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32.【李德裕】古文翻譯

中令白敏中方居郎署,未有知者。唯朱崖相李德裕特以國器重之,於是縉紳間多所延譽。然而資用不充,無以祗奉僚友。一旦,相國遺錢十萬,俾為酒餚之備。約省閣名士數人,剋日同過其第。時秋暮沉陰,涉旬霖瀝。賀跋任(《劇談錄》"任"作"惎")員外府罷,求官未遂,將欲出薄游。與白公同年登第,羸駒就門告別。閽者以俟朝客,乃以他去對之。賀跋駐車留書,備述羈游之意。白覽書曰:"丈夫處窮達,當有時命。苟不才者,以僥倖取容,未足為發身之道,豈得家畜飲饌,止邀當路豪貴。曩時登第貧交,今日閉門不接,縱使便居榮顯,又安得不愧於懷?"遽令僕者命賀跋回車,遂以杯盤同費。俄而所約朝客,聯騎而至,閽("閽"原作"間",據明抄本改)者具陳與賀跋從容,無不惋愕而去("去"原作"不",據明抄本、許刻本改)。翌日,於私第謁見。相國詢朝士來者為誰?白公對以賓客未至。適有同年出京訪別,憫其龍鍾委困,不忍棄之,留飲數杯,遂闕祗接。既負吹噓之意,甘從譴斥之罪。相國稱歡逾時云:"此事真古人之道。由茲貴達,可以激勸澆薄。"不旬日,賀跋自使下評事,先授美官。白公以庫部郎中入為翰林學士。未窬三載,便秉鈞衡。其後五鎮藩方,再居廊廟。蹈義懷仁,始終一致。流芳傳素,士林美之。大初中(明抄本"初中"作"中初"),邊鄙不寧,吐蕃尤恣屈強。宣宗皇帝決於致討,延英先問宰臣。公首奏興師,遂為統帥,率沿邊藩鎮兵士數萬,鼓行而前。時犬戎列陣於(明抄本作"平")川,以生騎馬數千匹,伏藏山谷。既而得於牒者,遂設奇兵待之。有蕃中酋帥,衣緋茸裘,系寶裝帶。所乘白馬,駿異無比。鋒鏑未交,揚鞭出於陣面者數四,頻召漢軍鬥將。白公誡兵士無得而應之。俄而駐軍指揮,背("背"原作"皆",據明抄本、許本改)我師百餘步而立。有潞州小將驍勇善射,馳馬彎弧而出,連發兩箭,皆中項。躍馬而前,抽短劍,踣於鞍上,以手扶挾,如斗歐之狀。蕃軍但呼噪助之,於鞍脫緋裘,解金帶,奪馬而還。師旅("旅"原作"旋",據明抄本改)無不奮勇。既而大戰沙漠,虜陣瓦解,乘勝追奔,幾及黑山之下。所獲駝馬輜重,不可勝計。束手而降四三萬人。先是河湟郡界在匈奴者,自此悉為唐土。宣宗初覽捷書云:"我知敏中必殄凶丑。"白公凱旋,與同列宰輔("輔"字原空闕,據明抄本補)進詩云:"一詔皇城四海頒,丑戎無數束身還。戍樓吹笛人休戰,牧野嘶風馬自閒。河水九盤收數曲,隴山千里諸關。西邊北塞今無事,為報東南夷與蠻。"馬相植詩云:"舜德堯仁化犬戎,許提河隴款皇風。指揮文武皆神算,恢拓乾坤是聖功。四帥有征無汗馬,七關雖戍已韜弓。天留此事還英主,不在他年在大中。"魏相扶詩云:"蕭關新復舊山川,古戍秦原景象鮮。戎虜乞降歸惠化,皇威漸被懾腥膻。穹廬遠戍煙塵滅,神武光揚竹帛傳。左衽盡知歌帝澤,從茲不更備三邊。"崔相鉉詩云:"邊陲萬里注恩波,宇宙群方洽凱歌。有地名王爭解辮,遠方戎壘盡投戈。煙塵永息三秋戍,瑞氣遙清九折河。共偶聖明千載運,更觀俗阜與時和。"(出《劇談錄》)
【譯文】
白敏中剛剛擔任中令,人們都不熟悉他,沒有知名度,只有宰相李德裕將他當作國家的棟樑之材。十分器重,於是官員們也都開始為他宣揚傳播聲名。然而白敏中沒有錢,無法宴請同事和朋友。一天宰相給了他十萬文錢,作為置辦酒菜的費用,邀請了一部分中書省的官員和知名人士在約定的日期到他的家中作客。當時正是晚秋,連續下了一個多月的雨。賀跋被免去了員外職務,還沒有謀求到新的官職,準備出外遊玩。他與白敏中是同一年考中的進士,臨行前牽著馬到白敏中的門前告辭。看門人正等著接待宴請的客人,同賀跋對話,賀跋停下車馬留下一封書信,信中敘述了要遠遊他鄉的意思。白敏中看了信說:"大丈夫身處逆境或者順利發達,都是命運的安排。沒有本事的人想要靠僥倖陞官,不是求得進取的正道。怎麼能用給牲畜吃的草料來招待英雄豪傑呢!從前考取進士的時候是好朋友,今日閉門不見,縱然就是當了大官,內心又怎能不感到羞愧。"立刻命令僕人去把賀跋追回來,兩個人在家中喝酒,不一會兒,白敏中所邀請的客人一同騎著馬來了,看門人告訴他們白敏中正在招待賀跋,這些人又是驚奇,又是惋惜地走了。第二天白敏中去宰相的家中拜見宰相,宰相詢問昨天都有哪些官員前去作客。白敏中回答說客人沒有去,有同年考中進士的朋友離開京城之前去告別,因為同情他的境遇,不忍拋棄,留下他喝了幾杯酒,所以沒有迎接招待前去作客的官員,辜負了宰相抬舉自己的美意,甘願受到宰相的責備。宰相李敏求稱讚他說:"這件事做得真有古人的風格,由此而提拔你們,可以改造浮薄的社會風氣。"沒過十天,賀跋從使下評事被任命為美官,白敏中由庫部郎中改任翰林學士,又過了不到三年,白敏中便擔負了評價選拔官員的重要職責,後來又五次出任鎮守邊關的重要官職。之後回到中央,始終按照仁義的標準行事,美好的聲名四處傳頌,贏得了上流知識界的讚譽。大初年間,邊關很不安寧,藏族的首領不歸順朝廷,宣宗皇帝決定進行討伐。皇帝詢問宰相,得知是白敏中首先建議出兵的,便任命白敏中為征討部隊的統帥,率領邊關各郡的兵馬數萬人,擊鼓進軍。敵人的首領率隊在開闊的平地擺開陣勢,白敏中派出騎兵幾千人,埋伏在山谷中,抓到了敵人送信的士兵,於是又增派奇兵等敵人進入圈套。敵人的陣營中有一個頭目,穿著紅色的衣服,披著毛皮大衣,紮著鑲著珠寶的腰帶,騎著一匹神駿無比的白馬。沒等開戰,他便四次騎馬衝出陣前,向朝廷的軍隊挑釁,白敏中命令兵將不許隨便應戰。不一會兒,敵人指揮隊伍距離白敏中的部隊只有一百多步遠。潞州兵馬中有一員小將勇猛善於射箭,他騎馬衝出隊伍,彎弓連射兩箭,全都射中敵人那個首領的脖子,小將躍馬上前,抽出短劍將敵人首領刺死在馬上。然後用手扶持著,廝打著,敵人仍然吶喊著為自己的首領助威。小將在馬上將敵人的大衣和戰袍脫下來,解下鑲了珠寶的帶子,奪了白馬回歸自己的隊伍。兵將們受到鼓舞,全都奮勇向前。接著又和敵軍在沙漠中展開大戰,敵人被打敗,朝廷的軍隊乘勝追擊,隊伍一直追到黑山腳下,所繳獲的馬匹和軍用物資,多得無法統計。敵人被迫投降的有三四萬人,過去被敵人侵佔的地區,全都收復為大唐的國土。宣宗皇帝剛剛看到報捷的公文便說:"我知道白敏中必然能消滅兇惡的敵人。"白敏中凱旋以後和共同為輔政大臣的幾位官員給皇帝獻詞,白敏中所作的詩是:"一詔皇城四海頒,丑戎無數束身還。戍樓吹笛人休戰。牧野嘶風馬自閒。河水九盤收數曲,隴山千里諸關。西邊北塞今無事,為報東南夷與蠻。"宰相馬植獻詩說:"舜德堯仁化犬戎,許提河隴款皇風,指揮文武皆神算,恢拓乾坤是聖功。四帥有征無汗馬,七關雖戍已韜弓。天留此事還英主,不在他年在大中。"宰相魏扶獻的詩是:"蕭關新復舊山川,古戍秦原景象鮮。戎虜乞降歸惠化,皇威漸被懾腥膻。穹廬遠戍煙塵滅,神武光揚竹帛傳。左衽盡知歌帝澤,從茲不更備三邊。"宰相崔鉉的詩是:"邊陲萬里注恩波,宇宙群方洽凱歌,有地名王爭解辮,遠方戎壘盡投戈。煙塵永息三秋戍,瑞氣遙清九折河。共偶聖明千載運,更觀俗阜與時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