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08.【張華】古文翻譯

魏時,殿前鍾忽大鳴,震駭省署。華曰:"此蜀銅山崩,故鐘鳴應之也。"蜀尋上事,果雲銅山崩。時日皆如華言。(出《小說》)
【譯文】
魏時,殿前的大鐘忽然自己鳴響了起來,省署內外一片驚慌。張華說:"這是由於四川銅山山崩,相互共鳴的原因,所以大鐘自鳴。"不久,四川上奏,果然是銅山山崩,時間和張華說的一樣。

又 張華
晉陸士衡嘗餉張華,於時賓客盈座。華開器,便曰:"此龍肉也。"眾雖素伏華博聞,然意未知信。華曰:"試以苦酒灌之,必有異。"試之,有五色光起。士衡乃窮其所由。鮓主曰:"家園中積茅下,得一白魚,質狀殊常,以作鮓過美,故以餉陸。(出《世說》)
【譯文】
又中朝時,有人畜銅澡盤,晨夕恆鳴如人扣。以白張華。華曰:"此盤與洛鍾宮商相諧,宮中朝暮撞,故聲相應。可鑪令輕,則韻乖,鳴自止也。"依言,即不復鳴。(出《小說》)又武庫內有雄雉,時人鹹謂為怪。華云:"此蛇之所化也。"即使搜除庫中,果見蛇蛻之皮。(出《小說》)

又 張華
又吳郡臨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無聲。以問華。華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魚形,扣之則鳴矣。"即從華言,聲聞數十里。(出《小說》)
又惠帝時,有得一鳥毛長數丈。華見而歎曰:"此所謂海鳧毛。此毛出則天下土崩。"果如其言。(出《異苑》)
又洛中有一洞穴深不可測。有一婦人欲殺夫,謂夫曰:"未曾見此穴。"夫自過視之。至穴,婦推夫墜穴,至底,婦擲飯物,如欲祭之。此人當時顛墜恍惚,良久乃蘇。得飯食之,氣力稍強。周惶覓路,乃得一穴。匍匐從就,崎嶇反側。行數十里,穴小寬,亦有微明。遂得寬平廣遠之地。步行百餘里,覺所踐如塵,而聞粳米香,啗之芬美,過於充飢。即裹以為糧,緣穴行而食。此物既盡,復遇如泥者,味似向塵,又繼以去。所歷幽遠,裡數難測。就明曠而食所繼盡,便入一都:郛郭修整,宮館壯麗。台榭房宇,悉以金魄為飾。雖無日月,明逾三光。人皆長三丈,被羽衣,奏奇樂,非世所聞也。便告請求哀。長人語令前去,從命進道。凡遇如此者九處。最後所至,苦告饑餒。長人入,指中庭一大柏樹,近百圍,下有一羊,令跪捋羊須。初得一球,長人取之。次捋又取,後捋令啗食,即得療饑。請問九處之名,求停不去。答曰:"君命不得停,還問張華當悉。"此人便復隨穴而行,遂得出交郡。往還六七年間,即歸洛,問華,以所得二物視之。華云:"如塵者是黃河龍涎;泥是昆山下泥;九處地仙名九館;羊為癡龍;其初一珠,食之與天地等壽,次者延年,後者充飢而已。"(出《幽明錄》)
又豫章有然石,以水灌之便熱,用以烹煮,可使食成。熱盡,下可以冷水灌之更熱。如此無窮。世人貴其異,不能識其名。雷煥元康中入洛,乃繼以示華。華云:"此所謂"然石"。"(出《異物誌》)
又嵩高山北有大穴空,莫測其深。百姓歲時每游其上。晉初,嘗有一人誤墜穴中。同輩冀其倘不死,試投食於穴。墜者得之為糧,乃緣穴而行。可十許日,忽曠然見明。又有草屋一區,中有二人,對坐圍棋,局下有一杯白飲。墜者告以飢渴。棋者曰:"可飲此。"墜者飲之,氣力十倍。棋者曰:"汝欲停此不?"墜者曰:"不願停。"棋者曰:"汝從西行數十步,有一井,其中多怪異,慎勿畏,但投身入中,當得出。若饑,即可取井中物食之。墜者如其言。井多蛟龍,然見墜者,輒避其路。墜者緣井而行。井中有物若青泥,墜者食之。了不復饑。可半年許,乃出蜀中。因歸洛下,問張華。華曰:"此仙館,所飲者玉漿,所食者龍穴石髓也。"(出《小說》)

【譯文】
晉時,陸士衡曾請張華吃飯,當時賓客滿座,張華揭開一食器,說:"這是龍肉。"大家雖然知道張華博學多識,但這次卻有點不大相信。張華說,你們用苦酒澆一下試驗,必然有變化。一試,那肉發出了五色光。陸士衡追問是怎麼回事。廚師說:"我在園中茅草下得到一條白魚,肉質、形狀都很特殊,烹調後味道很美,所以才給您品嚐品嚐。"
又,晉中朝時,有人家中蓄有一個銅澡盆,早晚經常鳴響,就像有人擊打似的。這人把這事告訴了張華,張華說:"你這個銅澡盆和洛陽宮中大鐘的音律相同,所以宮中早晚敲鐘時,你的銅盆也發聲相應和,你可用銼把澡盆銼輕一些,它們的音律就不同了,也就不再鳴叫了。"按他說的辦法做了,果然不再鳴響了。
又,武器庫中發現一隻公山雞,大家感覺奇怪。張華說,這是蛇變的。他們便在庫中搜尋,果然找到了蛇蛻的皮。
又,吳郡臨平地方有一石崖崩裂,發現一隻石鼓,敲打時不出聲。問張華,他說:"可用四川產的桐木,刻成魚形,用這個敲打石鼓,就能發出聲音。"按他的說法辦了,鼓的響聲十里外都能聽到。
又,晉惠帝司馬衷時,得到一根數丈長的鳥毛。張華歎息一聲說:"這是海鳧毛,一出現這種毛,天下就要發生地震。"果然如此。
又,洛中地方有一個洞穴,深不可測。有一婦人想殺害她的丈夫,對她丈夫說:"你沒看見過這個洞吧?"丈夫走來看時,妻子把丈夫推到穴中。婦人扔了些食物,用來祭奠丈夫。這人起初時恍恍惚惚。過了一會兒才甦醒過來,把婦人扔下的食物吃了,有了些力氣。四處尋找出路,找到一個穴洞,伏下身子在裡邊爬,曲曲彎彎,爬了數十里,穴洞漸寬,也有了微弱的亮光,逐漸路也平了,地方也寬闊了。又步行了一百多里,覺得腳下踩的像塵土,聞著有股米香味,用嘴嘗嘗味道很美。他就用這東西充飢,還背了一些當糧食用。又沿著穴洞走,這東西也吃光了,又遇到像泥一樣的東西,味道和方纔那些塵土樣的東西一樣,他又吃這個,走了很遠很遠,也不知有多少里。眼前更寬闊了,食物又吃光了。他來到一座城堡,城中的建築很整齊,宮館也很壯麗,樓台亭榭,都用金子裝飾。這裡雖然沒有太陽、月亮,但特別亮。人都三丈多高,身上披著羽毛衣,演奏的音樂也很奇特,在世間沒有聽到過的。他便哀求長人指點他,長人叫他還往前走。他又往前走,走過了九處這樣的地方,到了最後一處,他很飢餓,長人指著庭中一棵大柏樹,這樹一百多圍粗,樹下有一隻羊。長人叫他捋羊鬍子,最初得到一個珠子,長人拿去了,又捋出一個珠子,又被取去。最後捋出一個,才叫他吃了。他不餓了。他詢問這九處是什麼地方,他想留在這裡不走了。回答說:"你的命運是不能在這住下的,你回去問張華就明白了。"這人又隨著穴道往前走,竟走到了城郊,這一趟竟走了六七年的時間。回到了洛陽,他問張華,並把他得到的兩樣東西給張華看。張華說,像塵土的是黃河龍涎,泥是昆山下的泥,九處地方是九館,羊是癡龍,第一個珠子若是吃了,與天地同壽,第二個能延長壽命,最後那個,只能充飢而已。
又,豫章地方有一種然石,用水澆便發熟,用來烹煮,可以做熟飯。放完熱後,再用冷水澆,更熱。可以這樣反覆生熱,人們感到這種石頭很怪,不知叫什麼。雷煥元到洛陽時帶了一塊給張華看,張華說,這就是所說的然石。
又,嵩山北側有個大穴洞,深不可測,老百姓每年都在上面遊玩。晉初,曾經有一個誤墜洞中,一起來的夥伴們希望他不死,便往洞中投放了一些食物,墜者就吃這些食物。他沿著洞穴往前走,十多天後,忽然前面寬闊明亮,又有一處草房,房中有二人對坐下棋。棋盤旁邊有一杯白水,墜者說又饑又渴。下棋的人說:"你可以喝這個。"墜者喝完,力量增加了十倍。下棋人問:"你願不願意住在這裡?"墜者說不願意。下棋人說:"你往西走十幾步,有一口井,井裡有些奇怪,你不要害怕,你跳進去,就能出去。若餓了,就吃井中的東西。"墜者按照說的這麼辦了。井裡有蛟龍,都給墜者讓路,墜者沿著井壁往前走,井中有像青泥一樣的東西,餓了就吃這些東西。半年多才走出來,到了蜀中。他回到洛陽,問張華,張華說:"那是仙館,你喝的是玉漿,你吃的是龍穴石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