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80.【王僩】原文全文翻譯

王僩者,少應通事舍人舉。開元末,入京。至闕西,息槐樹下,聞(聞原作為。據明鈔本改。)傳詔聲。忽見數騎,狀如中使,謂僩曰:"為所宣傳,真通事舍人矣。"因以後騎載僩。僩亦不知何人,倉卒隨去。久之,至華岳神廟中。使置僩別院,誡云:"慎無私視。"便爾入內。僩獨坐,聞棒杖楚痛之聲,因前行竊窺。見其婦為所由繫頸於樹,以棒拷擊。僩悲愁佇立,中使出,見慘怛而問其故。僩涕泗,具言其事。使云:"本欲留君,妻既死,理不可住。若更遲延,待歸之後,即不能救。君宜速還開棺,此即放妻活。"乃命左右取驛馬,送王舍人。俄見一狐來,僩不得已,騎狐而騁。其疾如風,兩日至捨。騎狐乃其魂也,僩本身自魂出之後,失音不言。魂既至家,家人悲泣。僩命開棺,其妻已活,謂僩曰:"何以至耶?"舉家歡悅。後旬日,本身方至。外傳云:"王郎歸!"失音已十餘日。魂云:"王郎至矣。"出門迎往,遂與其魂相合焉。(出《廣異記》)
【譯文】
唐朝開元末年,有個叫王僩的人去考通事舍人。進京城後,在皇宮西門外一棵槐樹下歇息。忽然聽見宣讀詔書的聲音,接著來了幾個騎馬的人,看樣像是宮中的使者,他們對王僩說:"王舍人,奉命傳你!"王僩弄不清他們是誰,只好倉促的騎上馬隨他們而去。跑了半天,進了華岳廟。使者讓王僩呆在另一個院裡,並警告他說:"不許偷看。"然後就進去了。王僩正呆坐著,忽然傳來陣陣拷打和哭叫聲,就跑去偷偷看,一看竟是自己的妻子被吊在樹上拷打。王僩沒有辦法,只能痛苦地站在那裡看著。不一會兒那使者轉來,見王僩滿面悲然,問是為什麼,王僩忍不住哭了起來,說出剛才看見的事。使者說:"本來打算把你留在這裡,現在你妻子已死,就不能留你了。若再延誤時間,你妻子就沒救了。你快回去開棺材,這裡馬上放她回去。"說罷讓左右趕快牽馬送王僩回去。不一會,牽來一隻狐狸。王僩顧不上許多,只好騎上狐狸。那狐狸跑起來竟像風一樣快,兩天就到了家。原來是王僩的魂騎著狐狸回來了,而王僩本人則不能說話了。魂到家後,立刻打開棺材,看見妻子已經復活。妻子問王僩:"你怎麼回來了?"全家分外高興。過了十幾天,王僩本身才回到家。據說王僩回來後十幾天不會說話,直到他的魂說了一句:"王僩回來了。"魂和肉身才合到了一起。

卷第三百三 神十三
韓光祚 宣州司戶 崔圓 鄭仁鈞 季廣琛 劉可大 奴蒼璧 南纘 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