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19.【李玨】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李玨,廣陵江陽人也。世居城市,販糴自業。而玨性端謹,異於常輩。年十五時,父適他行,以玨專販事。人有糴者,與糴。玨即授以升斗,俾令自量。不計時之貴賤,一斗只求兩文利,以資父母。歲月既深,衣食甚豐。父怪而問之。具以實對。父曰:「吾之所業,同流中無不用出入升斗,出輕入重,以規厚利。雖官司以春秋較榷,終莫斷其弊。吾但以升斗出入皆用之,自以為無偏久矣。汝今更出入任之自量,吾不可及也。然衣食豐給,豈非神明之助耶!」後父母歿,及玨年八十餘,不改其業。適李玨出相,節制淮南。玨以新節度使同姓名,極用自驚,乃改名寬。李玨下車後數月,修道齋次。夜夢入洞府中,見景色正春,煙花爛熳,翔鸞舞鶴,彩雲瑞霞,樓閣連延。玨獨步其下,見石壁光瑩,填金書字,列人姓名。似有李玨,字長二尺餘。玨視之極喜,自謂生於明代,久歷顯官,又升宰輔,能無功德及於天下。今洞府有名,我必仙人也。再三為喜。方喜之際,有二仙童自石壁左右出。玨問:「此何所也?」曰:「華陽洞天。此姓名非相公也。」玨驚,復問:「非玨何人也?」仙童曰:「此相公江陽部民也。」玨及曉,歷記前事,益自驚歎,問於道士,無有知者。復思試召江陽官屬詰之。亦莫知也。乃令府城內求訪同姓名者。數日,軍營里巷相推。乃得李寬舊名玨。遂聞於玨。乃以車輿迎之,置於靜室,齋沐拜謁,謂為道兄,一家敬事,朝夕參禮。李情景恬淡,道貌秀異,須長尺餘,皓然可愛。年六十時,曾有道士教其胎息,亦久不食。玨愈敬之。及月餘,乃問曰:「道兄平生得何道術?服煉何藥?玨曾夢入洞府,見石壁姓名,仙童所指,是以迎請師事,願以相授。寬辭以不知道術服煉之事。玨復虔拜,因問寬所修何術。寬辭以愚民不知所修,遂具販糴以對。玨再三審問,咨嗟曰:「此常人之難事,陰功不可及也。」復曰:「乃知世之動靜食息,莫不有報。苟積德,雖在貧賤,神明護解,名書仙籍,以警塵俗。」又問胎息不食之由。具以對。玨師其胎息,亦不食。寬年百餘歲,輕健異常。忽告子孫曰:「吾寄世多年,雖自養氣,亦無益汝輩。」一夕而卒。三日棺裂聲。視之,衣帶不解,如蟬蛻,已屍解矣。(出《續仙傳》)
【譯文】
李玨是廣陵江陽人。他家世代住在城裡,以販賣糧食為職業。李玨的性情端莊謹慎,和一般人不一樣。他十五歲的時候,他父親到別的地方去了,把販賣糧食的事交給李玨專管。有人來買糧,李玨就把升和斗交給人家,讓人家自己量,不按當時糧食的貴賤計價,一斗糧只賺兩文錢的利,用來資助父母。時間長了,他家的衣食卻很豐足。他的父親感到奇怪,就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全都如實告訴父親。父親說:「我做糧食生意的時候,同行中都是用升斗出入,出的時候用小鬥,入的時候用大鬥,用來賺取大利。雖然有關官吏年年春秋兩季都要檢查較正升斗的準確,但是始終不能制止弊病。我只是用同一個升和鬥出入,時間已很久了,自以為沒有什麼偏差了。你現在改為出入自己量,我不如你。但是自己量還能衣食豐足,難道是神明幫助你嗎?」後來,他的父母都亡故了,直到他活到八十多歲,也沒改變他的職業。恰巧宰相李玨出京做淮南節度使,李玨因為與新節度使重名,自己非常吃驚,就改名叫李寬。李玨到任後幾個月,修道施捨,做了不少善事。一天夜裡,他夢見自己進入一個洞府中,看見那裡面正是春天景色,煙花爛熳,鸞翔鶴舞,雲霞祥瑞,樓閣連綿。李玨獨自走在其中,見一塊石壁上光亮瑩瑩,上面書寫著金字,列著許多人名,其中好像有「李玨」二字。字長二尺多。李玨看了非常高興,自己以為生在一個聖明的時代,長時期做過顯官,又升為宰相,怎能對天下沒有功德。現在洞府中有名,自己肯定會成為神仙。他再三地感到高興。正高興的時候,有兩個仙童從石壁左右走出來。李玨打聽這是什麼地方,二童子說:「這是華陽洞天。這裡的『李玨』不是你。」李玨一驚,又問:「不是我是誰呢?」仙童說:「這個人是江陽縣的百性。」李玨直到天亮,還清楚地記得夢中的事,更加驚歎不已。他去向道士打聽,道士們沒有知道的。又找江陽縣的官吏們詢問,也沒有知道的。於是他又讓人在府城內尋找同姓名的人。幾天之後,軍營街巷到處尋找,才知道李寬以前也叫李玨,就向李玨報告了。於是李玨就派車把李寬接來,安置在一個清靜的屋子裡,吃完齋飯,洗完澡,然後再拜謁,稱李寬為道兄。李玨的全家都敬奉李寬,早晨晚上都參拜行禮。李寬的性情恬淡,道貌出眾,鬍鬚一尺多長,白白的,十分可愛。他六十歲的時候,曾經有一個道士教給他胎患之術,也很久沒有吃糧食了。李玨更加敬重他。等到一個月以後,李玨就問他:「道兄平常修得了什麼道術?服用什麼藥?我曾經作夢進入一個洞府,看到了石壁上有道兄的姓名,是仙童告訴了我,所以把您請來做我的老師,希望能把道術傳授給我。」李寬推辭說自己不知道道術服食煉丹的事。李玨又虔誠地參拜。接著就問李寬修習什麼道術。李寬推辭說自己是愚民,不知道修習什麼。於是他就把自己如何做糧食生意詳細地告訴了李玨。李玨仔細地問了多次,慨歎說:「這是一般人難以做到的事。我的陰功不如你啊!」又說:「我這才知道,人世間的動、靜、食、息各個方面,全都有報應。一個人如果積德,儘管是貧賤之身,神明也保護他,也能名書仙籍,以警告塵世間的人們。」他還向李寬詢問修習胎息不吃飯的辦法,李寬詳細地告訴了他。他就向李寬學習胎息,也不吃飯。李寬活到一百多歲,身體非常輕健。他忽然告訴子孫們說:「我活在世上多年,雖然我自己修養真氣,對你們也沒有好處。」一天晚上他就死了。三天之後,他的棺材有裂開的聲音。一看,他的衣帶沒解,像蟬蛻一樣,已經脫離肉體飛昇成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