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87.【奴蒼璧】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相國李林甫家一奴,號蒼璧,性敏慧,林甫憐之。忽一日暴死,經宿復甦。林甫問之,奴曰:"死時因不覺其死,但忽於門前見儀仗。擁一貴人經過,有似君上。方潛窺之,遽有數人走來擒之。隨去,至一峭拔奇秀之山,俄及大樓下。須臾,有三四人黃衣小兒至,急喚蒼璧入。經七重門宇,至一大殿下。黃衣小兒曰:(曰原作回。據明鈔本改。)'且立於此,候君命。'見殿上卷一珍珠簾,一貴人臨階坐。似剸割事。殿前東西立仗侍衛,約千餘人。有一朱衣人,攜一文簿奏言:'是新奉命亂國革位者安祿山,及相次三朝亂主。兼同時悖亂貴人先定案。'殿上人問朱衣曰:'大唐君隆基,君人之數,雖將足矣,壽命之數何如耶?'朱衣曰:'大唐之君,奢侈不節儉,本合折數。但緣不好殺,有仁心,固壽命之數在焉。'又問曰:'安祿山之後,數人僭偽為主,殺害黎元。當須速止之,無令殺人過多,以傷上帝心,慮罪及我府。事行之時,當速止之。'朱衣奏曰:'唐君紹位臨御以來,天下之人,安堵樂業,亦已久矣。據期運推遷之數,天下之人,自合罹亂惶惶。至於廣害黎元,必不至傷上帝心也。'殿上人曰:'宜便先追取李林甫、楊國忠也。'朱衣受命而退。俄又有一朱衣,捧一文簿至。奉言:'是大唐第六朝天子復位,及佐命大臣文簿。'殿上人曰:'可惜大唐世民,效力甚苦,方得天下治,到今日復亂也。雖嗣主復位,乃至於末,終不治也。'謂朱衣曰:'但速行之。'朱衣又退。及將日夕,有一小兒下,急喚蒼璧令對見。蒼璧方子細,見殿上一人,坐碧玉床,衣道服,戴白玉冠,謂蒼璧曰:'當卻回,寄語林甫,速來我紫府,應知人間之苦。'蒼璧尋得放回。"林甫知世不久將亂矣,遂潛恣酒色焉。(出《瀟湘錄》)
【譯文】
宰相李林甫家有個奴僕名叫蒼璧,十分聰明能幹,李林甫很喜歡他。蒼璧有一天突然死去,過了一夜,又復活了。李林甫問他,蒼璧說:"我並沒有以為死了,只記得以前忽然來了一隊儀仗,簇擁著一個像是天子的人過去了。我正藏在一旁偷看,突然被幾個人抓走,來到一個挺拔險峻的山上的大樓前面。過了片刻,有三四個穿黃衣的少年叫我快進樓裡。我經過七道門,來到一座殿下。黃衣少年說:'先在這裡站著,等君王的旨意。"只見殿上捲著珠簾,有一個大官坐在大殿上,像是個主管決斷的人。殿前東西立著一千多名衛士。這時有個穿紅衣的人,正拿著個大本子奏報說:'現在我呈送的是安祿山謀反和其後三朝中那些治國無方和謀朝篡位的案子。'殿上的大官問:'大唐皇帝李隆基怎麼樣了?做為皇帝他的氣數是盡了,做為人,他還有沒有陽壽?'紅衣人說:'大唐皇帝平時非常奢侈豪華不知節儉,為此本該扣除他的陽壽,但他心地慈善,不好殺生害命,所以還有陽壽。'又問:'安祿山反叛以後,有好幾個自稱為王的,他們殺了不少百姓,應該盡快制止他們,別讓他們殺人太多,傷了天帝的心,連我們也會吃罪不起。你只要發現他們要鬧事,就馬上制止。'紅衣人回奏道,'唐朝皇帝即位以後,天下人安居樂業很長時間了,按照世事的運行規律,必然要亂上一段時間,一亂,必然要有些百姓遭劫甚至死亡,這是劫數難逃,天帝不會傷心怪罪的。'殿上的大官說,'那就先把李林甫、楊國忠抓來吧。'這時又有一個紅衣人捧著簿子來奏報關於唐朝第六個皇帝復位和朝中的文武大臣的情況。殿上的大官說,'唐太宗李世民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得天下太平,如今天亂成這樣,真可惜呀。雖然第六位皇帝復了位,大亂還是沒有平息,你快想法子處理一下吧。'紅衣人就退下去了。這時已經天色將晚,一個少年急忙叫我去殿上朝見。只見殿上的碧玉床上坐著一個穿道服戴白玉冠的人,他對我說,'你回到人間,告訴李林甫,快到這兒來報到,人世就要再遭大亂之苦了。'這樣,我才又回到人世。"李林甫聽蒼璧這麼一說,知道天下又要大亂,就不再問政事,日日沉浸在酒色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