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69.【何明遠】文言文全篇翻譯

唐定州何明遠大富,主官中三驛。每於驛邊起店停商,專以襲胡為業,資財巨萬。家有綾機五百張。遠年老,或不從戎,即家貧破。及如故,即復盛。(出《朝野僉載》)
唐朝時,定州人何明遠特別富有。他主管州中的三個驛站,便在驛站旁邊建造旅店,供來往客商住宿,專門以賺取相商的錢為主業,家中財產多達很多萬。他家還有五百張織綾機。何明遠年老了,不能再任軍職了,他家開始貧困破敗。待到恢復原來的樣子後,立即又興盛起來。羅 會 長安富民羅會以剔糞自業,裡中謂("謂"原作"識",據明抄本改。)之雞肆,言若歸之積糞而有所得也。會世副其業,家財巨萬。嘗有士人陸景陽,會邀過所止。館舍甚麗。入內(明抄本"入內"作"內人"。)梳洗,衫衣極鮮。屏風氈褥烹宰,無所不有。景陽問曰:"主人即如此快活,何為不罷惡事。"會曰:"吾中間停廢一二年,奴婢死亡,牛馬散失。復業已來,家途稍遂。非情願也,分合如此。"(出《朝野僉載》)
【譯文】
長安有個富翁叫羅會,以清除糞便為職業。街坊鄰里都稱他為"除糞夫",是說他因為清除積攢糞便而發家致富的。羅會家世代都以清除積攢糞便為副業,家中有財產許多萬。一次,有個叫陸景陽的知識人,羅會邀請他在他家住宿。陸景陽看到羅會家的房屋建造裝修得特別豪華富麗。他的妻了也梳洗打扮,穿著的衣服極其艷麗。屏風、氈褥等一應陳設,應有盡有。而且自己家宰殺、烹煮牲畜。陸景陽問羅會:"羅先生日子過得這樣富裕安樂,為什麼還繼續從事清除糞便的骯髒污穢的工作?"羅會說:"我中間曾停工不幹了有一二年。怎奈一不干清除糞便這行當,家中奴婢僕夫死去,牛馬逃散丟失,眼瞅著家業就要敗落。後來,恢復這一行當後,家道才逐漸恢復過來。不是我情願幹這除糞的行當啊!"分析起來,羅會命中注定他就該干除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