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35.【張無頗】古文翻譯

長慶中,進士張無頗,居南康,將赴舉,游丐番禺。值府帥改移,投詣無所。愁疾臥於逆旅,僕從皆逃。忽遇善易者袁大娘,來主人捨,瞪視無頗曰:"子豈久窮悴耶?"遂脫衣買酒而飲之,曰:"君窘厄如是,能取某一計,不旬朔。自當富贍,兼獲延齡。"無頗曰:"某困餓如是,敢不受教。"大娘曰:"某有玉龍膏一合子。不惟還魂起死。因此永遇名姝。但立一表白,曰,能治業疾。若常人求醫,但言不可治;若遇異人請之,必須持此藥而一往,自能富貴耳。"無頗拜謝受藥,以暖金合盛之。曰:"寒時但出此盒,則一室暄熱,不假爐炭矣。"無頗依其言,立表數日,果有黃衣若宦者,扣門甚急,曰:"廣利王知君有膏,故使召見。"無頗志大娘之言,遂從使者而往。江畔有畫舸,登之甚輕疾。食頃,忽睹城宇極峻,守衛甚嚴。宦者引無頗入十數重門,至殿庭。多列美女,服飾甚鮮,卓然侍立。宦者趨而言曰:"召張無頗至。"遂聞殿上使軸簾,見一丈夫。衣王者之衣,戴遠遊冠,二紫衣侍女,扶立而臨砌,招無頗曰:"請不拜。"王曰:"知秀才非南越人,不相統攝,幸勿展禮。"無頗強拜,王罄折而謝曰:"寡人薄德,遠邀大賢,蓋緣愛女有疾,一心鍾念,知君有神膏。倘獲痊平,實所媿戴。"遂令阿監二人,引入貴主院。無頗又經數重戶,至一小殿。廊宇皆綴明璣,翠楹楣,煥耀若布金鈿,異香氳郁,滿其庭戶。俄有二女褰簾,召無頗入。睹真珠繡帳中。有一女子,才及笄年,衣翠羅縷金之襦。無頗切其脈,良久曰:"貴主所疾,是心之所苦。"遂出龍膏,以酒吞之,立愈。貴主遂抽翠玉雙鸞篦而遺無頗,目成者久之。無頗不敢受,貴主曰:"此不足酬君子。但表其情耳。然王當有獻遺。"無頗媿謝。阿監遂引之見王。王出駭雞犀翡翠碗麗玉明瑰,而贈無頗。無頗拜謝。宦者復引送於畫舸,歸番禺。主人莫能覺,才貨其犀,已巨萬矣。無頗睹貴主華艷動人,頗思之。月餘。忽有青衣,扣門而送紅箋。有詩二首,莫題姓字。無頗捧之。青衣倏忽不見。無頗曰:"此必仙女所制也。"詞曰:"羞解明璫尋漢渚。但憑春夢訪天涯。紅樓日暮鶯飛去,愁殺深宮落砌花。"又曰:"燕語春泥墮錦筵,情愁無意整花鈿。寒閨欹枕夢不成,香炷金爐自裊煙。"頃之,前時宦者又至,謂曰:"王令復召,貴主有疾如初。"無頗忻然復往。見貴主,復切脈次。左右云:"王后至。"無頗降階,聞環之響,宮人侍衛羅列。見一女子,可三十許,服飾如后妃。無頗拜之,後曰:"再勞賢哲,實所懷慚。然女子所疾,又是何苦?"無頗曰:"前所疾耳,心有擊觸而復作焉。若再餌藥,當去根干耳。"後曰:"藥何在?"無頗進藥合,後睹之默然,色不樂,慰喻貴主而去。後遂白王曰:"愛女非疾,私其無頗矣。不然者,何以宮中暖金合,得在斯人處耶?"王愀然良久曰:"復為賈充女耶?吾亦當繼其事而成之,無使久苦也。"無頗出,王命延之別館,豐厚宴犒。後王召之曰:"寡人竊慕君子之為人,輒欲以愛女奉托,如何?"無頗再拜辭謝,心喜不自勝。(勝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遂命有司,擇吉日,具禮待之。王與後敬仰愈於諸婿,遂止月餘,歡宴俱極。王曰:"張郎不同諸婿,須歸人間。昨夜(夜原作夢,據明抄本、陳校本改。)檢於幽府雲,當是冥數,即寡人之女,不至苦矣。番禺地近,恐為時人所怪。南康又遠,況別封疆,不如歸韶陽甚便。"無頗曰:"某意亦欲如此。"遂具舟楫,服飾異珍,金珠寶玉。無頗曰:"唯侍衛輩即須自置,無使陰人,此減算耳。"遂與王別。曰:"三年即一到彼,無言於人。"無頗挈家居於韶陽。人罕知者。住月餘,忽袁大娘扣門見無頗。無頗大驚,大娘曰:"張郎今日賽口,及小娘子酬媒人可矣。"二人各具珍寶賞之,然後告去。無頗詰妻,妻曰:"此袁天綱女,程先生妻也,暖金合即某宮中寶也。"後每三歲,廣利王必夜至張室。後無頗為人疑訝,於是去之,不知所適。(出《傳奇》)
【譯文】
長慶年間,進士張無頗在南康住。在準備趕考之前,曾到廣東番禺縣去找一位認識的府帥求助。然而等他到了番禺後才知道府帥已換了個不認識的人。他投靠無門。憂愁得病倒在一個旅店裡,他的僕人也離他而去。這時忽然有一個會算命的袁大娘來到旅店,細看了看無頗後,說,"您絕不會永遠這樣窮困下去的。"無頗就賣了一件衣服請袁大娘喝酒。袁大娘說,"你現在窮困在這裡,我告訴你一個辦法,你如果去作,不出十天半月,自然會富貴起來,而且還能延長你的壽數。"無頗說,"我如今又窮又餓,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大娘說,"我有一盒玉龍膏,是能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你可以因為這個藥得到一個貴族女子。你可以貼一個佈告,說你是神醫。如果是普通人來求醫,你就不要給他治。如果有身份高貴的人來求醫,你就去給他治,給他用這個藥就行。"說罷就給無頗一個暖金盒,裡面裝著玉龍膏。袁大娘又說,"天冷時你拿出這個暖金盒來,屋裡就立刻會非常熱,連爐子都不用生了。"無頗拜謝了袁大娘,並且貼出一個佈告。過了幾天,果然有一個穿黃衣的人,像是宮中的太監,急急地敲無頗的門,對無頗說,"我們廣利王知道你有仙丹靈藥,所以派我來召見你。"無頗想起袁大娘的話,就隨太監去了。來到江邊,見停著一隻畫船,上船後,船走的又輕又快。走了有一頓飯功夫,來到一個城前,守衛十分森嚴。太監領無頗走過了十幾道大門,來到大殿。殿前列隊站著很多服飾華麗的美女。太監上殿報告說,"大王召的張無頗已經到了。"這時有人打開殿門的簾子,見殿上坐著一個人,穿著皇帝的衣服,頭戴遠遊冠,由兩個穿紫衣的侍女攙扶著走下殿階。兩個紫衣侍女對無頗說,"不必跪拜了。"大王說,"我知道你不是南越人,不是我的臣民,不用行禮了。"無頗一定要跪拜,大王立刻大大地彎下腰來答謝,說,"我實在太冒昧了,把你這位賢人從遠方請來。我的一個最疼愛的女兒得了病,聽說你有神膏,如果能給我的愛女治好病,我真是太感激你了。"說罷,叫兩個太監把無頗領到公主住的院子去。無頗跟著又過了好幾道大門,來到一個小殿。只見樓閣畫廊的簾上都裝著珍珠,門楣上鑲著寶石,整個宮殿都鑲金掛銀,到處都瀰漫著一種特殊的香氣。不一會兒,有兩個宮女打開珠簾,召無頗進了公主的寢宮。無頗見珍珠繡帳裡有一個少女,看樣子剛剛十六七歲,穿著紅色綢緞鑲金邊的衣裙。無頗就給這位公主切脈。過了半天說,"公主您的病是心火所苦。"然後拿出玉龍膏,請公主就著酒吃下去,公主立刻就好了。這時公主就從頭上拔下一個翠玉作的雙鸞篦送給無頗。無頗不敢接受,公主說,"我並不是付給你看病的報酬,只是表達我的心意罷了。我父王還會正式酬謝你的。"無頗只好拜謝收下了。太監就領無頗去見大王。大王拿出了"駭雞犀"、"悲翠碗"等極貴重的金玉寶物贈送無頗。無頗拜謝接受了,太監又領無頗出宮送他上了那只畫船。無頗回到番禺,光賣那只"駭雞犀"就得了銀錢巨萬。那位公主美麗嬌艷楚楚動人,無頗也很想念她。一個多月後,忽然有個青衣使女,敲門送來一個紅信箋。上面題著兩首詩,沒寫姓名,無頗接過詩箋後,那青衣使女就忽然消失了。無頗說,"這一定是仙女寫的詩。"兩首詩是:"羞解明璫尋漢渚,但憑春夢訪天涯。紅樓日暮鶯飛去,愁殺深宮落砌花。""燕語春泥墮錦筵,情愁無意整花鈿。寒閨欹枕夢不成,香炷金爐自裊煙。"不一會兒,以前的那個太監又來了,對無頗說,"大王又召你去,我們公主又病了,病情和上次一樣。"無頗很高興地又隨太監去了。見到公主後,又給她切了脈。這時侍女們說,"王后到。"無頗趕快到門外台階下相迎。這時聽到女人環珮的聲音傳來,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在一大群宮女的簇擁下走來,看樣子就是王后了,無頗趕快跪拜。王后說,"這次又勞動你到這兒來,實在慚愧。可是我女兒病了,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病。"無頗說,"這是以前的病根沒除掉,公主有心事,所以又犯了。我再給她服一次藥,定能去除病根。"王后問,"藥在那裡呢?"無頗就把那個暖金藥呈給皇后、皇一見藥盒,半天沒說話,現出很不高興的樣子,安慰了幾句公主就走了。王后回去對大王說,"咱們的女兒不是病了,而是和無頗有情了。不然的話,為什麼咱們宮裡的暖金盒會在無頗手裡呢?"大王感歎地說,"既然我們的女兒象漢代賈充的女兒看上了韓公子,我們也只好盡快地成全他們,別使女兒再吃苦了。"無頗出來後,大王請他到另一個房間住下,給了很豐富的禮品,並設宴慰賞。然後又召見無頗說,"寡人很敬慕你的為人,想把我的愛女許配給你,你意下如可?"無頗喜出望外,連忙多次拜謝大王。大王就命宮中管事的,選定了良辰吉日,為無頗和公主舉行了隆重的婚禮,大王和王后對無頗的尊重,超過了對其他的那些女婿。無頗在宮中住了一個多月。每日歡宴遊樂。大王說,"張郎不同於別的女婿,必須回到人間。好在昨夜我到冥府去查了生死薄,你的陽壽還很多。這樣,我的女兒不至於長期守空房。你若回番禺去,離我們太近,來往會讓人們奇怪。如果讓你到南康去,又離我們太遠,況且南康也不是我管轄的範圍了。我看,你不如回韶陽去吧,這樣兩方面都很方便。"無頗說,"我也正是這個意思。"於是大王開始給無頗準備了很多服裝珍寶,還備了船。無頗說,"我的侍衛和僕從就由我來安排吧,不要用陰間的人了。"一切準備好以後,無頗就離別了大王。臨別時大王說,"以後我每隔三年去看你們一次,你千萬不要對別人說。"無頗帶著公主在韶陽住下,人們都不知道他們的來歷。剛住了一個多月,一天袁大娘忽然敲門,無頗一見袁大娘大吃一驚。袁大娘說,"張郎今天日子過得這麼好,你和你小娘子該謝謝我這個媒人了吧!"無頗和妻子趕快拿出很多貴重珍品答謝袁大娘,大娘就走了。無頗問妻子,妻子說,"袁大娘就是袁天綱的女兒,穆先生的夫人。暖金盒就是我們宮中的寶物。"後來每隔三年,廣利王一定夜晚到張無頗家來看望女兒女婿,後來這事引起了別人的懷疑,就搬走了。搬到那裡去了,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