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3.【溫庭筠】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溫庭筠有詞賦盛名,初將從鄉里舉,客遊江淮間,揚子留後姚勖厚遺之。庭筠少年,其所得錢帛,多為狹邪所費。勖大怒,笞且逐之,以故庭筠卒不中第。其姊(「姊」原作「姝」,據明抄本改)趙顓之妻也,每以庭筠下第,輒切齒於勖。一日,廳有客,溫氏偶問客姓氏,左右以勖對。溫氏遂出廳事,前執勖袖大哭。勖殊驚異,且持袖牢固,不可脫,不知所為。移時,溫氏方曰:「我弟年少宴游,人之常情,奈何笞之?迄今無有成遂,得不由汝致之?」復大哭,久之方得解。勖歸憤訝,竟因此得疾而卒。(出《玉泉子》)
【譯文】
溫庭筠享有擅長詞賦的盛名。當初要在鄉里應舉,客居遊覽在長江淮河之間,揚子留後姚勖贈給他一大筆錢。溫庭筠年輕,所得的錢財,大多為尋花問柳所浪費。姚勖非常生氣,把他打了一頓又趕走了他,因此,溫庭筠始終沒有考上。他的姐姐是趙顓的妻子,每想起庭筠落榜,就對姚勖產生切齒痛恨。一天,家裡來了客人,溫氏偶然問起來客姓名,身邊的人告訴她是姚勖。溫氏就走進前廳,上前扯著姚勖的袖子大哭起來。姚勖非常驚訝,而且袖子被拽很得牢,不能擺脫,不知她要幹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溫氏才說:「我弟弟年青喜歡宴飲遊樂,也是人之常情,為什麼要打他?致使他到現在也沒有成就,難道不是你造成的嗎?」又大哭起來。很久,姚勖才得以解脫。姚回去後又驚又氣,竟因此得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