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58.【盧延貴】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盧延貴者,為宣州安仁場官,赴職中途阻風,泊大江次數日。因登岸閒步,不覺行遠,遙望大樹下若有屋室。稍近,見室中一物,若人若獸。見人即行起而來,延貴懼而卻走。此物連呼:「無懼,吾乃人也。」即往就之,狀貌奇偉,裸袒而通身有毛,長數寸。自言商賈也,頃歲泛舟,至此遇風,舉家沒溺。而身獨得就岸,數日食草根,飲澗水,因得不死。歲余,身乃生毛。自爾乃不飲不食,自傷孤獨,無復世念。結廬於此,已十餘年矣。因問獨居於此,得無虎豹之害乎?答曰:「吾已能騰空上下,虎豹無奈何也。」延貴留久之,又問有所須乎?對曰:「亦有之。每浴於溪中,恆患身下不速干,得數尺布為巾,乃佳也。又得小刀,以掘藥物,益善。君能致之耶?」延貴延之至船,固不肯。乃送巾與刀而去。罷任,復尋之,遂迷失路。後無有遇之者。(出《稽神錄》)
【譯文】
盧延貴被任命為宣州安仁場官員,在上任的途中遇上了大風,把船停泊在大江裡住了幾天。閒暇無事便登岸散步,不知不覺間走出去很遠。遙望前面大樹底下有一所房子,走近一看,見屋裡有個東西,像人又像野獸,見了人便朝你走來。盧延貴非常害怕,急急忙忙逃走,他卻連連呼籲:「不要害怕,我是個人!」延貴走到他跟前,見他生得高大奇異,裸露著身子,遍身有毛,毛長有好幾寸。他自己說是做買賣的,近幾年行船,走到這裡遇上了大風,全家都沉沒到水裡去了,只剩下自己活著上了岸,天天吃草根,喝山溝裡的水,這才活了下來,過了一年多身上就長出了毛。從那以後便不吃不喝,因為太孤獨而傷心難受,再沒有回到世上去的念頭,就在這個地方安家住了下來,至今已經十多年了。」延貴問他一個人住在這裡,難道沒有虎豹等猛獸來侵害嗎。他答道:「我已經能夠飛上飛下地騰空飛越,虎豹之類對我沒有辦法了。」延貴在那裡呆了很長時間,又問他有沒有需要的東西。他說:「也有。我在溪水裡洗澡的時候,總因為洗完後身上不能很快乾燥而犯愁,如果能有幾尺布做浴巾,那就好了。再有一把小刀,用來採掘藥物,那更好。您能送給我這兩樣東西嗎?」延貴要領他到自己船上去,他說啥也不肯。延貴只好給他送去浴巾和小刀,然後就走了。卸任之後,盧延貴又去找那個人,結果迷失了路,後來沒人再碰見過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