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40.【支戩】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江左有支戩者,余干人,世為小吏,至戩,獨好學為文。竊自稱秀才。會正月望夜,時俗取飯箕,衣之衣服,插箸為嘴,使畫盤粉以卜。戩見家人為之,即戲祝曰:「請卜支秀才他日至何官?」乃畫粉宛成司空字。又戩嘗夢至地府,盡閱名簿,至己籍云:「至司空,年五十餘。」他人籍不可記,唯記其友人鄭元樞云:「貧賤無官,年四十八。」元樞後居浙西,廉使徐知諫賓禮之,將薦於執政,行有日矣,暴疾而卒。實年四十八。戩後為金陵觀察判官,檢校司空。恆以此事話於親友,竟卒於任,年五十一。(出《稽神錄》)
【譯文】
江左有個余干人叫支戩,世代都是當小官的,傳到他這一輩,他卻喜歡做文章,並自稱為秀才。每當正月十五,當地的風俗是取一支簸箕,蓋一件衣服,上面插一根筷子作嘴,使筷子在簸箕裡的麵粉上寫字來預測吉凶。支戩見家裡人都在忙著預測自己的吉凶,他也走過去開玩笑地說:「請預測支秀才將來能當什麼官?」只見筷子在麵粉上寫了兩個字,好像是「司空」。支戩還曾經做夢到陰曹地府,將花名冊都翻閱了。看到自己那一頁上寫著:「官到司空,壽命五十多」。別人的都記不清了,只記得朋友鄧元樞是「貧賤不能當官,壽命四十八」。鄧元樞後來搬遷到浙西,廉使徐知謙對他很好,推薦他給執政,請示的公文已經發出好幾天了。他忽然得病死了,死時正好是四十八歲。支戩後來當了金陵觀察判官、檢校司空,他經常把這些事說給親戚朋友聽。最後他死在任職期間,死的時候五十一歲。

卷第一百五十九 定數十四(婚姻)
定婚店 崔元綜 盧承業女 琴檯子 武殷 盧生 鄭還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