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44.【王璥】古文翻譯註解

貞觀中,左丞李行廉。弟行詮,前妻子忠,璥其後母,遂私將潛藏。雲敕追入內,行廉不知,乃進狀。奉敕推詰峻急,其後母詐以領中勒項,臥街中。長安縣詰之,云:"有人詐宣敕喚去,一紫袍人見留數宿,不知姓名,勒項送置街中。"忠惶恐,私就卜問,被不良人疑之,執送縣。縣尉王璥引就房內,推問不承。璥先令一人伏案褥下聽之,令一人報雲;長使喚,璥鎖房門而去。子母相謂曰:"必不得承。"並私密之語。璥至開門,案下人亦起。母子大驚。並具承,伏法。(出《朝野僉載》)
【譯文】
貞觀年間,左丞相李行廉的弟弟李行詮的兒子李忠同繼母通姦,將繼母偷偷藏了起來,然後謊稱他的繼母被皇帝叫進宮去了。李行廉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便向皇帝反映了這件事。長安縣在皇帝的命令下追查得很急。李忠的繼母假裝被人用披巾勒住了脖子,躺在大街中間,長安縣的辦案人員詢問她,她說有人假傳皇帝的命令將她騙去,有一個穿紫衣服不知姓名的人留她住了幾宿,又把她的脖子勒上,送到大街上。李忠心中驚慌,偷偷地去算卦,被官府的偵探發現,產生了懷疑,將他送到長安縣衙門。縣尉王璥將他叫到屋裡審問,他什麼也沒承認。王璥事先叫一個人藏在床底下偷聽,又安排另一個人來說:"長使叫您。"王璥鎖上門走了。李忠和他的繼母互相約定說:"千萬不能承認。"並且秘密商量對策。王璥回來打開門,床底下的人也出來了。李忠和他的繼母大吃一驚,只好全都招認,受到了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