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29.【孔謙】原文及譯文

後唐明宗即位之初,誅租廉使孔謙、歸德("德"原作"得",據明抄本改。)軍節度使元行欽、鄧州節度溫韜、太子少保段疑、汴州曲務辛廷蔚、李繼宣等。孔謙魏州孔目吏,莊宗圖霸,以供饋軍食。謙有力焉,既為租庸使。曲事嬖倖,奪宰相權。專以取斂為意,剝削萬端,以犯眾怒伏誅。元行欽為莊宗愛將,出入宮禁,曾無間隔。害明宗之子從景,以是伏誅。段凝事梁,以奸佞進身。至節將,末年綰軍權,束手歸朝。溫韜兇惡,發掘西京陵寢。莊宗中興,不證其罪,厚賂伶官閹人,與段凝皆賜國姓,或擁旄鉞。明宗采眾議而誅之。辛廷蔚開封尹王瓚之牙將也,朱友貞時,廷蔚依瓚勢曲法亂政,汴人惡之。李繼宣汴將孟審澄之子,亡命歸莊宗,劉皇后畜為子。時宮掖之間,穢聲流聞。此四凶,帝在藩邸時,惡其為人,故皆誅之。莊宗皇帝為唐雪恥,號為中興。而溫韜毀發諸帝陵寢,宜加大辟。而賜國姓,付節旄,由是知中興之說謬矣。(出《北夢瑣言》)
【譯文】
後唐明宗李亶剛剛繼承皇位時,下詔處死了租庸使孔謙、歸德軍節度使元行欽,鄧州節度使溫韜、太子少保段凝、汴州曲務辛廷蔚、李繼宣等六人。孔謙,原是魏州掌管獄訟、帳目、遣發等事務的高級辦事員。莊宗李存勖圖謀霸業時,孔謙在供給軍糧給養方面出過力,隨即授予他租庸史。孔謙用曲意逢迎的方法獲得莊宗的寵幸,奪取了宰相的權力,專心於巧取豪奪積攢錢財,想方設法盤剝百姓。因此,觸犯了眾怒而被處死。元行欽原來是莊宗李存勖的得力將領,曾經一度隨意出入宮中禁苑,跟莊宗沒有一點隔閡。他是因為殺害了明宗皇帝的兒子,才被處死的。段凝,在後梁任職期間,是以奸詐諂佞受到重用的。在後梁末年,他掌管兵權,一仗未打,拱手歸降後唐。溫韜為人兇惡,他曾率人掘盜過西京長安的皇家陵墓。莊宗口中說中興李唐王朝,但卻不依法治他毀壞皇陵的罪行,反而聽任他用重金賄賂樂官和太監,並且跟段凝一塊兒,都賜給他們跟皇族一個姓氏,還讓他執掌兵權。明宗皇帝採納大家的意見才處死了他。辛廷蔚原是開封府尹王瓚的副將。朱友貞時,辛廷蔚依仗王瓚的勢力違法亂政,胡作非為,汴州人都非常厭惡他。李繼宣是汴州將領孟審澄的兒子,後來鋌而走險,歸降莊宗,劉皇后收養他為義子。當時,他與劉皇后之間有許多淫亂的穢聞從宮裡流傳出來。這四個兇惡的人,明宗還是藩王時就非常厭惡他們的為人。因此,剛一登極繼位就處死了他們。莊宗皇帝聲言要為李唐王朝雪除恥辱,中興李唐王朝。但是溫韜毀壞盜掘先皇陵墓,是罪當斬首的,卻賜予他宗室李姓,應他執掌兵權。由此可知,莊宗志在中興李唐王朝的說法是靠不住的啊!

卷第二百四十  諂佞二
趙元楷 閻知微 鄭愔 薛稷 李嶠 李義府 侯思止 盧藏用 趙履溫 張岌 吉頊
宗楚客 崔融 崔湜 用番將 張說 程伯獻 楊國忠 太真妃 李林甫

趙元楷 趙元楷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時候君集為元帥。君集馬病顙瘡,元楷以指沾其膿而嗅之,以諛君集。為御史所劾,左遷刺史。(出《譚賓錄》)
【譯文】
趙元楷任交河道行軍大總管時,候君集在交河道任元帥。一次,侯君集的坐騎頭上生瘡,趙元楷用手指沾著馬額頭上的膿瘡放在鼻子上嗅,來討好侯君集。被御史彈劾,貶為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