有巡察使,用來巡查各省管事的官吏,如果有不守法的,給予察辦。這也是件重要事,不是剛直勇烈的人是不能委任的,希望你俯就此任。」劉憲感謝地說:「我沒有這種才能,希望你另選剛烈勇敢的人委任。」地府的官又說:「你為什麼這麼堅決的拒絕呢?」於是又命令掌管案卷的人立即去召洪洞縣縣吏王信。隨即派一個小吏送劉憲回家,劉憲驚醒。數日後,李寰命劉憲去北都,走到洪洞縣,便把這事告訴了縣寮。縣寮說,我們縣有個小吏叫王信,已經死了好多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