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97.【崔玄亮】文言文翻譯解釋

元和十一年,監察御史段文昌,與崔植同前入台。先是御史崔玄亮,察院之長。每以二監察後至,不由科名,接待間多所脫略。段與崔深銜之。元和十五年春,穆宗皇帝龍飛,命二公入相。段自翰長中書舍人拜,植自御史中丞拜。同在中書。時玄亮罷密州刺史,謁宰相。二相相顧,掏玄亮名曰:「此人不久往他役,而有心求官。」時門下侍郎蕭俯亦在長安,因問二相。二相具以事對。蕭相曰:「若如此,且令此漢閒三五年可矣。」不數日,宣州奏歙州刺史闕。其日印在段相宅,便除歙州刺史。明日,段入朝,都忘前事,到中書大怒,責吏房主事陽述云:「威權在君,更須致宰相。必是此賊納賄除官,若不是人吏取錢,崔玄亮何由得歙州刺史?」述惶怖謝罪云:「文書都不到本房,昨日是相公手書擬名進黃。」及檢勘,翻省述忘,實是自書。植欲改擬覆奏。段曰:「安知不是天與假吾手耳。」遂放敕下。(出《續定命錄》)
【譯文】
元和十一年,監察御史段文昌和崔植同時進入御史台。先前御史崔玄亮是監察院的長官。看到崔和段是後來的,不是科舉出身,接待時神色輕慢,段文昌和崔植非常反感。元和十五年春天,穆宗皇帝即位。任命兩人為宰相。段文昌從翰長中書舍人提升,崔植從御史中丞提升。同入中書省。這時崔玄亮被解除了密州刺史職務,來京城拜見宰相。兩位宰相互看看,指著崔玄亮的名字說:「這個人不久還將把他支得遠遠的,還想來求當京官。」當時兩位宰相的學生侍郎蕭俯也在長安,問兩位宰相。兩位宰相將看法說了。蕭俯說:「既然這樣,就讓他閒個三年五載。」不幾天,宣州報告歙州刺史出缺。當天相印在段文昌的家裡,段文昌便隨手任命了崔玄亮為歙州刺史。第二天,段文昌上朝,將昨天的事全忘了。回到中書省大發雷霆,責問吏房主事陽述說:「你這樣有權威,還需要宰相幹什麼?必然是這個賊子給你行賄才被任命,要不是人事官員收了錢,崔玄亮怎麼當上了歙州刺史?」陽述膽戰心驚地檢討說:「公文本來都不傳到本房,昨天是宰相親筆寫的推薦公文報送給皇帝的。」等到段文昌檢查核對,才忽然想起來,確實是自己寫的批文。崔植想要改變人選重新請示皇帝,段文昌說:「怎麼知道不是上天假借我的手呢?」就把任命發下去了。