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81.【李德裕】古文翻譯註解

李德裕在中書,常飲常州惠山井泉,自毗陵至京,致遞鋪。有僧人詣謁,德裕好奇,凡有游其門,雖布素,皆引接。僧謁(「謁」原作「曰」,據明抄本改)德裕,曰:(「曰」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相公在位,昆蟲遂性,萬匯得所。水遞事亦日月之薄蝕,微僧竊有感也。敢以上謁,欲沮此可乎?」德裕頷頤之曰:「大凡為人,未有無嗜欲者。至於燒汞,亦是所短。況三惑博藆弋奕之事,弟子悉無所染。而和尚有不許弟子飲水,無乃虐乎?為上人停之,即三惑馳騁,怠慢必生焉。」僧人曰:「貧道所謁相公者,為足下通常州水脈,京都一眼井,與惠山寺泉脈相通。」德裕大笑:「真荒唐也。」僧曰:「相公但取此井水。」曰:「井在何坊曲?」曰:「在昊天觀常住庫後是也。」德裕(「德裕」二字原作「但」,據明抄本改)以惠山一罌,昊天一罌,雜以八缻一類,都十缻,暗記出處,遣僧辨析。僧因啜嘗,取惠山寺與昊天,余八乃同味。德裕大奇之,當時停其水遞,人不告勞,浮議弭焉。(出《芝田錄》)
【譯文】

李德裕任宰相的時候,經常飲用常州惠山井中的泉水,泉水要從毗陵經驛站傳遞送到京城。有個和尚到李德裕的住處去拜見他。李德裕好接觸奇異之事,凡是有人雲遊到他門前,雖然是布衣素服,全都引進接見。和尚謝過李德裕說:「相公您在位,連昆蟲都通達人性,萬條江河都有歸處。遞水事只是點小毛病,小僧私下也有感觸,才敢來拜見您,想阻止這件事可以嗎?」李德裕點頭說道:「只要做人,沒有無嗜好和私慾的,至於燒汞這是我不會的,況且酒色等三惑及賭博下棋之事,弟子我並沒有沾染。然而和尚不許弟子飲水,這不是殘酷嗎?為了您停水,三惑就會立即放縱,而怠慢必然產生。」和尚說:「我所以來拜見相公,是因為我熟悉常州水脈。京都有一眼井,與惠山寺的泉脈相通。」李德裕大笑說:「真荒唐。」和尚說:「相公只管取這井中的水。」李德裕說:「井在寺中的什麼地方?」和尚說:「在昊天觀常住庫後面。」李德裕用一個小口大肚的瓶子裝了一瓶惠山水、一瓶昊天水,和八瓶同一類水摻雜在一起,總共十瓶,暗自記住每瓶水的出處,送給和尚分辨。和尚於是用口品嚐,取出惠山與昊天之水,其餘八瓶全都一個味道。李德裕非常驚奇,當時就停止遞水。人們不再為此辛勞,流傳的議論也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