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24.【申元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申元之,不知何許人也。遊歷名山,博采方術,有修真度世之志。開元中,徵至,止開元觀,恩渥愈厚。時又有邢和璞、羅公遠、葉法善、吳筠、尹愔、何思達、(明抄本「達」作「遠」)史崇、尹崇、秘希言,佐佑玄風,翼戴聖主。清淨無為之教,昭灼萬寯。雖漢武、無魏之崇道,未足比方也。帝游溫泉,幸東洛,元之常扈從焉。時善譚玄虛之旨,或留連論道,動移晷刻。惟貴妃與趙雲容宮嬪三五人,同侍宸御,得聆其事。命趙雲容侍茶藥。元之愍其恭恪。乘間乞藥,少希延生。元之曰:「我無所惜,但爾不久處世耳。」懇拜乞之不已,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況侍奉大仙,不得度世,如索手出於寶窟也。惟天師哀之。」元之念其志切,與絳雪丹一粒。曰:「汝服此丹,死必不壞。可大其棺,廣其穴,含以真玉,疏而有風,魂不蕩散,魄不清壞,百年後還得復生。此太陰煉形之道,即為地仙。復百年,遷居洞天矣。」雲容從幸東都,病於蘭昌宮,貴妃憐之,因以此事白於貴妃。及卒後,宦者徐玄造如其所請而瘞之。元和末百年矣,容果再生。元之尚來往人間,自號田先生。識者云:「元之魏時人,已數百歲矣。」(出《仙傳拾遺》)
【譯文】
不知道申元之是什麼地方人。他遊歷名山,博采方術,有修道成仙的志願。開元年間,皇帝把他徵召到京城,讓他住在開元觀,對他施恩更多了。當時又有邢和璞、羅公遠、葉法善、吳筠、尹愔、何思達、史崇、尹崇、秘希言等領導著道家的義理風尚,保衛擁戴著聖主。這一時期的道教,顯赫全天下,即使是漢武帝和後魏那樣的推崇道教,也不能與這時候相比。皇帝到溫泉遊覽,到東洛去遊玩,申元之常常隨從一塊去。那時他善於談論玄妙虛無的旨要,有時候談論起道教來就留連忘返,動不動就過了時辰。只有楊貴妃、趙雲容等三五個嬪妃,同時侍奉在皇帝身邊,能夠聽到他講的這些事。皇上讓趙雲容為申元之侍奉茶和藥,申元之見她對自己很恭敬,很謹慎,就很可憐她。她趁機向申元之求藥,希望延長壽命。申元之說:「我沒有什麼捨不得的,只是你不能長久地活在世上了。」趙雲容一個勁地乞求,她說:「早晨聽講了道理,晚上死了也值得!況且我侍奉你這位大仙,不能度世成仙,就像空著手從寶窟裡走出來。希望天師可憐可憐我!」申元之念她心情迫切,給她一粒絳雪丸,對她說:「你吃了這粒丹藥,死後一定不會腐爛。可以做一口大棺材,挖一個大墓穴,口中銜一塊真玉,讓穴中寬敞而通風,這樣你的魂魄就不能蕩散潰壞。一百年之後你還能活,這是太陰煉形的道術,也就是地仙。再過一百年,就可以遷居洞天仙府了。」趙雲容陪伴皇帝到東都去,病在蘭昌宮。楊貴妃很可憐她,於是她就把這事告訴了楊貴妃。等到她死後,太監徐玄造按照她說的那樣埋葬了她。到元和末年滿一百年了,趙雲容果然又活了。申元之還往來於人間,自號田先生。認識他的人說,申元之是魏時的人,已經幾百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