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78.【李思恭】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乾寧三年丙辰,蜀州刺史節度參謀李思恭埋弟於成都錦浦裡北門內西回第一宅,西與李冰祠鄰。距宅之北,地形漸高,岡走西南,與祠相接。於其堂北,鑿地五六尺,得大塚,磚甓甚固。於磚外得金錢數十枚,各重十七八銖,逕寸七八分,圓而無孔。去緣二分,有隱起規,規內兩面,各有書二十一字。其緣甚薄,有刃焉。督役者馳其二以白思恭,命使者入青城雲溪山居以示道士杜光庭,云:「此錢得有石余。」思恭命並金錢復瘞之,但不知誰氏之墓也。其地北百步所,有石筍,知石筍即此墓之闕矣。自此甚靈,人不敢犯。其後蜀主改置祠堂享之。(出《廣異記》,明抄本作出《錄異記》)
【譯文】
唐朝乾寧三年丙辰,蜀州刺史節度參謀李思恭把弟弟埋在成都錦浦裡北門內西回第一宅,西面與李冰祠相鄰。宅的北面地勢漸漸高起來,高岡的走向是西南向,同李冰祠相連接。在宅堂的北面,挖地五六尺深,見到一個大墓。墓的磚壁非常堅固,在磚壁外得到數十枚金錢,每個重十七八銖,直徑一寸七八分長,圓形中間沒有眼。離邊緣二分,有凹槽,槽內兩面各有二十一個字。金錢的邊緣非常薄,有刃。監工的急忙騎馬送二個錢給李思恭報信。李思恭派人進青城雲溪山居把兩枚錢送給道士杜光庭看。杜光庭說:「這種錢大概要有一石多。」李思恭下命令把金錢放回墓中重新埋上,但是不知是誰的墳墓。墓地北面一百步左右,有石筍,石筍就是這個墓的墓門。從那以後,那裡非常靈驗,人們不敢侵犯。後來蜀主把那裡改作祠堂用於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