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93.【潯陽縣吏】古文翻譯

庚寅歲,江西節度使徐知諫,以錢百萬施廬山使者廟。潯陽令遣一吏典其事。此吏嘗入城,召一畫工俱往,畫工負荷丹彩雜物從之。始出城,吏昏然若醉,自解腰帶投地。畫工以為醉,(醉下明抄本有取字,屬下。)而隨之。須臾,復脫衣棄帽,比至山中,殆至裸身。近廟澗水中,有一卒,青衣,白韋蔽膝。吏至。乃執之。畫工救之曰:"此醉人也。"卒怒曰:"交交加加,誰能得會。"竟擒之,坐於水中。工知其非人也,走往廟中告人。競往視之,已不見,其吏猶坐水中,已死矣。乃閱其出給之籍,則已乾沒過半。進士謝岳親見之。(出《稽神錄》)
【譯文】
庚寅年間,江西節度使徐知諫給廬山使者廟佈施了百萬錢,潯陽縣令派了一個小縣吏到廬山廟去主管這件事。縣吏進城找了一個畫工一同去,畫工背著顏料畫具跟著走。剛出城,那縣吏就像喝醉了酒似地昏昏沉沉,把腰帶解下來扔了。畫工以為他醉了,就拾起腰帶跟著走。不一會兒縣吏又脫了衣服扔了帽子。走到廬山裡時,縣吏已脫得精光。走到廟前的河邊,看見有一個鬼卒,穿青衣,白皮子護膝,一把就抓住了縣吏。畫工忙上前救縣吏,說:"他喝醉了。"鬼卒說,"羅索些什麼,誰管那一套!"把縣吏拖到河水裡坐著。畫工知道那是個鬼卒,就到廟裡找人。人們跑出來看,鬼卒已經不見,縣吏還坐在水裡,已經死去。人們查看他身上帶的帳本,才發現他已經把給廟裡的錢貪污了一多半。這件事是進士謝岳親自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