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84.【宋沇】古文現代文翻譯

宋開府孫沇有音律之學。貞元中,進樂書二卷,德宗覽而嘉焉。又知是璟之孫,遂召賜對坐,與論音樂,喜。數日,又召至宣徽,張樂使觀焉。曰:"有舛誤乖濫,悉可言之。"沇曰:"容臣與樂官商榷講論,具狀條奏。"上使宣徽使教坊與樂官參議。數日然後奏進,樂工多言沇不解聲律,不審節拍,兼又瞶疾,不可議樂。上頗異之,又宣召見。對曰:"臣年老多疾,耳實失聰。若迨於音律,不至無業。"上又使作樂,曲罷,問其得失,承稟舒遲,眾工多笑之。沇顧笑,忿怒作色,奏曰:"曲雖妙,其間有不可者。"上驚問之,即指一琵琶云:"此人大逆戕忍,不日間即抵法,不宜在至尊前。"又指一笙云:此人神魂已游墟墓,不可更令供奉。"上大駭焉,令主者潛伺察之。既而琵琶者為同儕告訐,稱其六七年前,其父自縊,不得端由。即今按鞠,遂伏罪。笙者乃憂恐不食,旬日而卒。上轉加欽重,面賜章服,累召對。每令察樂,樂工悉惴恐脅息,不敢正視。沇懼罹禍,辭病而退。(出《羯鼓錄》)
【譯文】
宰相宋璟的孫子宋沇對音律學很有造詣。唐德宗貞元年間,宋沇進獻樂書二卷,唐德中讀後很是讚賞。又得知宋沇即是宋璟的孫子,於是詔見宋沇進宮坐在對面,跟他談論音律,談得非常高興。過了幾天,德宗皇帝又召見宋沇到宣微院,讓樂工們奏樂給他聽。說:"有錯誤不符合音律的地方,你盡可以說出來。"宋沇說:"請允許臣與樂工們商討議論後,列出條條來給您看。"德宗皇帝聽了後,指派宣微院和宮內教坊的樂官參加討論。幾天以後,一些參加討論的樂官進奏德宗,說宋沇並不懂得樂理,不通曉節拍,他還有眼疾。因此,不能用這樣的人評論音律。德宗皇帝感到詫異,又召見宋沇詢問。宋沇回答說:"臣我的確年老多病,耳朵也確實聾了。但是在評論音律方面,我還是可以做些事情的。"德宗皇帝又讓樂工們演奏,一曲終了,詢問宋沇:"這次他們演奏得有什麼長處與錯誤的地方?"宋沇好半天也沒有說出子午卯酉來。在坐的樂工有很多人都譏笑宋沇。宋沇看到樂工們譏笑他,立刻怒容滿面,回答德宗皇帝說:"演奏得雖然很精彩,但是演奏的樂工中間有不適合再在這兒幹下去的人。"德宗皇帝驚異地問:"都是哪些人?"宋沇即指著一個演奏琵琶的樂工說:"這個人犯下了大逆不道的罪刑,不久就會受到法律制裁的。因此,不適宜在皇上面前演奏。"又指一個吹笙的人,說:"這個人的靈魂已經出竅了,現在正在一片墓地上閒遊。這樣的人更不能侍奉在皇上身邊。"德宗皇帝聽了後,大為震駭。命令主管人暗中察看這兩個人。過了沒多久,彈奏琵琶的那個樂工,同事告發他在六七年前,他父親無緣無故就上吊死了,如今已被拘捕,並已認罪伏法。那個吹笙的樂工整天憂愁不吃飯,過了十多天果然死了。德宗皇帝更加敬重宋沇,當面賜與他赤、白相間,繡有日、月、星、辰的禮服。並屢次召見宋沉跟皇上對坐。每次讓宋沇審察演奏,樂工們都惴惴不安,斂聲屏氣,不敢正視宋沇。宋沇看到這種情形,怕遭至禍患,於是藉著身體有病為由,引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