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10.【魏耽】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貞元中,吉州刺史魏耽,罷任居洛。有女子,年甫十六,顏色甚美麗。夏中,俱納涼於庭。急仰視天裂,有長人於裂處下,直至耽前。衣紫佩金,黑而髯,曰:"我姓朱,天遣與君為女婿。"耽不敢阻,請俟排比,再三乃許。約期後月,乃騰空而去。耽與其妻,雖甚憂迫,亦具酒食而俟之。有圉人突入拜耽,耽曰:"何不秣馬而突入,太無禮也。"圉人曰:"竊見使君有憂色,故請言其事。"耽曰:"爾何要知之?"圉人固請,耽因告之。圉人曰:"使君不足,小事耳。"言訖而出。佩金者及期而至,圉人復突入,佩金者見之,趨下再拜。圉人作色而叱之曰:"天恕爾,罰汝在人間,奈何又復擾人如是?"對曰:"死罪。"復拜。圉人輒升堂而坐,召佩金者坐,命灑。圉人於大沙鑼,取飲數器,器可三斗余。飲訖,又取一鐵杵,折而嚼之。乃以沙鑼飲佩金者,佩金者甚有懼色,乃飲之。唯言死罪。更無他詞。圉人曰:"送天獄禁百日。"乃騰空而去。圉人曰:"吾乃使君此斗本命星也,魏使君晝夜焚修,今乃報之。適無禮者,既賊星也,今已禁之,請去他慮。"言訖而去。(出《聞奇錄》)
【譯文】
貞元年間,吉州刺史魏耽卸任後住在洛陽。他有個十六歲的女兒,長得很漂亮,盛夏,在庭院裡乘涼。忽然仰頭看見天空裂了個大口子,一個很高的人從裂口處落到地上。此人穿著紫衣佩著金飾物,生得很黑,鬍子很長。他來到魏耽面前說,"我姓朱,天帝派我來是讓我做你的女婿。"魏耽不敢不答應,請求給些安排準備的時間。再三請求,姓朱的才同意,並說定一個月後來娶親,說罷騰空而去。魏耽和妻子雖然憂心忡忡,也準備了酒食等待著。這天,魏耽的馬伕突然進屋跪拜。魏耽說,"你不餵馬,來這裡做什麼,太無禮了。"馬伕說,"我見大人面帶愁容,想來問問是為什麼事為難。"魏耽說,"你問這做什麼?"馬伕再三請求,魏耽就把實情告訴了他。馬伕說,"小事一樁,大人根本不用愁。"說完就走了。後來那個姓朱的神人果然如期而至,馬伕也突然闖進來。姓朱的見了馬伕,跪下就拜。馬伕大怒,責罵道,"上天寬恕了你,罰你到人間,就該老老實實,為什麼還干害人的事?"姓朱的又叩頭說,"我有罪,我該死!"馬伕就進屋坐下,用一個大鑼做酒杯喝起了酒,喝了好幾鬥酒,喝完又把一個鐵棍子折斷吃了起來。然後又讓姓朱的用大鑼喝酒,姓朱的很害怕就喝了,還不斷地陪罪,說不出別的話來。喝完後馬伕說,"現在送你到天牢裡關押一百天!"只見姓朱的騰空而去。馬伕對魏耽說,"我就是你的本命星北斗。你平時日夜燒香敬神,所以我來報答你。剛才那個無禮的傢伙是一顆賊星,我已經把他關起來了,你就不用再犯愁了。"說完也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