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60.【夏侯禎】原文及翻譯

汝州魯山縣西六十里,小山間有祠,曰靈女觀。其像獨一女子焉,低鬟嚬蛾,艷冶而有怨慕之色。祠堂後平地,左右圍數畝,上擢三峰,皆十餘丈,森如太華。父老雲,大中初,斯地忽暴風疾雨,一夕而止,遂有此山。其神見形於樵蘇者曰:"吾商於之女也,帝命有此百里之境。可告鄉里,立祠於前山,山名女靈,吾持來者也。鹹通末,縣主簿皇甫枚,因時祭,與友人夏侯禎偕行。祭畢,與禎縱觀。禎獨眷眷不能去,乃索卮酒酹曰:"夏侯禎少年無有匹偶,今者仰睹靈姿,願為廟中掃除之隸,既捨爵乃歸。"其夕,夏侯生惝恍不能寐,若為陰物所中。其僕來告,枚走視之,則目瞪口噤,不能言矣。謂曰:"得非女靈乎?"禎頷之。枚命吏禱之曰:"夏侯禎不勝酉斝之餘,至有慢言,瀆於神聽,今疾作矣。豈降之罰耶?抑果其請耶?若降之罰,是以一言而斃一國士乎?違好生之德,當專戳之辜,帝豈不降鑒,而使神滋虐於下乎?若果其請,是以一言捨貞靜之道,播淫佚之風;念張碩而動雲軿,顧交甫而解明珮。若九閽一叫,必貽幃箔不修之責言。況天下多美丈夫,何必是也?神其聽之。"奠訖,夏侯生康豫如故。(出《三水小牘》)
【譯文】
汝州魯山縣城西六十里的小山間有座祠堂,叫女靈觀,裡面只供奉著一尊女神像。看那女神,雙鬟低垂雙眉微皺,十分嬌艷美麗,但臉上有一種愁怨的神色。女靈觀後是平地,左右圍地有幾畝大,上面有三座山拔地而起,都有十多丈高,像太華山一樣壯觀。當地老人說,過去沒有這三座山,是大中年間,當地忽然來一陣狂風暴雨,下了一夜,雨停之後,地上聳起了這三座山,女神現形對打柴的人說,"我是商於的女兒,天帝讓我到這裡管轄周圍百城的地方。你告訴這裡的老百姓,讓他們為我在山前立一個祠廟,這山就是我帶來的,所以名字就叫'女靈山'吧。"鹹通末年,魯山縣的主簿皇甫枚要到女靈觀去祭祀,帶著朋友夏侯禎同行。祭祀完畢,兩個人在廟裡遊覽。夏侯禎看著女靈神像,戀戀不捨地不願離去,並要了一杯酒,灑酒對女神祝禱說,"我夏侯禎年少沒有配偶,今天見到女神這樣嬌艷美麗,甘願在廟裡當一個灑掃廟堂的奴僕來侍奉女靈神。"祝告完畢扔酒杯就走了。這天晚上,夏侯禎恍惚惚不能入睡,好像中了什麼陰邪。他的僕人跑去告訴皇甫枚,皇甫枚急忙跑去看,只見夏侯禎已經目瞪口呆不能說話了。皇甫枚就問,"是女靈神在作怪嗎?"夏侯禎點了點頭。皇甫枚就叫一個官員到女靈神像前禱告說,"夏侯禎多喝了幾杯,不勝酒力,才在神像前胡言亂語,說了些對神大不敬的話。現在他已經病倒了,這是神因為怪罪而懲罰他呢,還是接受了他的請求要召他去侍奉呢?如果是降罪懲罰他,這是因為一句話而害了一個對國家有用的讀書人。神這樣做,就違背了佑護生靈的道德準則,殺害了一個無辜的人。這事上帝必然會明察,上帝能允許女神這樣殘害生靈嗎?如果是神接受了夏侯禎的請求準備把他接到身邊,這就更會助長了淫邪之風,因為夏侯禎一句話神就玷污了自己的婦道貞潔,像傳說中的仙女為張碩而乘雲車下凡與之幽會,神女為交甫所誘惑而解下衣上的佩玉完情。如果女靈神真要和夏侯禎結合,我們將向天帝申告。那時天帝一定會責備您不貞潔不守婦道的。何況天下的美丈夫多得是,何必一定要盯上夏侯禎呢?請女靈神還是聽從我的勸告吧。"祭告以後,夏侯禎果然康復,和沒事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