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古文譯文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徐世英 譯注
【說明】蕭何作為劉邦的重要謀臣,為西漢王朝的建立和政權的鞏固,做出了重大的貢獻。本篇緊緊圍繞這一方面,塑造了蕭何這一歷史人物,描述了他的卓越功勳。
蕭何眼光遠大,深謀遠慮。作為劉邦的助手,他不僅做了大量的具體工作,而且很多地方都能從宏觀的戰略著眼,為建立政權打下堅實的基礎。司馬遷運用對比的手法,寫劉邦率軍進入咸陽後,將領們忙於爭分金帛財物,而蕭何卻首先收取秦王朝文獻檔案,將其珍藏,劉邦由此詳盡地掌握了全國地理、戶籍等方面的情況,為統一天下創造了條件。在楚漢相爭期間,蕭何雖然沒有像韓信、曹參等人那樣在前線衝鋒陷陣,但他留守關中,制定法令,安撫民眾,建設後方根據地,不斷地將糧草、兵員補充前線,使劉邦多次轉危為安。在論功行賞、評定位次的過程中,司馬遷借助劉邦和關內侯鄂君的話,充分肯定了蕭何的功績。但司馬遷對蕭何的描寫是多側面的,文中在寫蕭何實績的同時,又刻畫了他的自私。蕭何很會識別人才,曾極力保薦過韓信;但後來蕭何為了保全個人,又與呂後定計殺害了韓信。「蕭何追韓信」的歷史佳話使蕭何堪稱識才惜才的典型,「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史實又使蕭何成為反覆無常的敗事典型。司馬遷筆下的蕭何就是這樣立體感地呈現在我們面前。
另外,對劉邦和蕭何之間微妙的君臣關係,司馬遷也做了較充分的描寫。劉邦認為蕭何的功勞卓著,但又時刻提防蕭何反叛。漢三年、十一年、十二年,鮑生、召平以及那個不知名的說客,先後為蕭何敲了警鐘,提出了具體的防範措施。蕭何為了保全自己,採納了鮑生等人的建議,博得了劉邦的歡心;但因為民請命,又遭牢獄之災;最後「素恭謹」的蕭何又得到了劉邦的赦免。司馬遷這些一波三折的描寫,生動地刻畫出了蕭何的性格特點。
蕭相國蕭何,沛縣豐邑人。他通曉法律,無人能比,是沛縣縣令手下的官吏。
漢高祖劉邦還是平民時,蕭何多次憑著官吏的職權保護他。劉邦當了亭長,蕭何常常幫助他。劉邦以官吏的身份到咸陽服役,官員們都奉送他三百錢,唯獨蕭何送他五百錢。
秦朝的御史到泗水郡督察郡的工作時,蕭何跟著他的屬官辦事,經常把事情辦得有條有理、清清楚楚。蕭何於是擔任了泗水郡卒史的工作,公務考核中名列第一。秦朝的御史打算入朝進言徵調蕭何,蕭何一再辭謝,才沒有被調走。
等到劉邦起事做了沛公,蕭何常常做為他的助手督辦公務。沛公進了咸陽,將領們都爭先奔向府庫,分取金帛財物,唯獨蕭何首先進入宮室收取秦朝丞相及御史掌管的法律條文、地理圖冊、戶籍檔案等文獻資料,並將它們珍藏起來。沛公做了漢王,任命蕭何為丞相。項羽和諸侯軍隊進入咸陽屠殺焚燒了一番就離去了。漢王之所以能夠詳盡地瞭解天下的險關要塞,家庭、人口的多少,各地諸方面的強弱,民眾的疾苦等,就是因為蕭何完好地得到了秦朝的文獻檔案的緣故。蕭何向漢王推薦韓信,漢王任命韓信為大將軍。此事記載在《淮陰侯列傳》中。
漢王領兵東進,平定三秦,蕭何以丞相的身份留守治理巴蜀,安撫民眾,發佈政令,供給軍隊糧草。漢二年(前205),漢王與各路諸侯攻打楚軍,蕭何守衛關中,侍奉太子,治理櫟陽。制定法令、規章,建立宗廟、社稷、宮室、縣邑,蕭何總是稟報漢王,得到漢王同意,准許施行這些政事;如果來不及稟報漢王,有些事就酌情處理,等漢王回來再向他匯報。蕭何在關中管理戶籍人口,徵集糧草運送給前方軍隊。漢王多次棄軍敗逃而去,蕭何常常征發關中士卒,補充軍隊的缺額。漢王因此專門委任蕭何處理關中政事。
漢三年(前204),漢王與項羽對峙於京縣、索城之間,漢王多次派遣使者慰勞丞相蕭何。有個叫鮑生的人對丞相說:「漢王在前線風餐露宿,卻多次派使者來慰勞您,這是有懷疑您的心意。為您著想,不如派遣您的子孫兄弟中能打仗的人都到軍營中效力,漢王必定更加信任您。」於是蕭何聽從了他的謀劃,漢王非常高興。
漢五年(前202),已經消滅了項羽,平定了天下,於是論功行賞。由於群臣爭功,一年多了,功勞的大小也沒能決定下來。高祖認為蕭何的功勞最顯赫,封他為酇侯,給予的食邑最多。功臣們都說:「我們身披戰甲,手執兵器,親身參加戰鬥,多的身經百戰,少的交鋒十回合,攻佔城池,奪取地盤,都立了大小不等的戰功。如今蕭何沒有這樣的汗馬功勞,只是舞文弄墨,發發議論,不參加戰鬥,封賞倒反在我們之上,這是為什麼呢?」高帝說:「諸位懂得打獵嗎?」群臣回答說:「懂得打獵。」高帝又問:「知道獵狗嗎?」群臣說:「知道。」高帝說:「打獵時,追咬野獸的是獵狗,但發現野獸蹤跡,指出野獸所在地方的是獵人。而今大家僅能捉到野獸而已,功勞不過象獵狗。至於象蕭何,發現野獸蹤跡,指明獵取目標,功勞如同獵人。再說諸位只是個人追隨我,多的不過一家兩三個人。而蕭何讓自己本族裡的幾十人都來隨我打天下,功勞是不能忘懷的。」群臣都不敢再言語了。
列侯均已受到封賞,待到向高祖進言評定位次時,群臣都說:「平陽侯曹參身受七十處創傷,攻城奪地,功勞最多,應該排在第一位。」高祖已經委屈了功臣們,較多地賞封了蕭何,到評定位次時就沒有再反駁大家,但心裡還是想把蕭何排在第一位。關內侯鄂千秋進言說:「各位大臣的主張是不對的。曹參雖然有轉戰各處、奪取地盤的功勞,但這不過是一時的事情。大王與楚軍相持五年,常常失掉軍隊,士卒逃散,隻身逃走有好幾次了。然而蕭何常從關中派遣軍隊補充前線,這些都不是大王下令讓他做的,數萬士卒開赴前線時正值大王最危急的時刻,這種情況已有多次了。漢軍與楚軍在滎陽對壘數年,軍中沒有現存的口糧,蕭何從關中用車船運來糧食,軍糧供應從不匱乏。陛下雖然多次失掉崤山以東的地區,但蕭何一直保全關中等待著陛下,這是萬世不朽的功勳啊。如今即使沒有上百個曹參這樣的人,對漢室又有什麼損失?漢室得到了這些人也不一定得以保全。怎麼能讓一時的功勞凌駕在萬世功勳之上呢!應該是蕭何排第一位,曹參居次。」高祖說:「好。」於是便確定蕭何為第一位,特恩許他帶劍穿鞋上殿,上朝時可以不按禮儀小步快走。
高祖說:「我聽說推薦賢才要受上等的獎賞。蕭何的功勞雖然很高,經過鄂君的表彰就更加顯赫了。」於是根據鄂君原來受封的關內侯食邑,加封為安平侯。當天,蕭何父子兄弟十多人都封有食邑。後又加封蕭何兩千戶,這是因為高祖過去到咸陽服役時,蕭何多送給自己二百錢的緣故。
漢十一年(前196),陳豨反叛,高祖親自率軍到了邯鄲。平叛尚未結束,淮陰侯韓信又在關中謀反,呂後採用蕭何的計策,殺了淮陰侯,此事記載在《淮陰侯列傳》中。高祖已經聽說淮陰侯被殺,派遣使者拜丞相蕭何為相國,加封五千戶,並令五百名士卒、一名都尉做相國的衛隊。為此許多人都來祝賀,唯獨召平表示哀悼。召平原是秦朝的東陵侯。秦朝滅亡後,他淪為平民,家中貧窮,在長安城東種瓜。他種的瓜味道甜美,所以社會上的人稱它為「東陵瓜」,這是根據召平的封號來命名的。召平對相國蕭何說:「禍患從此開始了。皇上風吹日曬地統軍在外,而您留守朝中,未遭戰事之險,反而增加您的封邑並設置衛隊,這是因為目前淮陰侯剛剛在京城謀反,對您的內心有所懷疑。設置衛隊保護您,並非以此寵信您,希望您辭讓封賞不受,把家產、資財全都捐助軍隊,那麼皇上心裡就會高興。」蕭相國聽從了他的計謀。高帝果然非常歡喜。
漢十二年(前195)的秋天,黥布反叛,高祖親自率軍征討他,多次派人來詢問蕭相國在做什麼。蕭相國因為皇上在軍中,就在後方安撫勉勵百姓,把自己的家財全都捐助軍隊,和討伐陳豨時一樣。有一個門客勸告蕭相國說:「您滅族的日子不遠了。您位居相國,功勞數第一,還能夠再加功嗎?您當初進入關中就深得民心,至今十多年了,民眾都親附您,您還是那麼勤勉地做事,與百姓關係和諧,受到愛戴。皇上之所以屢次詢問您的情況,是害怕您震撼關中。如今您何不多買田地,採取低價、賒借等手段來敗壞自己的聲譽?這樣,皇上的心才會安定。」於是蕭相國聽從了他的計謀,高祖才非常高興。
高祖征罷黥布軍隊回來,民眾攔路上書,說相國低價強買百姓田地房屋數量極多。高祖回到京城,相國進見。高祖笑著說:「你這個相國竟是這樣『利民』!」高祖把民眾的上書都交給相國,說:「你自己向百姓們謝罪吧。」相國趁這個機會為民眾請求說:「長安一帶土地狹窄,上林苑中有很多空地,已經廢棄荒蕪,希望讓百姓們進去耕種打糧,留下禾稈作為禽獸的飼料。」高祖大怒說:「相國你大量地接受了商人的財物,然後就為他們請求佔用我的上林苑!」於是就把相國交給廷尉,用鐐銬拘禁了他。幾天以後,一個姓王的衛尉侍奉高祖時,上前問道:「相國犯了什麼彌天大罪,陛下把他拘禁得如此嚴酷?」高祖說:「我聽說李斯輔佐秦始皇時,有了成績歸於主上,出了差錯自己承擔。如今相國大量地收受奸商錢財而為他們請求佔用我的苑林,以此向民眾討好,所以把他銬起來治罪。」王衛尉說:「在自己職責範圍內,如果有利於百姓而為他們請求,這確是宰相分內的事,陛下怎麼懷疑相國收受商人錢財呢!況且陛下抗拒楚軍數年,陳豨、黥布反叛時,陛下又親自帶兵前往平叛,當時相國留守關中,他只動一動腳,那麼函谷關以西的地盤就不歸陛下所有了。相國不趁著這個時機為己謀利,現在卻貪圖商人的錢財嗎?再說秦始皇正因為聽不到自己的過錯而失去天下,李斯分擔過錯,又哪裡值得傚法呢?陛下為什麼懷疑宰相到如此淺薄的地步!」高祖聽後不太高興。當天,高祖派人持節赦免釋放了相國。相國上了年紀,一向謙恭謹慎,入見高祖,赤腳步行謝罪。高祖說:「相國算了吧!相國為民眾請求苑林,我不答應,我不過是桀、紂那樣的君主,而你則是個賢相。我所以把你用鐐銬拘禁起來,是想讓百姓們知道我的過錯。」
蕭何一向不跟曹參和睦,到蕭何病重時,孝惠皇帝親自去探視相國病情,趁便問道:「您如果故去了,誰可以接替您呢?」蕭何回答說:「瞭解臣下的莫過於君主了。」孝惠帝說:「曹參怎麼樣?」蕭何叩頭說:「陛下得到合適的人選了!我死也不遺憾了!」
蕭何購置田地住宅必定處在貧苦偏僻的地方,建造家園不修築有矮牆的房舍。他說:「我的後代賢能,就學習我的儉樸;後代不賢能,可以不被有權勢的人家所奪取。」
孝惠二年(前193),相國蕭何去世,謚號為文終侯。
蕭何的後代因為犯罪而失去侯爵封號的有四世,每次斷絕了繼承人時,天子總是再尋求蕭何的後代,續封為酇侯,功臣中沒有誰能夠跟蕭何這種情況相比。
太史公說:相國蕭何在秦朝時僅是個文職小官吏,平平常常,沒有什麼驚人的作為。等到漢室興盛,仰仗帝王的餘光,蕭何謹守自己的職責,根據民眾痛恨秦朝苛法這一情況,順應歷史潮流,給他們除舊更新。韓信、黥布等都已被誅滅,而蕭何的功勳更顯得燦爛。他的地位為群臣之冠,聲望延及後世,能夠跟閎(hong宏)夭、散宜生等人爭輝比美了。
蕭相國何者,沛豐人也。以文無害為沛主吏椽1。
高祖為布衣時,何數以吏事護高祖。高祖為亭長,常左右之2。高祖以吏繇咸陽3,吏皆送奉錢三,何獨以五。
秦御史監郡者與從事4,常辨之5。何乃給泗水卒史事,第一。秦御史欲入言征何6,何固請7,得毋行。
1無害:無比,無人能勝。2左右:幫助。3繇:通「徭」,勞役。這裡指服勞役。4監郡:監督、檢查郡的工作。5辨:辨別。這裡指辦事有條理,對各種事項分辨得清楚。6征:徵召。7請:這裡是辭謝的意思。
及高祖起為沛公,何常為丞督事。沛公至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何獨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圖書藏之。沛公為漢王,以何為丞相。項王與諸侯屠燒咸陽而去。漢王所以具知天下厄塞1,戶口多少,強弱之處,民所疾苦者,以何具得秦圖書也。何進言韓信,漢王以信為大將軍。語在《淮陰侯》事中。
1厄塞:險要之地。
漢王引兵東定三秦,何以丞相留收巴蜀,填撫諭告1,使給軍食。漢二年,漢王與諸侯擊楚,何守關中,侍太子,治櫟陽。為法令約束2,立宗廟社稷宮室縣邑,輒奏上,可,許以從事;即不及奏上,輒以便宜施行3,上來以聞。關中事計戶口轉漕給軍4,漢王數失軍遁去,何常興關中卒,輒補缺。上以此專屬任何關中事5。
1填(zhen,振)撫諭告:安撫民眾,發佈政令。填,通「鎮」安定。諭告,發佈政令,告知百姓。2約束:規章,法度。3便(bian,變)宜:酌情處理。4轉「漕」:運送糧食。古時車運為「轉」,水運為「漕」。5屬(zhǔ,主):委託。
漢三年,漢王與項羽相距京索之間,上數使使勞苦丞相1。鮑生謂丞相曰:「王暴衣露蓋,數使使勞苦君者,有疑君心也。為君計,莫若遣君子孫昆弟能勝兵者悉詣軍所2,上必益信君。」於是何從其計,漢王大說3。
1勞苦:慰勞。2勝兵:勝任軍事,能夠打仗。3說:同「悅」。
漢五年,既殺項羽,定天下,論功行封。群臣爭功,歲余功不決。高祖以蕭何功最盛,封為酇侯,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堅執銳1,多者百餘戰,少者數十合,攻城略地2,大小各有差。今蕭何未嘗有汗馬之勞,徒持文墨議論,不戰,顧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諸君知獵乎?」曰:「知之。」「知獵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獵,追殺獸兔者狗也,而發蹤指示獸處者人也。今諸君徒能得走獸耳,功狗也。至如蕭何,發蹤指示,功人也。且諸君獨以身隨我,多者兩三人。今蕭何舉宗數十人皆隨我3,功不可忘也。」君臣皆莫敢言。
1被:同「披」。2略:奪取。3宗:宗族。
列侯畢已受封,及奏位次,皆曰:「平陽侯曹參身被七十創,攻城略地,功最多,宜第一。」上已橈功臣1,多封蕭何,至位次未有以復難之,然心欲何第一。關內侯鄂君進曰:「群臣議皆誤。夫曹參雖有野戰略地之功,此特一時之事。夫上與楚相距五歲,常失軍亡眾,逃身遁者數矣。然蕭何常從關中遣軍補其處,非上所詔令召,而數萬眾會上之乏絕者數矣。夫漢與楚相守滎陽數年,軍無見糧2,蕭何轉漕關中,給食不乏。陛下雖數亡山東3,蕭何常全關中以待陛下,此萬世之功也。今雖亡曹參等百數,何缺於漢?漢得之不必待以全。柰何欲以一旦之功而加萬世之功哉4!蕭何第一,曹參次之。」高祖曰:「善。」於是乃令蕭何[第一],賜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5。
1橈:彎曲,這時指委屈。2見(xian,縣):同「現」。3亡:失去。4柰:通「奈」。5趨:小步快走,表示恭敬。
上曰:「吾聞進賢受上賞。蕭何功雖高,得鄂君乃益明。」於是因鄂君故所食關內侯邑封為安平侯。是日,悉封何父子兄弟十餘人,皆有食邑。乃益封何二千戶,以帝嘗繇咸陽時何送我獨贏奉錢二也1。
1贏:這裡指多。
漢十一年,陳豨反,高祖自將,至邯鄲。未罷,淮陰侯謀反關中,呂後用蕭何計,誅淮陰侯,語在《淮陰》事中。上已聞淮陰侯誅,使使拜丞相何為相國,益封五千戶,令卒五百人一都尉為相國尉。諸君皆賀,召平獨吊。召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貧,種瓜於長安城東,瓜美,故世俗謂之「東陵瓜」,從召平以為名也。召平謂相國曰:「禍自此始矣。上暴露於外而君守於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衛者,以今者淮陰侯新反於中,疑君心矣。夫置衛衛君,非以寵君也。願君讓封勿受1,悉以傢俬財佐軍,則上心說。」相國從其計,高帝乃大喜。
1讓:辭讓。
漢十二年秋,黥布反,上自將擊之,數使使問相國何為。相國為上在軍,乃拊循勉力百姓1,悉以所有佐軍,如陳豨時。客有說相國曰:「君滅族不久矣。夫君位為相國,功第一,可復加哉?然君初入關中,得百姓心,十餘年矣,皆附君,常復孳孳得民和2。上所為數問君者,畏君傾動關中。今君胡不多買田地,賤貰貸以自污3?上心乃安。」於是相國從其計,上乃大說。
1拊(fǔ,府)循勉力:安撫勉勵。2孳孳:勤勉,努力不懈的樣子。3貰(shi,世)貸:賒借。
上罷布軍歸,民道遮行上書1,言相國賤強買民田宅數千萬。上至,相國謁。上笑曰:「夫相國乃利民2!」民所上書皆以與相國,曰:「君自謝民3。」相國因為民請曰:「長安地狹,上林中多空地,棄,願令民得入田,毋收稿為禽獸食4。」上大怒曰:「相國多受賈人財物,乃為請吾苑!」乃下相國廷尉,械系之5。數日,王衛尉侍,前問曰:「相國何大罪,陛下系之暴也?」上曰:「吾聞李斯相秦皇帝6,有善歸主,有惡自與。今相國多受賈豎金而為民請吾苑7,以自媚於民,故系治之。」王衛尉曰:「夫職事苟有便於民而請之,真宰相事,陛下柰何乃疑相國受賈人錢乎!且陛下距楚數歲,陳豨、黥布反,陛下自將而往,當是時,相國守關中,搖足則關以西非陛下有也。相國不以此時為利,今乃利賈人之金乎?且秦以不聞其過亡天下,李斯之分過,又何足法哉。陛下何疑宰相之淺也。」高帝不懌8。是日,使使持節赦出相國9。相國年老,素恭謹,入,徒跣謝十。高帝曰:「相國休矣!相國為民請苑,吾不許,我不過為桀紂主,而相國為賢相。吾故系相國,欲令百姓聞吾過也。」
1遮:阻攔。2相國乃利民:身為相國竟然如此「利民」。這是高祖說的反語。乃,竟然。3謝:謝罪。4稿:禾軒。5械系:用鐐銬等刑具拘禁。6相:輔佐。7賈豎:對商人的鄙稱。8懌:喜悅。9節:使者所持的一種憑證。十徒跣(xiǎn,顯):赤腳步行,是一種請罪的表示。
何素不與曹參相能1,及何病,孝惠自臨視相國病,因問曰:「君即百歲後,誰可代君者?」對曰:「知臣莫如主。」孝惠曰:「曹參何如?」何頓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矣2!」
何置田宅必居窮處,為家不治垣屋3。曰:「後世賢,師吾儉;不賢,毋為勢家所奪。」
孝惠二年,相國何卒,謚為文終侯。
後嗣以罪失侯者四世,絕,天子輒復求何後,封續酇侯,功臣莫得比焉。
1能:和睦。2恨:遺憾。3垣屋:有矮牆的房舍。
太史公曰:蕭相國何於秦時為刀筆吏,錄錄未奇節。及漢興,依日月之末光1,何謹守管籥2,因民之疾(奉)[秦]法,順流與之更始。淮陰、黥布等皆以誅滅,而何之勳爛焉。位冠群臣,聲施後世3,與閎夭、散宜生等爭烈矣4。
1日月:喻指帝王。2管籥(yue,月):鑰匙,這裡喻指職責。3施(yi,義):延續。4烈:光明,顯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