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91.【陽玠】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隋京兆杜公瞻,衛尉台卿猶子也。嘗邀陽玠過宅。酒酣,因而嘲謔。公瞻謂:"兄既姓陽,陽貨實辱孔子。"玠曰:"弟既姓杜,杜伯嘗射宣王。"殿內將軍隴西牛子充,寮友推其機辯,嘗謂玠曰:"君陽有玠,恐不任廚。"玠曰:"君牛既充,正可烹宰。"又見玠食芥菹,曰:"君身名玠,何得復啖芥菹?"對曰:"君既姓牛,何得不斷牛肉?"有太倉令張策者,在雲龍門與玠議理屈,謂玠曰:"卿本無德量,忽共叔寶同名。"玠抗聲曰:"爾既非英雄,敢與伯符連諱。"太子洗馬蘭陵蕭詡爽俊有才辯,嘗謂玠曰:"流共工於幽州,易北恐非樂土。"玠曰:"族歡兜於崇山,江南豈是勝地。"錄尚書晉昌王唐邕聞諸省官曰:卿等宜道本州寶物。定州人以綾綺為寶,滄州人以魚鹽為寶。及至玠,邕曰:"卿幽州人,以何物為寶?答曰:"刺史嚴明,文武奉法,此幽州之寶也。"邕有愧色。(出《談藪》)
【譯文】
隋朝的京兆尹杜公瞻是衛尉杜台卿的侄子,他曾經邀請陽玠到家裡作客,酒喝到暢快的時候便互相開玩笑。杜公瞻說:"大哥既然姓陽,春秋時魯國的陽貨曾經污辱孔子。"陽玠說:"老弟既然姓杜,西周時的杜伯曾經射殺宣王。"殿內將軍隴西的牛子充被同事和朋友們公認為機敏善辯,他對陽玠說:"你的陽物有疥瘡,恐怕不能作菜。"陽玠說:"你這頭牛既然已經充實肥腴,正好可以宰殺烹燒。"牛子充又看見陽玠吃一種叫做"芥菹"的蔬菜,便對陽玠說:"你的名字叫玠,為什麼還吃芥菹?"陽玠回答說:"你既然姓牛,為什麼仍經常吃牛肉?"太倉令張策在雲龍門同陽玠辯論時理屈詞窮。便對陽玠說:"你本來就沒有道德和膽量,只是和衛玠同名。"陽玠抗議說:"你既然不是英雄,怎麼敢用同孫策一樣的字號。"太子洗馬蘭陵的蕭詡英俊豪爽,並且有才善辯,他對陽玠說:"流放凶暴的共工到幽州,易北一帶恐怕不是安樂之地。"陽玠說:"釋放兇惡的歡兜於崇山,江南怎麼會是名勝之地。"錄尚書晉昌王唐邕對各個官署的官員說:"各位可以說出本州的寶物。"定州人說當地的絲織品是寶物。滄州人說當地的水產和食鹽是寶物。輪到陽玠了,唐邕說:"你是幽州人,以什麼東西為寶物?"陽玠回答說:"刺史長官公正嚴明,文官武將遵紀守法,這就是幽州的寶物。"唐邕臉上露出了慚愧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